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根据这一规定,企业只要亏损一元,就可申请由政府支付每人上万元的奖励金,而企业只要盈利一元,就需要全额负担每人上万元的奖励金。
  
   但在2002年该条例将有关规定修订为:独生子女父母在退休时由所在单位给予一次性奖励。
  
  
  企业的分配,是建立在投入、产出并产生效益的基础上的。分配的产生一定要经过“投入―产出―产生效益”这一过程,才会形成可供分配的物质基础,没有相应物质基础就没有相应的分配。而每人10000多元的独生子女奖励金,完全是凭空而来,之前没有经过“投入―产出―产生效益”这一过程,所以也没有形成相应的可供分配的物质基础作为前提条件。可以说根本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第二,不符合法律原理,是因为:
  企业与职工之间的权利与义务,是基于劳动关系确立的,由劳动法规定的。具体而言,企业对劳动者的义务包括:订立劳动合同、制订合法的工作时间、确保休息休假、依时足额发放工资、建立健全劳动安全卫生制度、对女职工和未成年工实行特殊保护、参加社会保险。 但并不包括企业要向退休职工支付独生子女奖励金的义务。因为独生子女父母奖励金不是建立在企业与职工劳动关系基础上的,不属于企业以按劳分配方式应对职工发放的工资与福利范畴。而且企业与职工的劳动关系会因为职工工作单位的变换而改变,而职工的独生子女父母身份是不会因劳动关系的改变而改变的。
   企业职工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政府财政部门行使收取全部罚款的权利;企业职工遵守计划生育政策,企业承担支付全部奖励的责任。
  实际的情况却是:收入权利全部归政府,支出责任全部归企业。
   法规的修订者在这里还犯了三个严重的思维错误:
   第一、仍然认为企业还是由国有企业一统天下。如果是国有企业,那么由企业向退休职工支付独生子女奖励金还可以说得通。因为国有企业是由国家出资设立的,在经营过程中还接受了大量的国有资金资助,甚至还使用了大量的国有资金来弥补亏损。因此,作为国家的代表,国有企业向退休职工支付独生子女奖励金,等同于国家向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公民支付独生子女奖励金。因此,国家要求国有企业代表国家向退休职工履行支付独生子女奖励金的责任是合理的。
  政府通过提请人大修订法规,通过立法的方式将本应由自己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转移给非国有企业,将自己推卸与逃避应尽责任与义务的行为设定为“合法”,将非国有企业不愿意履行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设定为“非法”,这样就可以调动国家机器“合法”地去强制非国有企业代替国家履行本应属于政府的责任与义务。
   第二,仍然认为职工将在同一个单位从参加工作开始一直工作至退休。如果一个职工在同一非国有企业工作几十年退休,那么即使从道理上说企业不应负担其独生子女奖励金,但是从感情上说,如果条件许可,企业还是可能会愿意负担这一本不属于自己承担的独生子女奖励金。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现时年龄在私营企业办理退休的职工,相当大部分是原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他们有的在国有企业工作了二十多年,在国企业改革过程中失去工作岗位,然后进入私营企业,在私营企业工作几年后达到退休年龄,由私营企业办理了退休手续。 现在以“一刀切”的方式硬性规定由办理退休手续的企业全额负担每人上万元的独生子女奖励金,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公平的。
   第三、过于简单地认为,要求企业支付,就是企业在支付。实际的情况是:名义上是企业支付,实质上是在职职工向退休职工支付。有个私营企业在2008年为一名在国有企业工作了二十多年后下岗,在本企业工作了四年多的仓库工人办理了退休手续。 这下好了,按公布方案,这名工人在2008年12月31日前退休,由私营企业办理退休手续,就要由该私营企业全额负担这名工人12056元的独生子女奖励金。 而该私营企业达不到连续三年亏损的条件,不符合申请政府帮助解决的情形。这怎么办,依该私营企业的经营状况,虽然没有亏损,但也只能维持勉强盈利的水平。如果非要由该私营企业负担这笔独生子女奖励金,最可能的办法就是:全企业五十多名在职职工,每人扣发200元 的年终春节过节费,凑出这一万两千多元。 这算是什么奖励?自己人给自己人发的奖励,左手给右手发的奖励。 全企业五十多名员工是肯定不乐意的,但是总也不能把经营办公用的电脑、中午热饭用的微波炉拿去卖了换钱吧。现在大家都在骂骂咧咧发牢骚了。 而且因为扣发的是年终春节过节费,不是劳动合同里的工资,不属于由劳动法给予强制保护的工资补贴范围,就是投诉到劳动部门,也没有办法处理。本来中小私营企业平常除工资外就没有什么福利,现在连过年的钱也要被扣掉200元,还要没地方说理去。 唉!!! 这样一来,是解决了一个历史遗留矛盾,却增加了五十多个新的矛盾。
   这样的解决方案,完全不利于构建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这一解决方案,那些投机取巧,在职工达到一定岁数但未到退休年龄就不再与其续签劳动合同,让其失业到政府去领救济金的单位(甚至包括一些国有单位)这回可真是笑得合不拢嘴了,被终止劳动合同的职工能以没有单位的失业人员身份申请由政府直接向个人发放独生子女奖励金,再也不会来找单位的麻烦了,单位也能省下每人上万元的一大笔开销了。但是那些响应政府号召,维持和谐稳定劳动关系,让工人一直工作至退休,并为他们办理退休手续,特别是现在还处在不稳定经营环境中的从未得到过一分钱国家投资的中小私营企业,却要替政府负担每人上万元的独生子女奖励金,这回可真的是要哭了。这样一来,只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一家中小私营企业敢让员工工作到退休了。
  
