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派出所职责是保护人民,为什么成为村霸保护伞。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提出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厉整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第一条,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原属罗阳镇)河疃村30年不动小本,不动土地每人给0.98亩,村只给0.4亩,强行扣掉0.58亩,村里卖钱,钱不给村民,国家三十年不动政策为什么不执行?现在国家又延长30年。
  (2)河疃村30年不动小本,每人0.98亩,改给村民0.4亩,已10几年。村干部把村民土地扣掉0.58亩,发包卖钱。国家征地建高速、国道、电站赔偿款都是村所有,还不够用,不经党员、村民知情,偷卖耕地给外村人几百万元,每年都要村民交一事一议,在2017年村向村民要增加人口钱,交钱补地,村民钱交了以后,村干部就不补地给村民,成为敲诈村民钱。土地确权每人再给0.35亩,每人共计0.75亩,每户签字发放确权纸,按政策土地流转,应有偿转让,但村干部不给村民流转款,成墙上画饼。几年来造成多批党员村民上访举报贪污腐败,但区、镇干部就不处理,还编造假话,颠倒黑白,压制村民举报贪污腐败。
  第二条,河疃村原村书记寇恒家、吴德芳、会计董作玉贪污腐败。
  河疃村白手条包括买宅基地,承包土地共计170万元没有入账。
  2008年上级拨款搞新农村建设村中修水泥路,而寇恒家为首的村委会,趁机又向村民每口所要100元,共计20多万元,县交通局补贴20多万,但是工程的总造价是64万元,帐面支出却变成84万多元,多付的20多万元不知去向。
  2009年村收办宅基地使用证费每户50元,共计700多户,款35000多元,付账量人工费8000多元,剩余的款项被寇恒家和土地所所长私分。
  2009年度村干部保险近8万元,寇恒家一人占2万元一次买清,寇恒家在2010年又买个人养老保险2800多元。寇恒家私家车油费任期3年在村里报账近5万元。
  寇恒家任村支部书记期间承包集体鱼塘,然后把所承包的鱼塘卖给村民做宅基地,收入的46000元自己私吞,寇恒家经手县公安局、交通局来河疃钓鱼的费用12000元,车费30000元,此款为什么村里要支出,合理吗?
  河疃村更换每户的门牌号门牌,村预先支付8000元,后村委又收每户10元,此项收入的钱没有入账。
  供电公司在河疃村各组的耕地中修建大铁塔23个,小铁塔7个泥浆池13个,集体占5个,大铁塔集体占6个,村民直接领到赔偿青苗款,此项款供电公司是一次性付清,剩余的资金哪里去了?变电站墙西建4个阳井供电公司赔偿占地损失费是10年,此款下落不明。
  四组村民承包的土地当中建铁塔1个赔偿损失费5000元,但是本人没有领到这份钱,是会计董作玉开票,出纳签字村民的名字。5000元被会计和出纳私分。
  ②2010年5月31日进账单据号是7号付插秧机款11800元,插秧机哪里去了?
  ④2010年8月31日单据号4号,付农经干部工资15450元,为何会计做假账?
  ⑥2010年12月30日进账,单据号是15号付09年治安联防服装费2500元, 服装哪里去了?
  ⑧2012年2月28日进账,单据是9号付中院律师费3000元是什么原因?
