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毛泽东时代初期实行经济,从根本上讲是一个政治上的策略,是受共产主义理论的影响而制定具有倾向性执政方针。因为马克思讲了“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对资本进行改造,因为苏俄实行了土地政策,我们也实行了土改政策。严格的将是背离其所提倡的实事求是精神。马克思讲资本是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那是因为欧洲的资本积累是通过对其他民族和国家进行屠杀和侵略以及对本国平民进行无情掠夺的途径由贵族阶级转到资本家或直接由资本家获得而实现的,也就是说欧洲资本在积累过程中,贵族和资本家基本上没有人是干净的。所以马克思批判这个过程。三年解放战争后,对四大家族的官僚资本实行没收处理,这是没意见,就道德而言,四大家族官僚资本不会是从来就有的,巧取豪夺了不少,应该该发还发还,没收因利用执掌国家权力而侵吞的国家资产。那好吧,当时提供这些财富毕竟是少数人,政府代表着全国人民的利益,我们讲究民主,少数服从多数,把它们民主掉好了。同样实行土地政策,苏俄实行土地政策,因为沙俄的虽然废除农奴制的效果远没有美国的废除奴隶制的效果,刚成为自由民的农奴人背负着土地的负担。中国的实情是什么呢?我们常称辛亥革命废解除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事实是秦始皇结束了夏商周三代的封建统治,实行了军事独裁的中央集权政治,此后汉晋初期虽然进行复辟,但在汉武帝时,汉武帝的左官令和卖官鬻爵的行为彻底的破坏了封建的等级制度,因为此后的列朝列代的礼仪制度大多遵行或采用周礼,而夏商周三代存在奴隶,所以史学家就称夏商周三代为奴隶社会,秦及其以后到民国确立前为封建制度。我们应该知道,中国没有进入奴隶社会,但那些奴隶是怎么来的呢?战争奴隶及奴产子和少量罪奴、债务奴。这可以从夏启攻打有扈氏,商周的牧野之战,赵高以骊山刑作徒及奴产子交付章邯做大军的典故可以看到。同样军事独裁的中央集权统治只是存在于汉族或有汉化倾向的政权中,而元、清则是一种殖民委托统治。而在清以前(包括元)官僚体系都很健全,即便政治昏暗期间,官吏的数量不多。像南明政权人称“宰相满街走,都督多如狗”,显然是不会出现的,再加上家世的潮起潮落的兴衰更替,依靠为官而成为大地主的例子不是很多,再加上明末中国亡国后,满族实行的种族大屠杀以及大范围的民间自主组织的民族反抗活动,使士绅阶层遭受了沉重打击,基本毁灭了这一阶级。而清朝统治时处于统治阶层的满汉群体其堕落之快是人类历史上少见的,也就表明他们中除了处于统治核心的家族外很少有机会成为大地主,同样处于被统治的汉族民众中一少部分投靠统治阶层的后,即便依靠统治权力获取称为大地主,但通常也会在几代传承,子弟没落因不能参与政治而衰败。我们应知道,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里,太平日子并不是很多,叛乱、民变、自然灾害等多种原因使人们对于土地的依赖性是为极其的大,而且由于四民制度使得大量的中小商人在实现初始资本积累后会加大自己对土地的投入,而这些是中国地主阶层的主要力量。所以说在实现国有资产积累过程中,国有资产也沾了很多不该沾的血。本来进程可以更和谐民主完美些,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行为官僚主义化了。从经济角度上讲,我是赞成由国家控制资本,因为这样国家在大的方面可以调控经济发展方向,但是我不赞同实行全民性计划经济。
   人类的发展原动力不是文明是否进步,也不是科技是否发达,更不是思想意识形态的发展,而是经济利益。远的不说,那欧洲的大航海时代来说,由于欧洲之外可以给欧洲带来黄金、白银,这导致欧洲航海业的发展,造船业、水手、船长等一些和航海相关的行业的到了很快的发展,但这个时候欧洲的文明是否进步?科技是否发达?意识形态认识是否得到发展了?即便如今,我们宣传共产主义理论,宣称他是进步的,那是因为共产主义理论代表着最具备人性化,最能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的经济制度。
