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熙熙攘攘的交易大厅,极尽奢华的装修,位于长春市中心中银大厦的新华证券眼前的情景,使人很难想像这是一家已被证监会勒令停业的证券公司。同在一栋楼内办公的,还有中国银行、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据说这是目前长春市最高档次的办公地。在上海,新华证券的总部――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47层同样堪称顶极。
  然而,这一切只是假相。2003年6月底,百科药业崩盘,新华证券危机浮出水面;8月初,与其关系密切的大庄家朱耀明被捕,12月5日,中国证监会一纸通知骤然宣判其“死刑”。背后是怎样的事实?随着其浮华外衣被层层剥开,真相竟如此触目惊心。
  新华之源
  “这本来就是一个不该设立的公司。”在长春,《新财经》记者接触到的新华证券清查小组人员都有这样的感慨。
  而在2000年底新华证券重组之时,长春证券就存在假账嫌疑。吉林国投入股新华证券的资产包括其营业部资产,这些营业部曾挪用客户保证金,目前由于吉林国投对数家机构都有欠款,其持有的新华证券20%股权一度被冻结,2003年11月以来两次拍卖均告流拍。
  在新华证券有一种说法,“新华证券的董事会就是杨彪的董事会。”事实上,新华证券几家股东与杨彪有着千丝力缕的联系。
  而长春市联合物业管理公司的经理同样为祁伟,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负责长春市联合置业公司开发的贵阳新城小区及外埠回迁房的物业管理。联合物业和吉林省置业集群通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亦是杨彪。
  至于新华证券另一位股东吉林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97年转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2亿元。其中吉林省政府㈩资8000万元,原长春北方万环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日旭以数家公司出资1.2亿元。当时,杨彪入股了长春市农行信托投资公司。1998年上半年,杨彪与范日旭进行股权置换,后者入股长春农信,杨则以旗下吉林省富邦农业发展公司、吉林省联合置业公司、占林省置业集群通讯公司等公司入股吉林国投。
  吉林国投2001年3月因资不抵债被清算整顿。而新华证券的清算组正是清算吉林同际信托的原班人马。在吉林国投,记者看到虽然是工作时间却只有两名清算组的留守人员,业务只有债务处理再无其他。
  再看联合物业,12月17日,几经周折之后,《新财经》记者在长春贵阳路的一个小角落找到该公司。一个保安、两间破旧的办公室、而且没有经理室――这就是新华证券的一大股东。再打听联合置业,说是在楼上,上楼一看恍然大悟,原来联合物业和联合置业,事实同为一家公司,而联合置业也只有两间办公室,一间财务室一间经理室。这样的几家小公司,居然能入股一家证券公司,令人匪夷所思。

  1994年,建“长春比萨斜塔”之前,26岁的杨彪通过干工程小有所成,积累了数千万元的资金,养了不少的马仔,黑白两道都小有名气。岂料一栋烂尾楼让他损失惨重,为了盘活联合置业大厦,杨彪开始打资本市场的主意。
  第一步,继续发行企业债。为富邦农业发债后,吉林国投一连又为长春建设、卡伦湖、建设投资、吉林新产业、亚龙企业五家企业发行了规模不等的企业债,而这些企业只有卡伦湖和宙邦农业当地人略有所闻,其他几家连买债券的投资者根本都不了解。在长春,《新财经》记者或根本找不到另几家公司的办公场所,或是找到后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在自然人债券登记处,工作人员不仅态度粗暴,记者竟然还遭到了两个黑社会模样的人的谩骂和驱赶。而知情者告诉《新则经》记者,卡伦湖和富邦农业的企业债所融资金也没有按发行时承诺使用。目前的情况是,全部都已过了兑付期,可没有一家有能力按承诺兑付,总金额接近3亿元。为此,几天前,许多投资者冲击清算组,到长春市委上访,直到市计委承诺解决,事态才得以平复。
  杨彪与庄家的主要合作方法为,新华证券挪用客户保证金等方式为庄家接盘,庄家在成功出逃后按照比例给杨彪回扣。此外,还有一些常用方法:一是国债回购,由新华证券挪用客户国债并回购,朱则持国债回购套现的资金去炒股,利息及息差由朱承担;二是资产委托,由新华证券相关营业部出面对外融资,再将所融资金借给朱旗下的公司,三是三方协议,由出资方、用资方和证券营业部签订监管协议,由新华证券相关营业部将融进来的大部分资金,转到朱系公司在银行或营业部开设的账户上。一旦资金进入,则或者用于股票炒作,或者用于偿还前期借款。