  第三条,河疃村原书记寇建权,现任书记寇建军(非党员当书记)、会计寇站京贪污腐败。
  寇建权自家日常用电,用河疃小窑之名,见单据,2006年4月份单据:32号、33号、52号,10月份单据:69号、70号。
  寇建权个人招待搞关系,弄虚作假,虚报招待费,2006年3月份单据:209号、212号:7月份单据:19号:11月份单据18号、21号、28号、29号、33号、69号,12月份单据:69-73号。
  2、2000年至2006年,村上交镇各项返回款不入账,几乎全贪,高达30-40万元,全体党员群众强烈要求其把款退出来给村中打水泥路,村部分干部也大力支持,但寇建权却置群众利益而不顾,中饱私囊,根本不予理睬。
  4、国家发给村2004年水稻直补款没有发给村民,共计20元X2800亩=5.6万元,被寇建权贪污。每年救灾款、扶贫款,不知多少,也不知何人用。
  6、寇建军在2015年元月5日晚在罗阳驻地聚众赌博,被墩尚派出所当场抓获,并搜出个人赌资2万元。当晚被关进墩尚派出所,因“保护伞”出面担保,为赌徒寇建军说情,要求派出所给寇建军从轻处理,不要拘留。
  8、2014年粮食补贴,寇建军贪污14.4亩,寇站京贪污33.6亩。
  10、2017年5月29日寇建军无证驾驶黑车(苏GRU866套牌车号)在河疃村西204国道出车祸,有“保护伞”关系网,没作任何处理。

  (一)、2016年8月25日我在南京上访,墩尚派出所支翔等人开警车到我家,大门紧锁,14岁孩子在房中学习,明看大门有锁不在家,派出所人故意使劲敲门,孩子说家里鸡都被吓得蹦起来。孩子听见敲门出来,警察要孩子拿钥匙把门打开,有派出所呵斥孩子,你爸呢?孩子很害怕回答不在家。他电话号码呢,孩子被吓的浑身发抖说不知道。孩子被吓的把所有门都拴紧,中午吃不下饭。孩子说有个警察拿照相机的东西拍摄,对孩子进行威胁恐吓,给孩子身心造成负担,派出所和政府必须给我家一个说法。明知我在南京上访,多次开车到我家门前来抓我,对我孩子进行威胁、恐吓,给村民看徐恒明上访派出所天天来抓。公安派出所职责是保护人民,为什么成为村霸保护伞。
  (三)、2016年9月8日下午我去市组织部,领导让我回赣榆反映。9月9日上午我去区组织部反映寇站京选举作弊,在回家路上法院没有出示拘留证等证件。我上车时所要拘留证说没有,到拘留所我再次要才拿出拘留证,因为我举报寇站京贪污腐败,寇站京的“保护伞”们,害怕我在村支部换届选举中揭露寇站京,会影响寇站京作弊,怕寇站京不能选上干部,就利用关系网让银行找法院,因我欠银行1.5万元贷款现无力偿还为借口,我于9月24日早上从拘留所出来,这是什么道理合法吗?但是有的人都欠银行贷款比我多,家中都有钱不还贷款,为什么不拘留,这公平正义吗?
  (五)、2016年11月23日我刚到墩尚镇信访办,就被派出所支翔等4人,抓上警车关进派出所,8:30时至下午17:30时才放我回家。在派出所,由支翔审问我,说我向上级举报材料都是诽谤,材料给上级看就是撒传单,告到哪里也没有用,都不会处理。让我给签字,承认是诽谤,我不签。我看你还敢不敢往上告,你告到临死也没有结果,再告还逮你,看你签不签字。并把我包里的举报材料都翻去没收,直到天黑17:30时才放我回去。派出所支翔受地方政府指使,把我关进派出所,镇压我,不许向上级举报贪污腐败,这种行为合法吗?
  (七)、2017年2月6日寇建军、寇苏州开小车在我家门前监视,怕我出去上访,我故意骑车到罗阳,寇苏州就开车跟踪我,到后罗阳北,遇上寇建顺骑摩托车没油,让我给拉一下,寇建军就下车,指着我呵斥,徐恒明你再上访,我就整你,我说你就来吧。寇建军说我就找人整你,我看你有什么办法,寇建顺当时就在场,我当时想报警,但又考虑,派出所只会庇护他,报警无用。
  (九)、2017年3月2日、3日我在公安部、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上访,3月6日我在中央纪委上访,被赣榆区纪委书记闵浩、镇领导贺慧、姜亮、村干部寇建军、殷章飞、寇苏州等人追到中纪委要我回家,不许上访,当时公安人员就说这是北京,不是你们接访地点,让他们出去,我在中纪委登记完,到外面他们把我押上车,于3月7日凌晨1:30关进墩尚镇派出所,手机等物件留在派出所。于9时区法院李祥等人,把我押到法院,镇派出所副所长徐龙(警号076823)用执法记录仪记录,到法院我问上访反腐败犯什么法,凭什么逮我,法院人员回答我,这不是银行逮你,是领导安排以银行1.5万元名义逮你拘留15天。在拘留所3月18日下午,墩尚派出所胡健(警号076873)和连云港正达司法鉴定中心柏冠胜、刘德军、王明祥、姜志远他们谈到徐雪峰,问我加减法,说要给我官干,给我好处等,这都是区、镇、村干部,对我上访反腐败进行镇压、企图诬陷我是精神病人。腐败分子不处理,采取各种非法手段,掩盖贪污腐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一心想治我于死地,不许反腐败。
  (十一)、2017年5月11日上午,痞子寇建斌(外号二喜)、村干部寇苏州拦住我,姜浩亲眼见,但没有抢,寇建斌把我身上和包翻遍,只把我身份证抢去,他们回到村部,我也跟到村部,我包中材料被寇站京抢去,我从9时许开始打110报警,共打15次,接电话人员一直以正在忙为借口不出警,我只能亲自去派出所,于11时51分墩尚派出所祁奎铭(警号076705)等4人才来,抢劫我的人不承认, 寇建斌还说我把他肚皮划破,派出所没做笔录,没做任何处理,明显在庇护抢劫我的人。