   毛泽东时代实现了国有资产积累后,经济一直受到政治政策影响。‘多快好省’在理论上是正确的,但是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生产力水平达到了一个高度后的要求,但当时只是初步实现了国有资产的积累,步调太快导致后来‘大跃进’运动的出现。中国经济政策实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经济,可以说这是个最失败经济策略。假如当时的经济学家或是学者们如果不知道计划经济所以提不出有效地改进,那么当时表现出来的经济现象应该引起他们的注意吧,而那些学习过政治经济学和对共产主义又了解的又红又专的经济学家们更应该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多快好省’不是靠生产工人的劳动积极性来实现的,生产技术革新的能力没有达到,基础没打牢,齐头并进是不可能实现,理想只能是空想,经济指导政策变成了政治任务,本来在应该加大基础投入实现生产技术革新储备的时候却专注于生产结果,而这就导致开放国门,活跃经济时国有经济生产技术普遍落后的原因。而军工技术一些高端部门由于实现了技术积累,所以才决定如今中国的军事地位。其后的一项政治运动――文化大革命,作为整顿党内思想,这个活动是和整风运动一样有必要搞。但是规模扩大化了,结果就导致了国家十几年的发展混乱,从而失去了初步技术积累的阶段。对于文化大革命,有人会说中国错过了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黄金时期,在这一点上是没有根据的,当时中国和北约、华约关系都是不怎么的,虽与美国建交,但技术储备根本还没有进入与世界同步发展的基础。可以说毛泽东时代发展经济思想是对的,但策略是错的,因为政治热情并不能够改变经济现状。
  当中国进入邓小平执政期间。虽然政府一直提倡活跃经济,要搞改革、对外开放,但是行政命令仍然严重的的影响到经济的发展。而今的经济氛围很火,这是搞改革开放的结果。如果一个国家,物产不丰富,民众的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那么政府的行政职能是没有发挥好,邓小平搞的经济政策从理论上是好的,在今天看来,其效果也是好的。但效果真的是好的吗?我赞同经济政策,同样搞经济特区试点我也赞同,毕竟中国在各行各业不能都是占先的,发展总是有不平衡的,需要对外进行交流的窗口,但是我不赞同在经济基础还没有完善时候的对外引进。所以别人在谈论改革开放的政策的成功性时,我总是持反对意见,不是我不赞同搞经济政策,而是时候不对。邓小平实行改革政策时是1978年,当时的经济很不活跃,为国家发展提供活跃经济策略方针制定提供参考建议的专家学者们是很了不起,因为那时意识形态的还处于毛泽东时代的影响,经济只是政治任务。但他们就更应该要考虑到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从78年到经济全面活跃的阶段还有很大的一段时间,再怎么也在88之后吧,因为之前的真实状况我不是很清楚,认识事务有印象的是从这个时开始,因为我是在83年出生的80后。我对经济最初的认识是从报纸上的对‘万元户’的宣传,当时农民收入过万,很多报纸当做重要新闻来宣传,当时我还问家人‘万元户’是什么。很多时候我非常的想问一下,作为现代经济体系中占住主要力量的工商业在这段时间里在干什么?有人会说,这些年工商业的发展也很迅速,市场上商品不断充实,就是明显的成果。那么几年后为什么会出现国有经济大范围萎缩呢?不要告诉我设备老化,其他属性经济企业竞争下没有竞争力之类的话。设备老化,之前的繁荣优势怎么来的,就这几年就老化了吗?而且在之后的国有制经济改革中,很多国有制经济盖头换面后又发挥其强盛的生命力。竞争激烈,没竞争力。从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个体经济始终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他们都从那么恶劣的环境中异军突起,具有政策扶植倾向的国有制经济体却失败。或许还有人说,民营经济和个体经济谁说没有政策扶植。的确,舆论宣传上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呢?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其他,如果他们没有经营成功后谁关注过他们?国有制经济实体在遭遇到大规模萎缩以及在其后的行政领导机构的应对策略中我没有看到有效地应对方针。有人会说而今国有制经济体的经营状况良好啊,因对方针怎么会是无效呢,而今国有制经济实体的经营状况是很好,但这种良好是建立在大量经营状况表现不好的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的情况下进行的,而那些大量流失的国有资产又有多少是真正的恶性资产呢?
