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高房价是动乱的祸根

畸高房价是动乱的祸根
    “有恒产者有恒心”,生在中国,却不是生在李嘉诚或其他富贵人家,就不要奢求生活水平了。全家几代人从牙缝里面挤挤,苦熬多年,有套属于自己的能遮风挡雨的房子,一辈子这样也就算了,可惜,得买得起才行。
    使用时间并不长的高楼大厦被爆破,有规划的原因,也有质量的原因。质量高的,是事业单位自建宿舍,不过成本也就1300元/平米。可以想象,耗资数十亿的央视新大楼得有多豪华。本地房产均价3000多(也好像4000出头),没有房产证的旧村改造,1000多/平米,前两年甚至更低,接触的旧村改造房产建筑质量也不差。众所周知,房产开发的资金大部分是银行贷款,相当部分是消费者买“楼花”的预付款,那么大的差价原因何在,大量的差价去了哪里?地价的确很高,但按照每亩拿地价格除以实际建筑面积,至多弥补少量差价。如果说供求关系决定价格处于高位,我专门在晚上不同时段骑车观察了很多次,近几年新楼(中档以上价位居多)按亮灯率计算,实际售出多数不足三成。报纸上经常鼓吹土地是稀缺资源,房价还会上涨,闲置的“开发区”和旧厂房大得很!以容积率2,平均80平米的户型计算,1平方公里足以安置二万五千户人家。按照这个标准,把全市人(包括农业人口)重新安置一遍,市区图内实际闲置的土地也绰绰有余。
    保障土地和生态资源的提议
    2、平毁所有违规建立的高尔夫球场,对剩余球场加征占地税,鼓励爱好者去蒙古草原练球。
    4、向闲置的而不是已经实际租出的民居征税。年底对闲置率超过60%的写字楼和闲置率超过40%的中高档宾馆征收闲置税。不干扰邻居前提下,鼓励soho和特定服务的小企业在家办公,在开票问题上给soho方便。
    6、包括条件好的农村在内,狭窄街道改单行道,拐角尖角改圆角,每隔一段设立避车位或停车位。在大的小区附近、农村村头和闲置老宅修立体车库。乡村公路建设,用每隔一段的停车位或避车位、转盘等取代过宽的建设倾向。
    8、包括农村旧房翻改在内,房屋设计考虑房顶利用。
    10、小区和企业内的苗圃逐步改为观赏性果木。
    12、工业区和开发区必须建立对应的污水处理厂,不能改善污染的新项目不批,一定规模以上的小区必须建立生活污水处理厂,有管道通向水库和农田。
    14、修复并延长老水利工程,对老水库加固、清淤,并和周边绿化结合。
    很多专家称发达国家已经开始拆除部分大坝,为了改善生态环境,不应修建过多水利工程,却绝口不提发达国家几十年前水资源利用率已经达到了70%-90%。中国北方七成降水集中在夏季,往往洪水白白浪费,洪水过后是干旱。建小水库对环境影响有限,区域环境容易改善,必要时可以开闸放水。
    17、对暂时不适合植树的少雨区,在雨后撒草种,草种由当地免费提供,大面积的飞机播撒,小范围的人工播 r>    广东已经开展“宅基地上市”尝试,如果全国的宅基地和老宅统统允许自由流转和建房,土地“短缺”和浪费现状肯定能迅速缓解,房价也更容易回归实际价值附近。
    应对畸高房价,个人一向观点,贷款买市区拥挤嘈杂的高价房不如买车再加一套市郊宽敞明亮的低价房,自己烧暖气更划算,暂时用灌装气比管道气麻烦不了多少,为了孩子上“重点小学”挤破头不如请家教或自己教,来自贫困地区的大学生家教便宜极了,抓一大把选几个好的,水平肯定比小学老师强而且敬业。不要担心什么房产证问题,买来居住的又不是买来投机交易的,自己的合法财产保不住,不懂得抗争,有什么证也是无助的懦夫!注意买市郊的房子不是城乡接合部的房子,后者多数治安比较差。发达国家富人喜欢住郊区别墅,因此有美国友人曾认为大都市市中心的高层建筑是上海的贫民窟。
    可能要对大面积住宅征税了,这是好事,不过最好根据实际人均面积计算,并考虑容积率,在旧村改造房产证、落户等问题上少刁难老百姓,很多人多的穷人家庭喜欢凑在一块。房管局最清楚哪些家庭拥有多套住房,是否处在容积率极低的高档小区。根据家庭人均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也比从个人工资扣除合理,不符合计划生育的超生儿不纳入家庭人数分母。中国征收个人所得税不是一年两年了,今天的富人在征收以前所得极其有限,现在规定高收入人群申报收入,不如规定拥资XX万以上的富人报个人财产和企业财产,对前者补税。最近专家不为民生着想,却想着取消死刑,却想着否认“第一桶金”的原罪,不知道是否认为贪官的死刑和危害国家安全的死刑应该一并取消?否认“第一桶金”的原罪,与否认“圈地运动”、否认贩卖黑奴和鸦片,否认“旅顺大屠杀”等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仇恨可以忘却,但历史不应歪曲,友谊和宽容不能建立在扭曲的教材上。