  (十三)、2017年5月22日上午,我在204公路等车,寇建军无证驾驶黑车开灰色车(套牌车号苏GRU866),痞子寇建斌骑摩托车,到我跟前停下,要打我, 我见状就往村里跑,在村西被他俩车拦住,寇建军下车就打,我跑的气喘无力还手,在对我殴打中,只觉得眼前一黑,鼻子发酸,大便失禁,不能动弹。并把我举报材料等物品抢走,把我的手机抢走摔碎扔到小麦地里。寇建斌叫使劲打没上手。我用父亲手机报警墩尚派出所支翔已作笔录。在简要案情中说“后发生打架与事实不符,我根本没有还手,不是打架”,是因为上访才被无故殴打。
  (十四)、2017年5月31日我在中央纪委、公安部、中央组织部上访,6月1日下午我在司法部被镇领导姜亮、村干部殷章飞、痞子寇建斌及墩尚派出所祁奎铭于6月2日凌晨把我强行押回派出所,安排寇建斌对我进行殴打、人身摧残,要我签字,答应不再上访。我就是不签字,寇建斌在派出所内用脚直接猛踢我胸部、在派出所门口继续殴打我。
  (十六)、2017年6月18日下午我在罗阳街回家路上,寇站京看见我拦住我,要打我,抢我骑我爸的电瓶车,我看情况不妙,直奔墩尚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孙运富接警,我说寇站京打我还要抢我电瓶车。寇站京当着派出所人的面抢我电瓶车,用脚踢我腿,我问在场的孙运富管不管?他没有处理,此事不了了之。
  (十八)、2017年8月17日,墩尚镇派出所支翔打电话给我,陈冠元作笔录,让我签字,我不要调解,要求依法处理寇建军,因寇建军是村书记非党员,犯法有保护伞。

  (二十)、2017年8月31日我在中央纪委上访出来,被镇领导梁冰、姜亮、村干部殷章飞、寇苏州追到北京西站。姜亮当场对我进行殴打,车站民警把姜亮等人登记在本子上,并制止姜亮等人行为,有事商量。后来殷章飞、寇苏州硬让我坐车回家。于9月1日押我在墩尚派出所被法院李祥等人押到法院作笔录,为不许上访,就以我借银行1.5万元贷款,对我拘留30天,在拘留所9月8日、13日、14日、15日,法院郭忠辉等人找我谈话,关于上访的事,又谈借银行钱的事,并作笔录。9月29日晚,墩尚派出所陈冠元、辅警张春雷和区刑警办案民警,把我提到区公安局作笔录,捏造我是诈骗,把我送到看守所关押起来又是一个月(赣榆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副本,赣公(墩)拘通字〔2017〕927号,徐守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第一项之规定,我局已于2017年9月29日20时将涉嫌诈骗罪的徐恒明刑事拘留,现羁押在连云港市赣榆区看守所)。10月2日、10月10日、10月14日、10月19日墩尚派出所李明、区刑警办案民警找我谈作笔录。关于上访的事,又关于2017年5月22日我无故被寇建军打出鼻骨骨折,造成伤害,不能劳动,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但地方公安政府就不处理。不按法律办事,就要我私了。我不同意,在看守所办案民警等人硬压我同意寇建军赔偿6万元了事,不追究寇建军的民事、刑事责任,我不接受调解不放我,接受钱就不许追究寇建军,如果再上访,还要狠治我。10月20日、10月22日、10月25日上午,区刑警办案民警找我谈作笔录。晚上墩尚派出所支翔、区刑警办案民警把我提出来押墩尚派出所,支翔作笔录,在笔录上,支翔用手写是正常民间借贷,然后让我在笔录上、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签字,陈冠元还要我爸徐守富签保证人(赣榆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决定书,赣公(墩)取保字〔2017〕1007号,我局正在侦查徐恒明涉嫌诈骗案,因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对其取保候审,期限从2017年10月25日起算。犯罪嫌疑人应当接受保证人徐守富的监督)。寇建军也在派出所。支翔让我在收条上签字收到寇建军6万元,让我在协议上签字,不再追究寇建军民事、行政、刑事责任,以后不以此事寻衅滋事,并让我爸也签字,这次是政府宽大处理,取保候审,如果我真犯诈骗罪,凭什么能取保候审?并说以后再上访,就判诈骗罪,为了不给上访,这次就关押我,再上访就判我是诈骗罪,这是什么法律,上访就是诈骗罪,不上访就不是诈骗罪,只要上访关押就白关押,爱定什么罪就是什么罪,依法治国,法在哪里?钱就是法,权就是法。党啊!法啊!你在哪里?平民百姓没钱、没权、没关系网,受欺凌,有冤没处申。
  (二十二)、2017年12月13日,赣榆县公安局墩尚派出所支翔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7〕904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7年12月14日9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派出所吴姚说不许我离开市、县,如果离开就关押我,我说:我上访,反腐败犯了什么法?吴姚说,对我是取保候审,小腿拗不过大腿,我们是执行者。我举报腐败,地方对腐败分子不处理,陷害我诈骗还把我关进看守所,现还用公安限制我人身自由,连我外出都不许,依法治国,法在哪里?