  进入到全国大范围内的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的九十年代至今,外来资本对本土经济的影响很大,在深圳做试点取得很大经济汇报成果后,各地政府也为了活跃经济抓政绩纷纷上马了不少的开发区,只要你来投资,一条龙的优质服务伴随你。那时中国真的到了只有外来资本才能促进经济发展的阶段了吗?很多已经发展壮大的本土经济在这种政策扶植政策下要么丧失了发展要么通过改头换面加入享受政策倾斜的大军中。这时我没看到有那个经济学者为本土经济发展遭遇的危机提出有效地应对措施,只是在开发区经济发展泛滥后才有行政命令开始整顿经济开发区,但是针对如何改良本土经济的发展环境的对策依旧没有见到有谁提出来。对这些我很不想多说什么,我一个不是学经济的,只是姑父是搞经融的,我看了他用过的几本有关经济方面的书而已,我都能组建经济模型推出那些策略对本国发展有用,那些有害,你们靠这些吃饭的就没这份见识?而且我组建的模型很简单,你们对得起你们拿的那份薪水吗?
  就拿我组建的模型来说。假如有两个经济实体A和B,他们都能满足实体的基本活动,而A在产品开发方面的能力有些不足,B能迅速的开发出新的产品,而A因为某些方面的需求,需要从B中引进一些产品,那么A和B的经济交流关系就建立了。假设A对B的交换关系为A用100吨黄沙和B交换1吨的黄金,同样对A、B的经济实体组成都是九千人,且分配合理即老中青分配均匀。这时我们在对A、B的生产力进行界定,假设AB对黄沙的生产能力相同,即生产100吨黄沙需要100人,而生产黄金,由于B具备某些生产优势,生产1吨黄金也需要100人,而A需要150人,那么交易成功后,用于生产A能节约50人,B没有节约人。但是由于需要进行物品交换,那么A要将100吨黄沙送到A手中,同时B需要将1吨黄金运送到A手中,假设运输能力都相似即A、B运输一吨物品需要1人,这时A为实现交易还需要100从本已稳定的生产体系中释放出来,最好的情况是A的这一万中刚好有150人剩余,B刚好有101人剩余,于是交易可以持续下去,刚好将自己手上的资源用足。而这时假如这样界定一下黄沙和黄金的定义,A、B拥有的资源都相似,且每一吨黄金需要50吨黄沙中提取出来,而刚才提到A提取需要150人,B需要100人,而A、B都没有节省掉人力投入,但是A、B在交易过程中A在每从B手中获得1吨黄金时损失了一吨黄金,假若B没有扩大黄金的消费需求时,B也不会获得切实的经济效益,但A、B之间的差距已经出现了,只要A、B继续进行这种交易,那么在人群更替时,A必须要保证生产交易产品必须的150人,而B只需要101人,假设A、B在能够产生劳动产品的人群以及青老年人群的数量都相等都是3000人,那么A中是2850人在满足整个群体的需要,B是2899人在满足整个群体的需要,又说到了,A、B的生产力都一致,那么B只需要2800人就可以现A群体一样的生活,显然B多出的49人在干着A不需要的但B需要的劳动生产,那么A、B在交易中谁都没有受到损失,交易的得失只是吨位而已。然而你能确保这种交易可以稳定吗?假如A、B都没有改变生产方式的情况下,A拥有的黄沙无限多,B永远需要这些黄沙,B则只需要每两年交易一次就可以满足A的两年需求,而A每两年有150人的生产得不到保证,假若A有这种需要,A、B在人力节省上仍然没有什么差距。而这种假定模式在现实中存在吗?就拿现在的对外贸易来说吧。
  而今中国的对外贸易是顺差,于是很多经济学者就说经济很景气,发展很快速,当然也有一些比较清醒的学者会提出要出口要改变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现状?怎么改变?光喊口号是不行的。现状是这样,怎么改变策略的只见大的形式,却没有见到具体方针行为,如是经济现状该是什么样的还是什么样。拿去年来说吧,很是热闹。人民币升值、奥运会成功举办以及运动员获得金牌的数量都让国人振奋。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少人为。我看到很多不少关于中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报道,即便有真实情景的报道也没有多少人关注。因为是灾年,不想多报道些让民众丧气新闻;因为是奥运年,不想破坏喜庆的氛围。