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跟随美国学着减税,真减还是假减?

  §真正的减税。4月26日,特朗普政府公布税收改革方案。根据这一方案,美国将大幅削减企业税率,从35%降至15%,个人税率将从7档减少至3档,分别是10%、25%和35%。此外,个税起征点几乎翻了一番,今后一对夫妻的所得税起征点将升至2.4万美元。新税改方案还将废除遗产税、奥巴马医保税、替代性最低税等税种,取消多项税收减免政策。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说,总统决心通过减税,充分释放商界能量,最大限度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就业岗位并扩大中产阶级收入。对于减税可能引发的债务激增的问题,姆努钦表示,新税改方案将促进经济增长,同时带来更多的财政收入,该方案可有效降低债务占GDP的比重。同日,美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参议院金融委员会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 等人发表联合声明,支持新税改方案。声明称,对个人减税,可以使美国家庭拥有更多的财富。对企业减税,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全体美国人将因此受益。
  当然,政府提出的税改方案要经国会通过,但就只是眼前这个雏形,有没有引发中小企业主和纳税良民们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真正读懂后一定会的,这是实实在在的让利于民!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断冰切雪!
  §半遮半掩。羡慕完了美国,让我们把目光投降一周前的4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出进一步减税措施,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增后劲。会议提出了六方面措施,对于有些有形无质的场面话儿,咱们删繁就简直接无视。
  一是继续推进营改增,简化增值税税率结构。从今年7月1日起,将增值税税率由四档减至17%、11%和6%三档,取消13%这一档税率;将农产品、天然气等增值税税率从13%降至11%。同时,对农产品深加工企业购入农产品维持原扣除力度不变,避免因进项抵扣减少而增加税负。
  二是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将小型微利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符合这一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所得减半计算应纳税所得额并按20%优惠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三是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自2017年1月1日到2019年12月31日,将科技型中小企业开发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实际发生的研发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加计扣除的比例,由50%提高至75%。
  §条分缕析。说明下,说好的六条之所以只贴出前三条,是因为后三条关于试点城市、个人商业健康保险之类的内容实在鸡肋得很,让人看完感觉好似被灌了三杯温开水。喝水固然没什么不好,而且有利于身体健康,但拿到挣扎在泥淖中的当前经济基本面下,对于嗷嗷待哺的民营企业来说,一些无足轻重的微调力度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减税应该像上文特朗普所做的那样,普遍、大幅降低税率,那才是真正治病的良药,而非苟延残喘之际给杯不冷不热的温吞水喝。
  戴上放大镜仔细找找亮点。嗯,第三条将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可算是本次税改的最大亮点,在每年七八百万大学生就业难的国情下,本条可以缓解一部分就业压力。至于第二条,把小微企业应税所得额从30万提高到50万,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20万放到眼下,那啥,有没有可有可无的感觉?在这个纸币泛滥的时代,买部20万的车子都是入门级的吧?大年三十逮只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照样过年是不是?
  下剩名列榜首的最后一条,看似本次减税最大的亮点,细细想来实在是大有深意,甚至非常值得玩味推敲,待笔者把它掰开揉碎,看完后您自己下结论。这一条是说将增值税税率调整至17%、11%和6%三挡,取消13%这一档税率,将农产品、天然气等税率从13%降至11%。
  首先,减税对象是天然气等行业。大家不妨想一想,这个国家的能源甚至是基础民生资料,都是由谁控制掌控的?你一拍脑袋,当然是国企咯,垄断经营是不是?行政垄断意味着暴利,价格本身就比正常的市场价格高得离谱,降税两个百分点不说是九牛一毛也差不多,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降低每立方米价格,让消费者得到真正的实惠,岂非更加光明磊落些?
