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人心之战【全文】――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原创: 老蛮在此 老蛮数据透析站 3天前
  ――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有一句话我经常说,现在我也不妨再说一次:经济的本质,就是人心。人心所向,浩浩荡荡。违背人心,就是逆天行事,就是违背经济规律,最终也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题记

  (年轻的里根夫妇)
  里根的办法是没有产业就创造产业,于是“星球大战计划”(这个计划的英文名真的叫Star Wars Program)横空出世。里根鼓励美国与苏联开展军备竞争,乃至向太空竞争。这个计划的雏形开始于1983年,1984年全面实施,整个计划的支出预算高达1万亿美元。计划的内容非常扯淡:构建从外太空到覆盖全球每一寸土地的攻击和防御体系,武器系统非常全面,包括导弹、激光和电磁波等等。美国政府因此每年要花掉上千亿美元的预算,向各种各样的企业发布千奇百怪的产品订单,乃至直接资助企业的科学研究。至于军方在星球大战计划中所取得的技术成果,只要可以民用,都一律低价乃至免费供各路公司随意调用。在当年来说,千亿级的预算当然是一笔惊人庞大的开支。美国政府手里也没钱,于是就发行国债,卖给美联储和全世界。自此一条新的货币发行路径被发明了出来:以债为锚,发行货币。要知道1970年代之前所有的货币发行都是要跟黄金挂钩的,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全球经济学界都处于懵逼状态,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发行货币。现在里根抛开此前所有的经济学定义,以债为锚发行美元,这就算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数据上,1981年里根刚上任时,美国国债积累起来的余额规模仅为9979亿美元,1983年星球大战计划实施前夕为1.38万亿美元,到1989年里根离任时增加到了2.86万亿美元。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发债融资,对税收的依赖下降,于是里根开启连续的减税计划,到1986年,也就是广场协议签订后的第二年,美国个人所得税从此前最高的70%下降到28%,企业所得税则从46%下降到了33%。
  当然了,星球大战计划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带来了全新的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以及减税,虽然这已经是划时代的意义了,更关键的是:它带来了一次新的技术革命:信息时代就此到来!
  各位必须知道的是,1980年代之前,日本的产业经济发展势头根本就不可遏制,在各项传统制造业领域,日本依靠“通产省”的统一领导,取得了美国企业无法对抗的竞争优势。日本通产省类似于我国的发改委,二战之后,它统筹资金,统一从欧美各国购买各种先进的专利技术,分配给国内最合适的财阀集团,并规划和引导各种产业的发展方向。这在本质上其实是一种资源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初期,总是能取得更加强大的产业竞争力。到1970年代之后,日本在家电和汽车领域已经后来居上,将美国企业打得落花流水。不仅如此,即便是在芯片领域,日本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1980年代初期,存储器的市场被日本全面占领,以英特尔为代表的美方被迫退出。每失去一个行业,就意味着成千上万的美国工人失业。而失业,就是美国经济陷入滞涨状态的根本原因。
  然而里根上任之后,竟然就神奇的遏制了日本的产业扩张步伐。在星球大战计划的资助之下,英特尔公司财大气粗,不再计较一时一地的商业得失,而是着手开始另一个方向的芯片研究:CPU,也就是中央处理器。到1985年,可以随便调用军方专利技术库的英特尔公司,终于推出了划时代的80386芯片,再之后,美国就始终站在了CPU产业的最顶端,再也没有给日本或其它国家以超越的机会。386在提升电脑的运算速度的同时大大的降低了生产成本,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只能在大型企业才能小范围使用的电脑开始降价,体积开始缩小,维护难度下降,并因此逐渐普及到千家万户。而作为中国人来说,最早接触个人电脑的,无疑都是从386开始,从这个意义上看,今天我国40-50岁这一代人,真是很有必要向发起星球大战计划的里根总统说一声“谢谢”。