拿汇率上升来说吧,有人会说迫于国际压力,为什么会有国际压力,因为人民币汇率过低,让别的国家利益受损,于是汇率上升了,我们的利益在那里?我们应该知道中国出口的现状,劳动密集型产品意味着高成本,所以它注定始终为微利润状态,汇率上升,在原有出口价格的基础意味着这些企业的利润更微薄。所以这些企业纷纷倒闭。于是对于产品出口过来说,由于产品供应商不存在了,而市场有需求,于是自己生产或是选用其他更低廉的替代品,于是别人政绩有了,选民也可以拉了,我们的企业垮了,当然垮掉的企业大都是私有制公司,当我们消灭剥削阶级好了。于是人们在看到人民币汇率上声中看到自己手上的前有更大购买力时感觉很好,结果就成了中外上下一片好,你好我好大家好,至于受苦的和谐掉好了。于是人们看到大批农民工返乡时,又开始叫唤了,说农民工返乡会加快农村建设,如是又是一片好,说不定不少城市人看到这个消息心里为城市不稳定因素终于减少了而感到高兴吧。说到这里我就要说下改革以来最大的问题农业问题。
  当八十年代新闻宣传为农村万元户做宣传时,想必很多人会觉得农业政策是很成功的,我想说的是这是最失败的最没远见的经济策略,但是我没有看到有人提出相应的改革策略。毛泽东时代给我们建立了很多优秀的模式,只是方针不对头,所以没有发挥其成果。改革开放,在我看来对于党务和农业的改革最失败,从根本上讲,这两个方面改革的失败是导致问题长期难以解决的原因。先谈农业问题吧。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虽然不是农业户口,但在亲戚家里也插过秧,割过谷,种过油菜,放过牛,爬过柴。基本上农村长大孩子干过的事我都干过,只是他们干的时间比我长,我只不过是学学而已。我以前听到这样一句话“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对毛泽东时代确立的农业制度实行改革,让农民得到了实惠。作为执政者,眼光要看远,我们不需要拉选票,今天过后,明天拍拍屁股就走。毛泽东时代确立的农民公社制度在改革声中分崩瓦解。我们要知道农业发展的趋势是大规模化,机械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策略要不得。为了解决吃饭难得问题将需要解决的农业问题长久化,规模化。苏俄垮了,我们称苏俄的发展策略失败,而我们的发展策略基本是借鉴苏俄的,我们78年后实行改革了,没垮台,我们就窃喜,称自己的制度比苏俄完善。政治家们可以对经济马虎,农民无远视可以忽略,但是给政治家们提供经济策略咨询的经济专家学者们,你们就没想到这个问题吗?于是而今城乡差距日益扩大的根由就被确立了。即便这时你们没有观察到这些,但是在《半月谈》报道农村大面积抛荒的时候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而在这之前广泛基层政府‘打白条’的行为兴起时你们又在干什么?任何发展都是要有基础的,农业发展同样。即便我们可以考虑到由于经济学者的忽视导致行政机构的农业政策有偏颇,那么农民生产自救可以吧。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又有一项政策在制约着农业发展――计划生育制度。可以说计划生育制度和打白条的行为将农民改革以后的资本积累完全消耗了。从毛泽东时代直至如今农业免税政策实施为止,政府一直都是从农业上进行索取,而且很大一种程度是无节制的索取,即便有回报也是几个试点。
  记得有年春节晚会有个小品节目是《超生游击队》,这个现象在农村当时是很有代表性。也许城市居民或许笑农民落后,都到如今了,还为生男生女考虑,我想说的是,在当时,农民家庭必须要有个男孩撑家。城市居民笑农民落后,因为城市提倡独生子女,而这通常有利益关系,同时他们老后有养老保障,同样城市超生在当时确切的关系到他们的工作岗位,城市居民从他们的利益角度选择了独生子女制度,同时又从他们的角度笑话农民。而当时的农业现状是什么?在我家乡,仍是延续着祖辈牛耕时代,没见到机械,在我们那有台拖拉机就很了不得了,因为农闲时可以勤副业。每个人要有远见,农民的也有远见,他们要个儿子养老,同时在儿子长大后干农活有帮手。而当时城镇居民恐怕也没有考虑到农业机械化这个要素吧。城市居民有见识、有知识、有素质,但这些的基础是从哪里来?