  其次, 13%与17%相差了4个百分点,而13%与11%却只相差2个百分点,很显然税率下降的幅度小于上涨的幅度。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政策制定得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天花乱坠,很是贴近老百姓,但在执行的时候你却发现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实惠。制度设计者的初衷并不是那啥,试问政策的承受者如何能得到那啥?再不明白的不妨换个角度思考下,假如政策制定者真正想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直接取消17%这一档可不可以呢?本条让笔者想到了给猴子配餐的管理方法,总量固定,三餐数量调节,猴子虽转怒为喜,但人不是猴子!
  最后一点,以前按照13%征税的商品,并不只是提到的农产品和天然气等,还有其它商品呀,而这一点对于具体征税的部门来说意味着什么?聪明的你一定会恍然大悟,那就是原来按照13%征税的很多商品,在税改后固然可以执行新税率11%,但有没有可能执行17%的税率?并不违反规定的呀。不得不再次膜拜下国学,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哇!
  §驴子和萝卜。行文至此,想起了以前读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书中有一个设譬大意如下,赶驴子的人通常把一根萝卜挂在驴面门上,让驴子以为自己前进一步就可以吃得到,于是就拼命往前跑,但跑来跑去到最后,还是无论如何也吃不到萝卜。赶驴人对驴子心理拿捏之精准、设计手段之巧妙由此可见一斑。嗯,那啥,笔者说的是驴,可没说人哈。
  看完如此精巧地设计,给相关部门点个赞吧,不得不佩服他们对虚实之道的领悟之深刻,以及活学活用手段之巧妙。笔者甚至有点儿纳闷,莫非都读过孙子兵法不成?和国人打交道,国学不可丢哇。
  §回眸美利坚。美国是一个几乎完全依赖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通过实实在在的减税,把更多的利润留给企业,让企业可以从容提高工人待遇,有更多的资金去开发新产品并进一步扩大投资,进而提供出更多的就业岗位,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而对家庭和个人减税,则尽可能做到了藏富于民,让国民更有能力去消费。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从不避讳什么‘经济硬着陆’、‘经济危机’啥啥的,反而时时刻刻警惕甚至夸大自己的经济风险,因为它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国民消费基础上的,是具有内生性和可持续发展的。正是制度设计的精良,才让美国百年不倒傲然屹立世界潮头!
  §高税负的根源。撇开对经济冷暖浑然无觉的体制内群体,以及麻木不仁的吃瓜围观者不谈,越来越多的社会有识之士开始认识到,2012年后的经济,已经被结构性矛盾死死扼住了咽喉,每往前走一小步都显得步履蹒跚,至于那些不太经得起推敲的亮眼数字,其实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有些甚至是完完全全的自欺欺人。究其根源,依靠杀鸡取卵式的掠夺民间财富,用以支撑政府和国企低效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和就业的发展模式,已经越来越引人质疑。
  而高层也不是没有意识这一点,实体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而在生死存亡的攸关节点,只有大规模减税才可能让他们存活下来。但是,臃肿低效的行政机构,以及长期以来政府主导市场和经济的模式,让失衡的财政负担始终难以真正降下来,而羊毛出在羊身上,企业就成了被掠夺的对象,甚至是家庭和个人也不能幸免,个人所得税改革也沦为彻头彻尾的工资税。
  站在企业和家庭角度来看,大国的税负痛苦指数享誉世界多年,绝非浪得虚名。如果不减税,民族企业别说同跨国企业竞争,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是问题。家庭方面,2012年以来,从朝野到民间高净值人群都在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纷纷向海外转移资产,官方外汇储备从4万亿一路下滑到现在的3万亿就是很好的例证,如果不是不顾吃相的资本管制……后果会严重到什么程度?而强行限制资本自由流通并非万能,许外进不许出的政策下,FDI数字不会说谎。
  §真假减税的沉重思考。减税的呼声在民间从未间断,从结构性减税到降低宏观税负,减税政策变着花样儿不断推陈出新,但企业的真正感受呢?从宗庆后到曹德旺们的呼吁中人们明白得很。而与企业家们呐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次减税政策出台后,有关部门又在自鸣得意的自弹自唱――全部措施到位后,加上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今年前4个月翘尾减收,预计全年将再减轻各类市场主体税负3800多亿元。
  还记得去年营改增之后的情形吗?2016年12月17日的中华工商时报年会上,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仗义执言企业税负太重,这段话高度敏感贴不上来,但百度上可以搜得到。经济学家马光远更是直接把结构性减税斥责为骗局,‘有增有减的结果就是增的多,减的少。宏观税负不断上升,减负成为一种口号。’
  相对于明哲保身甚至甘愿为既得利益群体站台的所谓‘经济学家’,从庙堂之上到林泉之下,中国其实从未缺过直言敢谏之士,问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者能听得进去吗?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3 =

Next Post

1月6日市场要闻公告信息收集(转载)

周三 4月 7 , 2021
  §真正的减税。4月26日,特朗普政府公布税收改革方案。根据这一方案,美国将大幅削减企业税率,从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