  (二十四)、2018年2月28日,赣榆县公安局墩尚派出所支翔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97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3月1日10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由陈冠元对我进行讯问,要求我不得离开市、县,如果离开就关押我,派出所滥用职权,把无罪的人变为有罪的人。墩尚镇派出所提到我在网上发帖揭发村干部贪污腐败、公安人员执法犯法的事实,要求我不要再在网上发帖,在全国全民上下齐打村霸的情况下,当地派出所还明目张胆地充当村霸“保护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二十六)、2018年4月24日,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李祥给我下达通知书,徐恒明:你申请执行任友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08)赣执字第344号,执行标的13400元。本案现已执行完毕,请你于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到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领取标的款,并办理结案手续,逾期不办理,本院将依法处理。
  (二十七)、2018年6月4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镇派出所支翔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161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6月4日13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我到了派出所,支翔和镇纪委朱家永用车把我送到了市纪委,由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
  
  近年来,涉农涉检信访案件日渐增多,尤其缠访闹访信访案件严重影响着社会稳定,对检察机关信访维稳工作提出了更高更严更细的要求。2013年至2017年,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共受理涉农缠访闹访案件12件,看似数量不大,但它时间持久、久缠难结、危害严重,不仅影响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甚至影响党群干群关系,因此,必须予以高度重视,采取有效有力措施依法加大处理,努力做到政治效果、经济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四位一体”有机统一。
  评论: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发表了,受理很多涉农缠访闹访,久缠不结,危害严重,影响党群关系,情况确切,但主要原因是保护伞们,从不站在为人民利益的角度上,为人民办事,而是压制打击举报人,明明是举报的事实,但就不处理,只要不举报,就算了事。举报人就是不服,就出现了象作者所说缠访、闹访。比喻我正常上访徐恒明就是如此,我举报都是事实,就不处理,反而对我进行雇凶杀人,拦路抢劫,私立公堂,对我进行人身摧残,寇建军拦路把我打伤,造成轻伤二级伤害,依法应拘留,判三年徒刑,但保护伞们官官相护,贪赃枉法乱作为,寇建军犯法受到保护,受害人被关押起来,只赔偿6万元,我不同意,就不放人,硬逼我签字同意,并捏造莫须有罪名,对我关押三个月,每次谈话就是不许我上访。
  2018年11月14日,赣榆检察院传唤我,以赣榆公安说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一语道破赣榆公安为了压制我上访反腐,采用莫须有罪名关押我,并制定什么判决裁定案,只能是一个冤案。
  (三十)、2018年8月7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镇派出所吴姚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357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8月8日9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我到了派出所吴姚把我送到墩尚镇政府,由赣榆区政法委书记李冰,镇党委书记李杰、纪委书记朱家永、人大 贺慧、信访办主任龙孝申、副镇长李海波等人找我谈话,给我照顾,被我拒绝。我上访反腐败多次被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陷害我诈骗,对我进行关押,现在叫我不上访,怎么可能?