即使对“第一桶金”刑事罪责可以既往不咎,拖欠的员工血汗钱和侵吞的贷款必须偿还,逃脱的税款必须追回,可以按照20%比例,比洗钱成本低。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住房市场化是好事,辛苦劳作一辈子的“领导阶级”终于不用住“公房”了,但现在的“住房产业化”是住房产业垄断化,建筑成了吸金窟和重要的腐败载体。部分针对大企业服务的,门槛不高、收费吓人、服务差劲的新“点子公司”或其他服务公司,是重要的洗钱通道。专供某些大型企业的部分原料供应商,如果价格不正常,也可能有猫腻。即使单位成本高5%,一年下来就可能是天文数字。一方面,人民要买质次价高的高价房,另一方面,公务员和有关系的人可以买多套低价房从中牟利。某种意义上,“住房产业化”是上世纪80年代“双轨制”的延续,其他福利也是如此,这是笼络小的“既得利益者”的恩惠之一。除非体制改革,否则住房双轨化不搞了,还会有其他双轨化必需品诞生。机关学校、机关幼儿园、机关托儿所、机关医院等也是“双轨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住房价格真的回归价值,小的“既得利益者”所付出的金钱,也足够得到现在相应的房产,只不过对比对象不再是“房奴”罢了。大谈“经济实用房”、“廉租房”是舍本逐末,只会加剧畸高房价状况,对“二手房”征收所得税只会哄抬房价,取消按揭是打击投机并让房价回归价值的最好措施。对于“囤积土地”、“囤积房源”,只需要加征空闲土地税和空闲房产物业税就可以解决,不用像某些地方拆迁那样蛮不讲理。全国性的中止新按揭,清查内部交易的假按揭,很容易打击投机商,恢复房产价格的本来面貌,那样中国人民才会安居乐业。
    如果担心降低房价会导致官僚灰色收入减少、银行放贷风险更大、地方贪官会阳奉阴违,可以把房价分开收,土地税费和有政府关系的垄断企业配套设施由购房者直接向政府交纳,可以办理按揭或常年分期等额付款(最长70年),建筑成本和利润一次性交给开发商。这样,既降低了银行坏账风险和开发商风险,也保证了财政收入,还减少了骗贷、逃税等腐败可能。中央应该和地方联合设立一个专门部门,统筹房产开发、销售的各项管理,房产商只向这一个部门负责(工商税务还是照旧)。所有监管和收费向社会公开,购房者第一笔款项到账后,在限期内无条件办理房产证、户口本等相关事宜。相关规划、建筑质量、承诺配套设施出了问题,消费者一律找这个部门解决。土地税费等,对于首次购房者、高容积率小区的消费者、下岗工人等生活困难者、购房前后家庭人均住房面积低于XX平米以下者,政府有义务减免部分甚至全部税费。开发商已有土地,无权抵押给银行或其他企业,只要有这一部门盖章的规划图,可以预售给购房者,规划变更或不能按期交房,消费者有权收回全部款项及同期贷款利息。相信人民、民族商人和懂得细水长流的官员都会满意的,可能损失的只是奸商和贪官。
    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物权法草案,又提出什么“小土地使用权证”,简称小土地证,不知道能增加多少收费?房产证应该已经包括了土地的合法权益,开发商和购房者各办一次等于政府把土地出售了两次或收了两次手续费。至于70年后的产权,购房者子女也未必等得到,随着社会的进步,即使不是靠贿赂应付交差的建筑,到时候估计也会物变人非的,有脑子的消费者65年后再办也不晚。
    中国经济崩溃唯一可能是内乱,至于房产崩盘什么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样严重,大部分肉烂在锅里,老百姓多吃一点,吃饱了好消费。把内外国债、银行坏账综合考虑进去,都算坏账,再加上汇率因素,目前可能俄罗斯最“安全”,目前中国坏账率,个人估计比大部分欧洲经济大国和美国要低。
    “金桥、银路、铜建筑”,建筑有如此暴利,与老百姓直接关系更小的修桥、修路,里面花样更可以想象。难怪修一条“拉链”就可以一劳永逸的马路被反复扒填,路面坑坑洼洼、下雨的时候水流潺潺。
    基建方(公司)的工程联系协调人,参与大楼建设工程的设计、概算、报建、招标、施工、验收和结算的全过程。
    承包工程要送大礼行贿,还能保证发大财,这都是家喻户晓的。
    问题在于定价,我国的工程定价超高,致使承包工程利润超高。比如:一立方米水泥路面工程,水泥、沙子等原材料成本以及搅拌和施工等所有成本只需1200元,而工程的结算统一定价是2000元/每立方,利润800元,利润与成本比达2/3。一个基建工程,实际的工程成本只需600万元,可结算的工程造价是1000万元,回报率高达66%。可见,承包一项工程,要送大礼行贿,还能保证发大财。
    国有企业的老总们有权要求调低工程定价,企业财产是国有的,多支付工程费又不是自己多出钱,可工程定价调下来,承包商就无利可送礼,自己就无礼可受了,这不是断了自己的财路吗?