  再到1989年,英特尔的486处理器问世,个人电脑价格再降一级,功能还足够强大,足以让有志之士在家里研究软硬件技术并进行性能测试。并且,在星球大战计划的支持之下,随便找个借口,比如该信息技术有利于导弹弹道分析,就能拿到高额的政府资助,而且政府还不会限制该技术的商业用途,于是信息技术开始了大爆炸,信息时代就此来临。英特尔公司在486处理器之后,就成为了引领了信息时代的帝王,技术进步就没有停止过。1989年里根总统任职期满后,他的副总统老布什竞选成功。老布什在任职期间延续了里根总统的政策,依然执行星球大战计划。一直到1993年,老布什竞选连任失败,克林顿走马上任,停止星球大战计划。然而在此期间,美国的信息技术已经发展到了无可匹敌的高度,其它国家根本就是望尘莫及。
  1993年英特尔在486的基础上研发出第一代奔腾处理器。一开始的奔腾处理器还缺乏足够强大的操作系统与之相匹配,原始的DOS系统在奔腾处理器的强大数据运算能力之下就如同老掉牙的算盘一般幼稚可笑,因此奔腾处理器的销售在早期竟然遇到了困境。一直到1995年,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推出了win95系统。强大的奔腾处理器匹配上windows系统,就如同王与后相遇,诞生了无数的子系统,无数的信息技术企业在这套系统之下创业成功,并向美国提供了数以千万计的就业机会。英特尔的王者地位一直延续到2010年代,此后苹果公司异军突起,凭借智能手机抢走了个人电脑的风头,成为了信息时代的第二任帝王。然而这种王位传递,依然是发生在美国内部,美国之外的企业只能看着美国兴旺发达的信息产业流口水。
  到这里,我们必须说回广场协议了。1985年,在里根总统的坚持之下,美与日德英法四国签订了广场协议,约定这四国的汇率相对美元升值。就在协议签订的当年,美元兑日元汇率就从1比240贬值到1比120。这份协议在当时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作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的当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刚好踩在警戒线上,到1989年里根总统离职的当年,美国失业率下降到5.4%,这是由于星球大战计划带来的新增就业。而在日本这边,日本人民集体高高兴兴的,根本就没把广场协议当回事。1985年日本的失业率只有2.6%,到1989年甚至下降到了2.1%。这还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要说广场协议薅了日本人的羊毛,至少在这五年里,根本没有任何数据予以支撑。

  1990年之后,伴随着个人电脑的普及,信息时代的到来,日本原本相对美国强大无匹的产业经济逐渐表现出颓势。信息产业发展成所有行业的上游,再不可一世的日本汽车商也得使用英特尔+WIN的电脑系统,并且这个产业还无法山寨,美国人吸取此前轻易就被日本政府买走专利的教训,给信息技术转让设置了非常严格的法律壁垒,“专利壁垒”这个词事实上就是信息技术壁垒。
  信息产业的发展相当于在上游截断了日本人的现金流,暴利的日本制造业突然之间就陷入被美国人分走一杯羹的窘迫境地。体现在GDP增幅数据上,整个1980年代日本的GDP增幅都维持在4-5%之间,增幅非常稳定,1990年依然维持4.89%。然而此后面临着美国信息产业的入侵,日本的GDP增幅迅速下降,到1993年下降到-0.53%,此后就长年挣扎到正负1%的区间内。而与此同时,日本的另一项硬伤也发作了出来:地产泡沫破灭了。
  话说日本的地产泡沫的始末,跟我大中国现在的情况简直是一模一样。广场协议签订后,日本政府一边手动拉升日元汇率。另一边,则莫名其妙的开始降息,从1986年1月到1987年2月,连续五次降低利率,把基准利率从5%降低到2.5%。然而这个时候骄傲的日本金融界已经找不到新的实业投资方向了。对美国政府当时通过“星球大战计划”极力扶持的信息产业,日本人也没啥投资兴趣,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英特尔手里的CPU技术才代表了全社会产业经济的未来方向。新增资金没有了去向,于是就投资房地产。1987年后,日本各大企业纷纷在东京都市圈内开建总部大厦,一栋比一栋建得高,而普通国民受此影响,纷纷开始买房。日本的房价因此开始迅速攀高,东京的房价每年要翻一番,其它中小城市每两年翻一番。急剧上涨的房价加剧了投机风气的形成,于是更多的资金涌入地产领域。到1990年的时候,东京的房价达到12万人民币/平米,相当于当时东京白领家庭平均收入的40倍。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房地产已经割完了日本的全部韭菜,接下来就只能是调头往下。如果只是这样,日本如果还能维持产业领域的优势地位的话,那无非也就是房价停止上涨而已,老百姓还有工作,还有升职加薪的机会,贷款总是还得起的,不至于由于失业潮的涌来,诱发房产的抛售潮,并因此击碎地产泡沫。
  然而,正如我们前面详细阐述过的,美国一手引领的信息技术革命时代到来了,日本的产业竞争优势完全消失,所有的日本企业都变成了美国的下游企业,被迫要让渡利润,这当然要带来失业率的提升。1990年之后日本的失业率逐年上升,1995年上升到3.2%,2000年上升到4.7%,2003年达到峰值的5.3%。日本房价于是从1991年开始调头下跌,仅仅到1994年,东京的房价较高峰时期已经直接腰斩,跌到6万人民币/平米左右,而中小型城市的房价普遍下跌3成。此后整个日本的房价就丧失了增长性,一直到今时今日,东京中心区的房价依然维持在6万人民币左右。如果考虑1994年至今的货币通胀率,这事实上相当于又腰斩了一次,或许还不止一次。在这里顺带说一下,英国那边同样受美国新兴的信息产业的冲击,失业率在1990年之后同样表现出上升趋势,1990年为7.1%,到1993年上升到10QQ.4%的峰值。不过英国没有房价泡沫,1993年之后英国就基本消化完毕了信息产业的冲击,此后英国的失业率又开始逐年下降,1997年就下降到6.9%,2000年下降到5.4%。
  这么总结起来看,所谓广场协议薅了日本的羊毛,只不过是日本自己作死罢了。协议的另外三个签约国英德法固然没有抢到信息产业的蛋糕,但是也没有吹出房地产的泡沫,所以广场协议签订之后,英德法经济也还能大致维持平稳。如果一定要说存在薅羊毛现象的话,那只能这么说:美国新兴的信息产业,薅了日本房地产泡沫的羊毛。
  以星球大战计划促进信息产业发展的美国,最终击败了吹起地产泡沫的日本。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唯有真正的产业经济的兴盛,才能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并真正击溃对手,这才是1980-90年代美日经济消长,留给我们的真正教训。至于所谓的广场协议,所谓的汇率升跌,在国与国的宏观博弈层面,根本就没有意义。里根能够封神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所谓的广场协议,一方面因为他一手创造了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更重要的是,他开创了全新的信息时代。
  里根之后,天下无神。人类世界再也没人能够在货币领域和产业领域创造出如此神迹,在面对经济危机的威胁时,除了惊慌失措的开动印钞机之外,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自里根之后,人类世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逢八必乱。98年亚洲金融风暴,08年全球金融海啸,而现在的2018年,又会发生什么呢?在所谓逢八必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经济规律?请期待中篇:逢八必乱。