教育,当你们小的时候,在学堂接受知识教育,同样和你同龄的孩子也在接受知识教育,我出生的晚,没经历过早上带粪筐拣粪上学,晚上回去交粪挣工分的经历,我就说下我的经历。我刚上学时的学费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是三年级的学费我知道,因为我的压岁钱全被父母收去交学费了――35元,当时我家里的境况是我们小队最好的几户人,家境差点的有几块几毛几就不错了。同样,我有个同学欠学费,从这学期欠到下学期尾,最后背米抵账。三年级后我就没在老家读书,其后的状况我就不知道了。在老家读书,在二年级之前,我们学校只有一至三年级,因为当时村子比较大,小队很多,一至三年级的小学校有两个,四、五年纪和初中一起办,当时我们那的中学叫同奉中学,但是后来撤消了,等我三年级时,同奉中学撤消了,我们的小学和同奉中学的五六年级合并了成一个完小,这时我们的师资资源是多少,两个正规的编制的家在本地的教师,其余是民办老师。这几年对民办教师不是一刀切吗,当时我继父有个同学,小时比我继父聪明,但是一直在家当民办老师,到退休年龄了,为了加入正式编制,考几次都没过,于是求门路,希望老了有个保障,教了几十年的书最后连个老师都不是,我知道了后很想哭。大学毕业我们遭遇到就业困难的状况,我好多大学同学选择了为期三年的资教生涯,我刚来上海的时候,看到了一篇也是资教的报道,是上海本地的。有的时候我在想,对于大都市的人来说,你们进行资教,对于你们来说你们是支援落后地区,很大的程度是体验生活,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几年后又回来,而我的同学们呢?他们就真的不如人吗?像我这样资质平平,如果不是自己辞职还继续在工作的人都在上海呆了一年半,他们就没有胜任在办公室里工作的能力吗?我老家所处的乡当时有十九个村,每个村都有一至三年级的小学校,但中学就只有两所,我还在老家时,我还记得贴在在学校商店墙上宣传板上的用油漆写的宣传信息是九年义务教育法。我不想谈谈农村的学校的失学率是多少,我经历过一个班十几人的教育,对于城市来说,二三十人的班是很正常,但我们那时呆的学校是几个村合用的学校,当时我四年级。后来我跟随父亲七转八转转到县城读书,我读初一时我们班将近八十人,到初三,加上半路加进来的复读生,六十七人初中毕业。等我到高中,到现在我还记得高二时的一次家长会,班主任请几个有代表性的同学家长来谈谈对孩子的教育,首先上台的县城里的家长,如是谈如何从营养家教等方面对自己孩子学习进步的帮助,接着的上台的家长是闫建同学的妈妈,到如今我想起那次家长会我就想哭,闫建的妈妈是从家里走到县城来的,她上讲台后一直是说自己家的农活和闫建在家如何帮助家里做农活的事,当时我很羞愧,我成绩不好,当时英语在全年级八百多人里倒数可以排的上号。高中因为上早晚自习,吃晚饭时我爱到班上在校住宿同学的寝室去玩,当时很健谈又爱帮忙,很有些朋友。因为当时时论也是经济如何好如何好,我就说了一些相反的话,于是有个帮腔的,几个对立的辩手,结果就说了不少大话,由于我看了很多与学习无关的书籍,对诡辩很了解,把对手辩败了后,被观点对立同学告诉班主任我发布反动言论,这还没什么,班主任搞教改,让我们自己评改作文,就那段时间写好像是敬佩的人的文章。就在那堂课班主任带着一大票的校领导、语文老师来听课,给我帮腔的家伙的作文一不小心中奖了,被被我辩败的家伙拿到讲台上评讲,给我帮腔家伙写的是关于他钦佩蒋介石的文章,于是评讲的的家伙有理有据的进行反驳,时不时的读一段原文。我不知道听课老师们的反应,但班主任的反应我知道,文章一讲完,马上说我和被评作文者如何如何,将我赶回家,让我在家反省,后来我就不怎么说话了。到高三时,我换班了,有次在楼梯时,我碰到闫建,他说他看好我。我当时有股冲动,我很想把我对农业问题的解决方法写出来寄到国务院,当时不是有人寄信给总理引起响应了吗,后来想想,自己算个什么呀,于是我就息下这份心。于是我就等啊,我想我都想到的,那些比我学的更多的人肯定也会想到我想到的,于是几年后‘三农’问题被提出来了,如是我想人们认识到农业问题,肯定会实行一些应对方法,结果我失望了,新闻爆出总理为农民工讨薪的事,讨薪这是劳动纠纷,是什么部门该做的?一国总理作为政府首脑,整天就关注这些那要劳动部门干嘛?