  2003年证监会 尚福林履新后,将一批违法证券公司高管移交司法处理,张建林名列其中,目前湖北证券、三峡证券等公司的高管相继被捕,而张建林仍然在通缉中。
  朱耀明,1956年生于江苏南京,先后当过理发员、铁路电力工。1985年开始做生意,1989年起专职炒股。据称,在1996年时就已有近2亿元资金。而且手下已有一班专门进行融资、操盘的干将。这些人里,很多都在朱耀明2000年后于上海、江苏、湖北等地注册的上海比威投资公司、江苏苏正资产管理公司、新疆丰创投资公司等16家公司中出任法人代表,并且负责和银行及证券公司接洽,除新华证券之外与长江证券、海通证券、三峡证券等多个券商往来密切。
  据《新财经》记者目前掌握的资料,1999年起,为炒作百科药业、凯诺科技、爱使股份和南方建材四只股票,朱耀明累计向新华证券、长江证券、海通证券及上海银行等机构融资20余亿元。其中2002年7月后,除了新华证券,朱系公司通过长江证券总部调出1.2亿元存入上海银行,向上海银行外滩支行、淮海支行贷款逾2亿元。向海通证券武汉分公司融资5亿元,向渤海证券上海延安西路营业部融资2.7亿元。目前仍有10亿余元融资尚未追回。
  与此同时朱氏操控的另一庄股――凯诺科技也连续跌停,6月25日,下跌8.97%,当天成交1630万股。其中,山
  西华康信托上海证券营业部成交最大达2148.76万元.而在华康信托上海证券营业部抛售的部分凯诺科技股票,是从海通证券武汉营业部转过去抛售的,其套现资金进入海通证券武汉中北略营业部徐春晓的个人账户,而徐春晓是朱耀明的手下,专责为朱氏在海通证券武汉分公司融资。
  而新华证券的问题自然也因朱耀明被捕而被暴露――朱耀明被捕后,证监会长春特办即派机构部人员赴武汉,南京、上海调查,持续数月之久。在此期间新华证券还一度出来辟谣。查看了新华证券在沪宁等地的原始账后,长春特办把新华证券问题呈报中国证监会,12月5日,证监会终于决心彻底关闭新华证券.
  12月19日下午,在《新财经》记者离开长春前,再次来长春新华证券总部,此时,清算组组长、吉林省财政厅副厅长王淇正准备召集原新华证券方,托管方东北证券、清算组及中国证监会长春特办有关人员召开紧急会议,长春建元会计师事务所的两位会计师正在紧张的审计。在会议前,王淇向《新财经》记者晃着一沓报表说,一团乱账,违规涉及到全国8个省市.这位60多岁的老人为查清新华证券的账目,已连续10多天工作到深夜12点之后,但目前能得出的也只是一个大数,具体数字还需要一步查实。
  据悉,新华证券在上海、扛浙地区被挪保证金已达10多亿,在长春还有接近3亿的债券没有兑付。但有多少是被杨彪和朱耀明控制的公司利用,目前尚不清楚。而新华证券总共只有12.5亿元的客户保证金。清算组的官员说,目前上海、重庆等地法院已冻结新华证券在当地的资产,新华证券目前剩余的资产可能仅有23家营业部.目前长春建元会计师事务所的数十位会计师在共遍布全国的23家营业部正进行紧张的清算审计。

  而新华证券的代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玉林,据清算组工作人员说,因妻子病逝已回上海,目前只有一位办公室主任留守。
  通过此次托管,东北证券加上原有的24家营业部,其营业部总数将达到47家,与此同时,半年之内,披托管的24家营业部将每天向东北证券各支付1万元的托管费。
  “但这未必是个香饽饽。”一位前大通证券参与托管大连证券的人员告诉《新财经》记者,大通证券在托管大连证券后,不仅没能进一步壮大实力,反而被拖入亏损。由这一点看,接手仍存在大量潜在问题的新华证券,东北证券目前亦承受着相当的压力。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 =

Next Post

.txt

周五 4月 9 , 2021
  熙熙攘攘的交易大厅,极尽奢华的装修,位于长春市中心中银大厦的新华证券眼前的情景,使人很难想像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