  (纳斯达克泡沫破灭时期的美国证券交易所)
  今天我们回头来看,98年金融风暴从来没有在国际经济学界得到过认真的梳理。大家津津乐道的,无非是规模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索罗斯量子基金挣了多少不义之财,以及东南亚各国的开放金融模式未能阻止外资撤离。至于最关键的问题:弃实就虚,放弃制造业而鼓吹房价和互联网,先后弄出了房价泡沫和互联网泡沫,造成东南亚各国经济大动荡之余,最终欧美各国也没落到啥好处,在互联网泡沫上咽下了苦果。要知道,里根当年发明“以债为锚”的印钱方式,骨子里是要以星球大战计划推进实业发展,并将人类带入了了全新的信息时代。现在各国政府和各路财团只记住了借债印钱的便利,但却忘记了推进实业的根本,这种根子上的毛病没解决,危机必定会再次发作。
  互联网泡沫的锅得由2001年1月离职的克林顿总统来背,而新上任的小布什总统,拿着轻易就借债印出来的钱,突然就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境地。传统的信息产业每隔两年就全面更新一次CPU和系统,按部就班规规矩矩,也不再需要加大投资;互联网这个大泡沫看着就没谱,各大财团避之唯恐不及;至于其它领域的新兴产业,根本就没有影子。反恐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也花不了多少钱。小布什闲着没事,于是放纵华尔街去房地产领域吹泡沫,到2007年,终于搞出了震惊世界的次贷危机。
  当时的美国已经把借债印钱这一套玩得炉火纯青,金融体系流动性泛滥,但是可以花钱的领域实在是太少了。为了找到新的借债人,美国金融界发明了所谓的“次级贷款”,也就是给付不起首付的穷人提供全额购房贷款,鼓励穷人买房。在次级贷的推动下,从2001年到2007年,美国房价迎来了一波剧烈上涨,整体涨幅达到70%。好吧,从第一章开始,我们已经反复阅读到了一个终极定律:所有吹起房价泡沫的国家都没有好下场。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全球经济第一强国,也逃不过规律的作用。
  更加作死的是:美国金融界有着发达的金融产品体系,它们将所谓的次级贷款打包,弄成无数层的金融产品,拿出去加杠杆卖给整个欧美日韩的金融机构,大家一起来分担借钱给穷人买房的风险。而一旦美国穷人还不起钱,这就意味着整个欧美的金融体系都要遭遇惨烈的冲击。
  到2007年3月的顶峰时期,美国次贷余额达到1.3万亿美元,并且由于层层转手,层层加杠杆,参与到这场地产泡沫的资金超过10万亿美元。然而穷人总归是还不起钱的,大规模的断供潮就此出现,到4月份美国第二大次级贷款抵押机构“新世纪金融”就宣布破产,危机就此爆发,并迅速向整个欧美日韩金融界扩散,8月份德国工业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相继宣布遭遇巨额亏损,接下来就是集体比惨时间,各发达国家金融机构轮流发布重大亏损消息,时不时就有一家老牌金融企业宣告破产,全球金融市场一片惨淡,现金流濒于枯竭,并向实体经济蔓延,金融海啸就此成型。8月份之后,各发达国家政府眼看局面已经不可收拾,相继宣布救市。最典型的是美联储,将联邦基准利率从危机发作前的5%一路下调,到2008年9月份降到0.15%的最低值并长期维持。然而哪怕是降息降到这样接近零的程度,依然不足以阻止危机,于是美联储开始执行“量化宽松”策略,在金融市场上直接购买政府债券或其它由政府担保的债券,也就是美国央行直接印钱给美国政府花,以挽救经济。2009-12年间,美联储总共买进了约2.7万亿美元的债券,此后美联储的买债行为成为常态,每个月都要买入450美元的国债和400亿美元的其它债券,一直维持到2014年底。