  全球经济稳定发展了很多年后,终于又到危机爆发的时候,作为刚加入全球经济一体化资金链上的中国也受到影响,如是政府做出了花四万亿来解决危机问题。后来我看到了10条发展策略时我无语了。
  城乡差距扩大化了,人才要流动,人们抨击户籍制度,我们提出了取消农业户口,但接着我们推出了70年产权政策,我们到底是要人呆在在一个地方还是鼓励其进行具备发展性的流动?城市住房涨价了,于是我们实行货币从紧政策,生怕别人不买;房价跌了,马上又开放信贷管制,还是怕别人不买;农产品涨价了,我们怕城市居民承受不起,想方设法的平抑物价;而今发生了金融危机,我们有提出了这十条对策。就拿对农业的对策来说吧,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农业的问题不是你给农户安装沼气、使用自来水、村村通电话、村村通公路等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们常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提供的策略只是‘鱼’而不是‘渔’,农村经济落后不是没有发展价值,而是没人去开发,而农民个体缺乏发展的资源支持,我不禁又想起了以前看到的日本大分县知事在大分县实施的‘一村一品’运动,这份资料很早就被分发到地方政府学习了,我们的行政官员们为什么就不肯画画葫芦瓢呢?即便‘一村一品’做不出来,拿‘一乡一品’、‘数乡一品’的发展农业特色经济总该得出来吧。《天下无贼》中黎叔都说:“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人才从哪里来?人中来的。发展农业必然会释放出大量农业剩余人口,配套的策略我没有看到,在社会化大生产中,除了少数必须的社会精英外,其余的其他人都是处于工具地位即在经过一定的技能培训就承担某项不是必须的社会岗位的职责,如果农业发展起来了,而大量从农业活动中解放出来的人口该干嘛?难道是做吃等死。只是看到了用钱的方式,没有看到发展的方式,我有时在想,吴敬琏、厉以宁这些给国家经济方针政策提供策略参考的专家学者们都在干什么?我只不过是看几本的关于市场经济和重农主义经济的书能看到这些,你们就不会看不到?欧美等一些国家在走过二战发展黄金阶段后,在爆发当今危机之前的经济发展的增长原因电子产业、汽车等一些消费性产品推动起来的,是一种基于以消费性为目的的经济增长,那么如果民众的消费需求满足了同时社会体系中处于消费引导作用的组织找不到新的消费热点时,涉及到消费活动品的产业链必然会崩溃。而今农村基础设施还没有建设起来,我们可以花钱搞农村基建,交通运输基础建设没搞起来,我们可以花钱搞交通运输基建,于是什么行业的基础建设没搞好就搞什么。不要以为美国罗斯福新政实施的复兴美国经济的政策就是对付经济危机万能的手段,这次危机我们可以投四万亿用来复兴经济,下次呢?即便下次我们还可以再投四万亿,下下次呢?铁路总有一天修不下去,各行各业的基建总有完成的时候,我们要知道,维系我们社会存在的真正财富是由不占优势的农业来维持的,虽说衣食住行,房子买了可以住很多年,衣服买了可以穿很多天,上班,近了走路也可以,远了,自行车、公交也可以,何必要让为彰显如众不同或者是品位而花更大代价呢?为追求概念消费,往往没有达到概念的效果,你说如众不同,你如此,别人亦是如此。既然我们的经济是以消费型为主导的,把市场给多别人一分,我们就少一分,用在产品上的人力投入多一分,回报就少一分,而今中国不是缺乏生产消费品所需的资本,而是市场,在我们缺乏竞争力的时候就更应该加大扶植本土经济的利益,因为这是代表我们这个群体的利益。有人说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搞贸易壁垒是落后的表现,但实际上是贸易壁垒无处不再,前些年的棉纺织品倾销就说明了这一切。国与国之间的贸易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增加账面上的财富,而是正真能够用于国家长期稳定发展物质,比如能够改进生产能力的技术设备,或者是能够调节贫富分化的奢侈品。我们要知道一个国家的建设是要靠稳定来维持的,民众收支分配不合理,那么想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