  2002年广东计划生育条例将非国有性质的单位(特别是中小企业)列为独生子女奖励金发放责任主体的修订,从经济学原理上讲是行不通的(六年以来的实际执行状况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从法学原理上讲是错误的。
   现在对这一政策再次进行修订,重新将公共财政列为独生子女奖励金的发放责任主体,但为什么还要留一个尾巴?难道是机械地出于维护原来政策法规的严肃性吗?那么,什么是政策法规的严肃性,首先是这一政策法规应当具有合理性,并能够在实际当中被有效地执行。如果一项政策法规因为缺乏合理性而无法被切实有效地执行,其严肃性又如何体现?要维护政策法规的严肃性,不是要机械地将原来的不合理规定继续执行完毕,而是对原来的不合理规定果断地停止执行,尚未执行的不再执行。
   国家制订各项政策法规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各类社会予盾,如果只是出于维护原有政策法规严肃性考虑而机械地将原来的不合理规定继续执行到底,只会使原有的矛盾继续发展,这对企业的正常运行,社会的和谐稳定都是不利的,真正的政策法规严肃性也无从体现。
   另外,现在公布的解决方案,不能彻底解决遗留问题。按公布的方案,企业支付的奖励金须在三年以内支付完毕。问题是很多非国有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稳定,如果在三年期间内因经营状况变化而关闭破产,奖励金只支付了一部分,又如何处理,这不是又要形成新的遗留问题吗?
   所以更为彻底可行的办法是,取消职工这一身份的限制,只要未曾领取过这一奖励的人员不论何时退休,是否由企业办理退休,均以公民(居民)身份列入财政支付范围。其中一次性奖励只对已故人员补发,由其继承人领取;凡在生人员均实行按月计发的方式领取奖励金,在2009年1月1日以前已满60周岁或55周岁的,按实际月数补发自满60周岁或55周岁当月至2009年1月的部分;已办理退休但现在未满60周岁或55周岁的,暂不发放奖励金,至其年满60周岁或55周岁时按月计发。
  
  
不堪重负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4 =

Next Post

-违约拖着不退定金,怎么办?求助!

周四 4月 8 , 2021
根据这一规定,企业只要亏损一元,就可申请由政府支付每人上万元的奖励金,而企业只要盈利一元,就需要全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