  (震撼人心的苹果4发布会)
  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互联网这个东西与普通人类的日常生活一直若即若离,远没有达到渗透到日常起居的程度。使用电脑上网,无论是台式机还是轻便的手提电脑,总归是有着天然的隔离感。然而天才的乔布斯将手机智能化,与互联网捆绑起来,自此实现了互联网与人类日常生活的紧密联系。随时随地打开手机就能上网,拍照发推特,在朋友圈里相互点赞,分享自己每时每刻的生活,吃饭之前先用手机轰炸一轮,成为了新时代人类的典型生活方式。中国的年轻人虽然发不了推特,但是微博微信之类的用起来一样顺手得很,苹果手机在中国的普及程度甚至比美国还高。移动互联网终于算是给整个信息行业找到了切实可行的发展方向,各种随身智能设备蓬勃发展起来,美国经济就此重获新生。然而奥巴马总统并不以此为满足,他启动基础制造业重回美国的计划,并突破其国内莫名其妙的环保限制,大量开采美国丰富的石油气资源,将美国从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石油出口国。如此双管齐下的结果,2009年1月奥巴马刚上任时美国失业率高达10%,到2017年1月奥巴马离任时,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下降到4.7%。这真是一个耀眼的成绩。
  然而,在中国这边,2010年之后,我们一步步的掉进了地产泡沫的坑里。到2018年,地产泡沫已经膨胀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到了现在这一刻,防范金融风险,已经提升到了国家最高等级战略的程度。雪上加霜的是,美国的川普总统已经发起了与我国之间的最广泛的贸易战,双方互加关税,毫不退让。然而,这场贸易战的实质,其实是一场关于人心的决战。人心的向背,将决定这场贸易战的最终胜负。请期待下篇:决战人心。

  下篇――决战人心
  首先我们要建立起一个基本概念:我大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到底已经膨胀到了什么地步;城镇居民在购房上的投入,已经占到其收入的多大比例。唯有深刻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我大中国在贸易战的威胁之下,经济局势到底有多险恶。注意,你们接下来将要经受一场数据浪潮的冲击,不过你们无须认真的阅读下列数据表中的每一个的数据,我将会对表格中的数据规律予以详尽说明。
  首先要放上来的,是1990年至2018年6月的我国城镇居民的人均收支数据表。这份表格不仅是列举我国国民的历年收支情况,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扣减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人均收支结余。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由于人均消费性支出收据仅包含居民为了生存必须的衣食住行医教育(这里的“住”指的是居住直接居住,比如物业水电支出或租房支出,不包含购房按揭类支出)的支出,不包含奢侈型消费和购房支出,因此所有这类高端消费,都指着人均收支结余了。