  1、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已给党内警告。2、寇建权贪污粮食补贴及租车游玩的事。3、徐恒明父亲徐守富土地被占的事,讲了很多,我上访反贪污腐败,没有认真个人土地的事,为什么朱家永专讲土地,目的是转移视线,好像我是专为土地上访一样。对寇建军、寇站京贪污腐败把我打伤,关进看守所,硬逼我接受赔偿,我不同意就不放我,只字不提,用个人土地事掩盖犯法大事。他们自己事先作好材料就让我签字,企图整我、陷害我,我地方官员相互包庇,保护村干部贪污腐败和黑社会,让老百姓有冤无处伸,利用手中权利造假,颠倒黑白。
  (三十三)、2018年10月16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镇派出所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479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10月16日15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由区公安人员传讯,不许徐恒明上访,不许随便外出,要随叫随到,否则就继续关押,因给徐恒明定为取保候审。我上访反腐败犯了什么法,为什么不判我的刑。强加涉嫌诈骗关押我就不让继续上访反贪腐。
  (三十四)、2018年10月18日,墩尚派出所给我发短信手机号为18262796667你的案子已经移交到检察院了。为什么没有任何手续给我,把我的案子移交到检察院,现在是法治社会,为什么要用手机发短信给我,为什么不给我书面手续?要么有罪判刑,要么无罪恢复清白,让广大媒体网民监督,让社会和公众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还是你们公安人员犯法了,还是我犯法了,你们这些公安人员也摸摸自己的良心都到哪里去了?你们贪脏枉法,不主持正义,不保护人民,和黑社会混在一起,警匪一家,人民对这一点很不满意。我上访反贪腐犯了什么法,寇站京对我打骂,私立公堂,寇建军把我打伤为轻伤二级伤害,为什么不治裁凶手,反而把我关进看守所,硬逼我签字同意寇建军赔偿6万元,我不签字不同意,就不放我,依照法律寇建军应判3年有期徒刑,但寇建军仍然干书记,这是什么法律,是哪位公安人员贪脏枉法、徇私舞弊、不作为、乱作为,成为警匪一家。
  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检察院告知书,赣检诉诉委辩/申援[2018]898号,徐恒明:我院对徐恒明诈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一案已经收到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材料。但告知书日期为2018年10月19日。
  (三十六)、2018年12月26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镇派出所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654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12月27日10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由派出所民警没穿警服传讯我,我一直都不明白,我反腐败被打伤,关押进看守所,于2017年10月25日放出定我为取保候审,到2018年12月27日已经一年多,还是取保候审,我被寇建军打伤,寇建军非党员照常干书记,被害人关进看守所,被定成取保候审,任凭“保护伞”们摆布。
  我上访反腐,被村书记寇建军拦路打伤,不关押寇建军反而用莫须有罪名关押我,硬逼我接受寇建军赔偿6万元,不同意就不放人,在看守所签字接受6万元,把我放出后保护伞们定我为取保候审,从2017年10月25日至今2019年1月9日,已接受传讯15次,每次谈话,就是不许我上访,党的政策对腐败分子是“零容忍”、“无禁区”,然而在我赣榆地方,为什么这样保护腐败分子。寇建军、寇站京公开进行打骂,拦路抢劫,私立公堂,成为派出所座上宾,行凶作恶受屁护,依法治国,法在哪里?在赣榆墩尚镇人际关系就是法,权就是法,钱就是法。
  
  我上访反腐败,遭到村霸寇建军拦路抢劫,无故殴打,给我造成轻伤二级伤害。依法对寇建军应拘留判刑,但赣榆公安保护黑社会,寇建军(非党员)照干村书记。反而把受害人关押起来,硬逼接受寇建军赔偿6万元,我不同意就不放人。死逼我签字同意。放我出来后,保护伞们又逼我签字同意撤销寇建军打伤我案件,我不同意,又要继续关押我,并定我是取保候审,自2017年10月25日至今2019年1月9日已15次传讯我,每次传讯我,都谈我不许再上访。
  两村霸为什么在村中能横行霸道,主要用钱买通保护伞,选不上就能当干部,关系网盘根错节,互相利用,权钱交易,人际关系取代了法律,黑社会霸占了基层政权,属地管理,区、镇践踏法律,无人过问得了。村霸在保护伞的保护下,任意胡行都合法。我自2017年5月22日寇建军打伤,我从区、市、省到北京,申诉多趟,没有一级政府、公安能依法处理,更惹来多次的截访带来的打骂和关押,赣榆公安局庇护寇建军,置法律而不顾,难道寇建军把我打伤,没有触犯法律?那为什么又硬赔我6万元,触犯了法律为什么不拘留处理,法律面前为什么不平等,寇建军为什么是法外之人,难道法律只能对弱势群体起作用。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原罗阳镇)河疃村徐恒明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5 =

Next Post

货币市场资金结构性紧张(注意:隐含2房最新消息)(转载)

周四 4月 8 , 2021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