佛山银行职员挪用储户存款2亿…..判10年…

转载2月21日广州日报
  
  一名小小的银行职员,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挪用了2亿多元的存款。为了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他把其中的1亿多元用于“拆东墙补西墙”,掩饰自己的犯罪行径,另外的1亿多元,他不仅用来炒股和炒期货,还买了10多辆车、6处房产、5处别墅地,花1000多万元包养情妇和消费,过着奢华的生活。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岑国良、岑锡尧构成挪用资金罪,判处岑国良有期徒刑十年;判处岑锡尧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一审宣判后,岑国良不服提起上诉。其二审代理律师徐玉发辩称,岑国良不但检举了同案人岑锡尧,有自首、立功表现,并且积极主动退赃,理应从轻处罚,一审法院十年有期徒刑的判决,明显偏重。
    日前,佛山中院经审理后,认为岑国良的行为不构成自首及立功情节,依法驳回了其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案发:
    存款蒸发引出惊天大案
    2006年5月12日下午4时许,市民张某拿着定期一本通到顺德容桂农村信用合作社取款时,发现存折的1000万元巨款不翼而飞。张某急忙打电话报警,顺德分局经侦大队经调查后,发现这笔巨款是被异常转账流出,而且该存折还曾经被挂失及改过密码。张某则表示,自己的存折没有挂过失,更没有改过密码。一切迹象都显示着,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存款被盗案件。
    就在当天,该信用社一个叫岑国良的前台柜员就落入了警方的侦查范围。岑国良很快便被抓获,并对挪用存款的事实供认不讳,他还供认了更为让人震惊的事实,原来,从2000年开始,岑国良就先后挪用了2亿多元储户的存款!同年5月24日,同案的另一在逃嫌疑人岑锡尧被抓获归案。
    前期:
    利用同事授权挪用存款
    岑国良于1974年出生,高中文化,被捕前是信用社从事储蓄业务的员工。2000年春节后的一日,岑国良与岑锡尧在原顺德市容桂农村信用合作社长桥分社商量如何赚“快钱”,岑国良提出利用在信用社工作之便,由岑锡尧授权,岑国良操作,冒用储户的名义将储户的存折或定期存单密码挂失,然后重新设置新密码,再利用新密码以储户名义办理提前支取业务,将账户内的存款转账到事先冒用储户名义开立的新存折中,然后将资金用于投资股票等生意,等赚钱后将储户的存款填回,有利润就两人分成。
    岑锡尧后来同意了岑国良的这一想法,并共同作案。从2000年至2001年10月27日,在岑锡尧任职长桥分社期间,由岑国良经办、岑锡尧授权,两人共挪用顺德信用社储户账户资金73笔,累计金额人民币1832.442498万元。
    后期:
    高息作诱吸收存款挪用
    2001年10月27日,岑锡尧被调离长桥分社,此后,没有再参与作案。没有了岑锡尧的授权,岑国良单独作案显得艰难许多,他于是开始想新办法,尽量将客户的存取行为控制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
    其此后的主要作案手段是:首先,以私自许诺存款给予千分之四至千分之十不等的非法高息款为诱饵拉拢储户或朋友存款,并与储户达成口头单向存款协议,即存款到期支取或中途支取时必须与他单线结算,否则不予支付高息;然后,利用工作之便,在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骗取其他柜员的授权,将储户的账户或存单(信用社储户被挪用资金的账户,称之为“动用户”)密码挂失,重新私设密码或开出新存单;最后冒用储户的名义,开立新存单或存折(由岑国良冒用客户名义开立,用于周转资金的账户,称之为“中控户”),将存款转存出去挪作他用。
    掩饰:
    拆东墙补西墙六年无人察觉
    经查,从2000年4月25日到2006年5月12日案发,岑国良共挪用信用社储户账户66户,合共247笔资金,累计挪用人民币21662.538304万元,其中160笔至案发时已经补回,金额10597.5万元,未补回87笔,金额人民币11065.038304万元。
    在长达六年多的时间内,挪用信用社内的2亿多元,如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原来,为了应付信用社内部稽查,岑国良通过虚存后支取、虚存后冲销、转入资金后更换存单支取等多种手段,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法将其控制的其他储户存款填回给取款人,以达到避开监管、大肆挪用资金的目的。
    为便于作案,岑国良从2000年开始,指使何某辉(另案处理)为其周转赃款,并由岑国良和何某辉开立中控户,其中在信用社开设的“中控户”就有84个。岑国良将动用户的存款转存到“中控户”后,就由其本人或何某辉等人根据需要存取款。
    销赃:
    狂买楼房汽车包养情妇
    案发后,可查明去向的被挪用资金总额为人民币10748.097762万元,主要被岑国良用于投资和消费的金额为10733.097762万元,岑锡尧用于消费的15万元,剩余赃款去向无法查明。
    公诉机关指出,在已查明去向的挪用资金中,其中8889.88404万元岑国良投资在证券、期货等方面,而还有1843.213722万元,岑国良则用于自己、家人的日常消费、购置土地、汽车等消费品。后来警方在追缴赃物时,就追回了别墅地五块(花费127.0617万元);购置房产六处(花费187.7万元);购置汽车11辆,预付定金车辆2辆(共花费234.307万元);名牌手表九块(花费14.73万元)。
    此外,岑国良的日常消费更是大得惊人。他在消费和包养情妇史某方面,就花费1256.086万元。
    案发以后,公安机关追缴回的赃款、赃物合计4400余万元。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5 =

Next Post

作为一个吃货,开8那些好吃到舌头都要吞掉的菜…可能有做法…

周三 12月 23 , 2020
转载2月21日广州日报      一名小小的银行职员,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挪用了2亿多元的存款。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