  上述表格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特征:1998年-2001年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支出增幅都很低,这是由于当时效率低下的国营经济遭遇重大困难,被迫启动千万工人大下岗,居民的收入和消费能力因此丧失增长性。此后中国加入WTO,融入国际经济大舞台,承接了全球的基础制造业转移,发展成全球最大的基础工业品基地,因此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能力与日俱增,年增幅基本上都维持在10%以上。然而2013年之后风云突变,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支出增幅都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增幅仅5.9%,2018年上半年也只有6.8%(12745/11931),这当然意味着消费降级。
  接下来,我们直接来看1998年我国开启商品房地产改革至今的宏观房地产市场数据。我在下表中做了一个简单的数据模型:我假设所有的商品房均为三成首付,20年等额还本,购房利率统一设置为6%,由此推算每年的城镇居民购房总支出。注意两点,第一,这里的统计口径为完成了房管局登记备案的商品房销售数据,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大量的已售商品房由于限签因素,无法完成备案,但城镇居民已经事实上支付了首付。因此2017年及2018年的数据存在一定的低估。第二,我这里直接使用的“商品房”而不是“商品住宅”的数据,这是因为住宅销售额占商品房总销售额的比值超过85%,且剩下的用于销售的物业形态中,商铺的买家主要是居民个人,写字楼的买家也有相当大比例的居民个人,整体而言,超过9成的商品房卖给了城镇居民个人,以公司名义购买的物业比例极小。

  按惯例,对上述购房总支出做一个简单的验算:1998年至2018年6月的商品房销售额合计91.54万亿,居民还本额合计43.69万亿,两者扣减,就能得出城镇居民的购房总负债规模:91.54-43.69=47.85万亿。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截至2018年6月底,城镇居民总贷款余额为44.13万亿,这些贷款基本上都是购房类贷款,消费类贷款规模极小。此外,根据建设部数据,截至2017年底的住房公积金贷款余额为4.51万亿,考虑到近5年来住房公积金贷款余额规模的年增额约5-7千亿,估算今年6月底的数据为4.8万亿,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数据出入,如此合计,居民总贷款余额为44.13+4.8=48.93万亿。这个数据与前述表格中的推算数据之间的差异仅2.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两个数据相互印证,说明前述表格中的计算方式是成立的,是符合现实情况的。
  以上述居民购房支出表中的年度支出数据,去除以居民历年的年度收支结余数据,我们就能计算出居民的年度购房负担率了。这个购房负担率一旦超过100%,就意味着居民手里的盈余资金全部被房地产市场吞噬了。为了买房,居民下一步就只能是压缩必要的生存支出,形成消费降级。

  计算出来的结果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我大中国国民的年度购房负担率水平,在2010年达到80%,此后,在连续的房地产调控之下出现震荡,到2015年依然维持在84.5%的水平。这说明这些年的房地产调控其实起到了作用,居民的购房冲动得到了抑制。然而调控的结果是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大减,2015年的土地出让金收入降幅高达22%,所以到2016年初我国就放弃调控,开始启动“房地产去库存”政策,此后居民的年度购房负担率剧烈增长,2016年和2017年都在95%左右,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出现了暴增,达到了110.6%!居民的当年度收支结余全部都要拿去买房,这意味着两件事,第一,居民必须要动用他们的棺材本,也就是使用历年积累的储蓄来偿还购房支出,这就是“六个钱包”说法的由来。2018年上半年居民80%的棺材本都已拿来购房,六个钱包已经被压榨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仅仅两成的棺材本,在我们这个负福利国家来说,必须拿来预防生老病死等等各种意外,是万万不能动用的。如果放纵房地产继续吞噬居民的棺材本,造成居民的现金流断裂,那是要出大问题的。第二,消费降级,已经是经济上的必然趋势,也一定会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上体现出来。所以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这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的历史演变。