    建筑施工单位是建设部门的嫡系亲属,都是自家人,调低工程定价不是断了自家人的财路吗?
    承包商参与1000万造价工程的招标,最低出价不能低于总工程造价的95%,就是不能低于950万。
    参与招标的承包,除内定承包商外,其它的承包商不是真的来竟标,而是来做陪衬的。内定承包商事先已把自己的出价980万告诉陪衬商,陪衬商出价一定要在980万以上。
    特别声明,虽然买不起房子,但本人决不推崇孔子的“邦无道,富贵耻焉”的观点。无论“邦有道”还是“邦无道”,富贵都是值得羡慕并奋斗的。如果富贵者搞权钱的手段不是太下流,有了权钱不是专办坏事,还是值得容忍的。“命苦不能怨政府”,毕竟,目前政府还没有《美丽新世纪》描绘的控制人类发育基因的统治手段,我穷是因为本事不够大,运气不够好,情商不够高,出身不够红。同一国家同一民族不同时期,道德标准是不一样的,淫荡和贞节都可能是道德的标准。“穷的光荣”和“致富光荣”相隔不远,“笑贫不笑娼”和“清高”离得更近。在原则问题上,孔子他老人家一向死脑筋,难怪当年被束之高阁。“唐朝美”不适用于“扬州瘦马”,古人喜欢炎炎夏日,当代以文科著名的名牌大学校长认为炎热走了好,“七月流火”以后,他肯定有上好的冬衣。
    目前买得起房子的相对属于城市中的“小康阶层”,指望他们长期无知是不现实的。 有故事说有的瞎子落到井里,宁可不呼救也要等下一个瞎子掉进来。如果一群人在黑暗中掉进一个大坑会怎样?都齐声招呼亲友跟着跳进来吗?秦桧主政时期,一段时间市面缺少零钱,秦大人只对理发匠撒了一个几种货币要废止的谎话,市面立即活跃起来。继续“房价还会上涨”的舆论导向加上行政手段还能影响一段时间,真相能掩盖多久呢?马基雅维里还说,“不要妄动别人的财产,因为,人们对于失去父亲比失去父亲的财产遗忘得更快。”“医疗产业化”迫使人们为二老提前送终后,几十年还贷的压力却时时刻刻。继续引用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最牢不可破的堡垒就是你的臣民不恨你。即使你拥有了堡垒,如果人民对你恨恨不已,堡垒就保护不了你,因为一旦人民拿起武器,那就绝不缺乏外国人的援助。”清末革命的经费,相当部分是日本人赞助的。北伐军的装备,苏联人也不吝啬。用曾经时髦的名词解释,就是国际的大气候会配合国内的小气候,内因是根本原因,而不是相反。“安居乐业”,连像样的住处和稳定的工作(或有前途的事业)都不能保证,当事人会发出怎样的呐喊?认命、不满、绝望……那种更强烈?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18 =

Next Post

[百事渴望]注册会计师考试惊现“泄题门”,上市公司的股票你还敢买吗?

周四 4月 8 , 2021
畸高房价是动乱的祸根     “有恒产者有恒心”,生在中国,却不是生在李嘉诚或其他富贵人家,就不要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