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大案“疑云”满布(转载)

  中国记者调查网7月10日专电(记者 谢海涛 伏胜文 李坤 特约记者 夏晓辉 原志刚 ) 数百年来,一旦有人提及“及时雨”,世人往往会想到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宋江。然而,在当今的东北大地上,尤其在吉林省,“及时雨”一词却常常特指人见人敬、人见人爱的胡长生。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称“及时雨”的胡长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其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以下简称“延边州”)国税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任劳任怨地工作时,会跟其上司孙喜强,以及延边州国税局人事处处长邵宪波,都遭遇一场灭顶之灾,而成为2010年当地官场“大地震”的焦点人物。
  消息一经传开,整个吉林省,尤其是延边州,立即像炸锅了一样。拍手称快者有之,然为数众多的当地人,尤其是熟知吉林国税系统情况者,却基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眼睛。
  面对这起被称为“2010年吉林1号大案”的判决结果,孙喜强、胡长生和邵宪波,以及他们的亲友都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之声、求助之音,而在中国记者调查网的深入调查中,吉林当地的不少知情者纷纷告诉记者,2010年吉林1号大案“疑云”满布,孙喜强、胡长生和邵宪波其实是被某些官场老手设局陷害入狱的。

  2011年3月29日,记者暗访得知,邵宪波被刑讯逼供。在该暗访视频中,记者和邵宪波对白道:
  记:怎么回事?你怎么说的?
  邵:说来话长啊!
  记:你简要的说说咋回事?
  邵:那,就是刑讯逼供呗,第一句话就是:共产党让你趴下你就得趴下,你给胡长生、孙喜强送了多少钱?你得马上交代!
  记:送没送你不知道吗?
  邵:那也不行,我们之间二十多年感情,搁珲春过来,那是送钱的事吗?情理上它也说不过去呀!不说不行啊,那就棍棒,把我整得够呛。
  记:都整哪了?
  邵:把我倒提楼起来,又灌水又用塑料口袋蒙脑袋上,不让喘气,没憋死?!手整个浪都勒紫了,不能动弹。
  记:哪只手?咋样?
  邵:右手,那手都这样了(用手做动作演示)。
  记:哪里有骨折的地方?
  邵:肋骨骨折。
  记:肋骨骨折?
  邵:我回到号里,把衣服全脱了,让他们的副组长看了。
  记:怎么打的肋骨骨折?
  邵:用棍子打的。还有两个膀子。
  记:哪个?左边?右边?
  邵:右边肋骨。到现在两个胳膊都麻,吃不了饭。
  记:你给胡长生那8万元钱,那是怎么个情况?是真的吗?
  邵:根本就没有的事,完了以后他们问我,你有没有平时给他们送钱?你当局长的,你不给他送钱?我说我们之间不用送钱,我还倒花他的钱,那都不行!包括孙喜强哪也是,春节送多少?……后来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记忆,后来以后那个就送多少?没办法情况下就送了!一万!“什么一万?你当局长的还送一万?”,“不行,那两万!”,“两万也不行,三万”就那样,完了最后调走以后又送多少?哪次送多少,哪个送多少。根本就――真的。我这良心上受到深深的谴责,不管给我加刑多少,这话我真想找个地方说清,但是没给我这个机会,也没那个场合。
  问:他们几个人打你?
  邵: 后来以后他们就搁4个人。我后来一点点也知道他们是谁?反正是那个不同的专案组,冒充反贪局的。
  记:那你知道是谁?能记住名吗?你说一下
  邵:敦化公安局的,是从电视上看到的,一点一点的。
  记:叫啥名字?
  邵:最狠的那个叫马福成。
  记:这个事不是这么回事
  邵:做人是啥,就是做人现在受到良心的谴责,我这非常难受,哪怕是给我现在找个地方给我加刑,咋也行,这良心上能好受些。
  记:不是,事实就是事实
  邵:是,我估计啥哪?他们也非常注意这方面,把那个相关证据他们都很注重。我这危险状况……,他们很注意,我一直对谁也不讲这些事。因为啥?他们告诫我:你要翻供,对你永远没有好处,整死你,叫你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怎么怎么的。后来我也感觉这个形势、这个情况吧说也没有用。后来,他们那几个专案组过来也再问我的时候,我好几次我有个想法要把这个事儿澄清说清,但也由不得不让我说。我一说,他们就说:那你是诬陷。后来我学习刑事诉讼法看,这诬陷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也不是他们随便能给打成诬陷的。
  ……
  后来,暗访所得的这段视频,以及其他一些举报材料,被送到了中纪委。据知情者透露,中纪委对该案专门作出了批示。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15 =

Next Post

2014信息网络产业创新企业30新遴选的通知

周四 4月 8 , 2021
  中国记者调查网7月10日专电(记者 谢海涛 伏胜文 李坤 特约记者 夏晓辉 原志刚 ) 数百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