  2004年-2012年,是我大中国消费市场迅速发展的时期,也就是我大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年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增幅约20%,此后,伴随着我大中国的地产泡沫日益膨胀,消费增幅逐年下降,到今年7月份已经下降到仅4.4%(21.08万亿/20.2万亿)。这里我必须说明的是:就现在这种惨淡的增幅,还是由于城市化在继续,每年新增的城镇常住人口约2千万左右,2018年上半年城镇常住人口的人均消费性支出12745元,而同期农民的消费性支出仅5806元,城镇人口的消费能力是农民的2.2倍,不过最近我国开始表现出逆城市化的趋势,重点城市都在有意无意的驱使低收入人群回乡,这意味着消费增速将会加速萎缩。我这里给出一组代表性的销售数据供各位参考:2018年7月份轿车销量80.9万辆,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7.0%;SUV方面,7月销量63.9万辆,同比增长-6.9%,环比增长-6.9%。家用汽车销量往往被视为消费的先导数据,汽车销售陷入萎缩,一般都是经济萧条的起点,整个消费市场都将陷入真正的萎缩。
  然而与此同时,从2013年开始维持的物价平稳状态开始改变,今年以来的零售物价指数开始提升,截至7月底已经达到1.7%,今年极有可能突破2%。这与上游的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持续暴涨有关,原料价格的上涨总归是要传导到下游最终消费品领域的。这还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在居民已经无力消费的同时,物价终于涨了起来,这只意味着一件事:滞涨。
  消费是经济最核心的动力,消费增速陷入萎靡状态,经济增长动力就丧失了一大半。与此同时,房地产泡沫对实业的冲击作用,也逐渐体现了出来。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房价暴涨除了吞噬居民财富压缩消费,对实业造成间接打击之余,它还会推高房租,大幅提升企业的经营成本,对实业形成直接打击,最终形成驱赶实业的恶果。这种现象,可以在下面的固定资产投资演变表中得到完整的体现。

  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之后,固定资产投资大增,而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的投资增幅长期超过固投总增幅,是为拉动投资的最重要的因素。然而2013年之后,伴随着房价的持续上升,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从此前的高于20%剧烈萎缩,到2017年的固定资产投资绝对值增速已经只剩下5.9%,乃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值。我这里稍微说句题外话,本文中的所有增幅数据都是绝对值增速,是与去年的数据直接相除得出的数据,而我大中国统计局发明了一套只有超级赛亚人才能看懂的除法,有着神奇的数据调整因子,比如2017年统计局宣称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7.2%,反正也没人能看懂这到底是怎么除出来的,所以我在这里也不予以引用。学会自己除一下,乃是在我大中国成为知名经济学家的不二法门,特此提醒!言归正传,到了2018年,投资增速继续下滑,1-7月的投资增速已经只剩下5.5%(355798/337409)。而2013年以来固投增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投资增速的剧烈下滑,2013年为16.5%,到2017年,第二产业投资增速只剩下1.7%,2018年1-7月也只有3.9%,萎缩幅度远大于整个固投增幅的萎缩幅度。当然,与此同时,房地产投资一直保持着相对高速的增长。从1998年启动商品房市场化改革以来,也只有2015年全国房地产市场在持续调控之下萎缩,造成当年度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只有1.0%,但是政府马上就受不了了,从第二年开始就启动地产去库存,将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拉了上来,2016年和2017年的增幅都达到7%,2018年1-7月更是达到了10.2%(65886/59761)。中国经济弃实业而重地产泡沫的顶层政策倾向,在上述数据演变的轨迹中,清晰可见,根本就无从掩饰。
  与此同时,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外资投资中国的欲望当然在迅速减弱,对外贸易数据当然也越来越难看,我大中国挣外汇的能力,当然也在迅速下降。下表列出了2000年以来我国在外贸和投资领域的全部外资相关数据,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大图好好看看。最重要的是最右侧的汇总数据,也是我大中国当年度挣到的外资总额。注意,下表中的服务贸易数据来源为外汇管理局,货物贸易数据来源为海关,外资投资数据来源为商务部。

  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当年度我国吸纳外资净值为633亿美元。到2015年,我国吸纳外资的规模达到峰值的3957亿美元,此后伴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促使美元回流,我国吸纳外资的规模就随之进入了下滑通道。2016年下降到2203亿美元,2017年下降到1798亿美元。到今年情况更加恶化,在贸易战的现实威胁之下,今年一季度出现了负值,净流出165亿美元,截至6月底的数据也仅仅只剩下15亿。这已经完全谈不上外资流入了。必须注意的是,上半年为了提前应对贸易战,有大量的贸易商提前完成了进出口贸易,这事实上极大的提高今年上半年的货物贸易顺差,下半年我国的货物贸易顺差规模必将会大幅下滑,并导致整体的吸纳外资的能力进一步削弱。今年我国在吸纳外资一项上出现整体上的净流出情况,估计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16 =

Next Post

人力资源如何创造企业商业价值

周五 4月 9 , 2021
  人心之战【全文】――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原创: 老蛮在此 老蛮数据透析站 3天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