  而今中国对外贸易是顺差,如是我们称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强大,外汇储备数目世界第一,我们的资本很雄厚。同样我们要知道我们出口的是什么,外汇的作用是什么?我们在新闻中都可以看到,我们这样夸奖我们的出口贸易――以附加值低的资源和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舆论也称要改变这个现状,改进生产技术,只见到口号,没见到实际具有支持性的策略,就拿最近来说,人民币汇率上升,一些专家学者在资讯媒介上大谈特谈这增强了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对对国民而言也是好的,可以加强国民的购买力。我也赞同人民币升值,但这种升值是有条件的,即在人民币大幅贬值后的升值,因为在国民平均收入不是很高的情况下,货币升值的效益不是很好,这个道理很浅显,一块钱涨百分之一是一块一,一百块涨百分之一是一百零一,也就是说在收益确定的情况下,资本越多利益越大。我们知道美国人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中国的人均收入是多少元人民币,不谈汇率的差别,数量上就存在差异。有人说由于科技不发达,人的劳动价值有所差异,国家发展不一致,导致劳动价值有差异。在我而言,这是荒谬的!拿一台谁也没见过的机器,让一个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印度人、非洲人、中国人学习操作,当熟练后,看看他们单位时间内的劳动产出就知道劳动价值有没有差异。有人会说,导致劳动价值差异的是劳动工具,各国的科技文化基础决定了其生产力。这时我们就要知道贸易的作用,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对贸易进行定义,就我而言,贸易是由于地域因素,导致出产差异从而产生的以被交易主体所认同价值进行的价值交换行为。各国因为因为自身的原因有对外的需求,所以有对外贸易的需要。我们和西方发达国家有差距,这我承认,我们在很多方面落后与这些国家,我们需要和这些国家进行外贸往来是有必要的。因此我们生产一些自己具备优势的生产项目还获得对外支付的能力,我们需要这类商品和外汇。而事实现状是什么?我们迫切需要的最新的生产工具引不进来,在商业行为中,每个商业实体都希望自己能够占优,这一点我认同,不给最先进的,引进比我原来先进的进行改进总可以吧。于是不管是通过引进还是自己改进改变生产效率的行业,因为提高了生产效率,促进了市场的发展,因为生产是为了满足市场,当经营者需要改进生产效率时,就表示市场还没有得到满足。同样,在资本不活跃的时候,我们需要引进资本来活跃资本市场,我也赞同,一个深圳特区出现可以,三五个深圳也可以,但三五百个深圳可就不行了。刚才提到了通过生产工具的变更促进了市场的发展,这是在江泽民时期的过程,市场初步活跃,城市居民刚完成满足消费能力必须的资本积累。但这个时候,我们的市场却被谁占了?不可否认,我们生活必需品市场是自己满足的,但奢侈品消费呢?一件衣服,如果自己做,通过原材料采集再加手工,可能会花到几百块,但是给百来十人生产,你就会有收入,因为消耗的成本被分摊了。假若我们在单位时间制造100件衣服是10人,那么欧美一些国家单位时间生产100件衣服由于生产技术上的优势当做8人好了,那么当我们为生产这些衣服的十人支出为2000美元,欧美为20000美元,假如衣服构质相同的情况下并且在各地的扣除人工成本后利润一致,那么,我们生产100件人工支出是20000,而欧美为生产160000,为节约人工成本,假若欧美直接从我们手中拿货销售,我们可以出卖劳动,而欧美节省人力成本,这对于两者都有利。在市场不活跃的情况下我赞同这种生产模式,因为做与不做两可的情况下做比不做好。但是又有问题了,很多外资就是基于节约人力成本的原因在中国开办以生产产品为目的的投资,同样他还想受到本土经济实体享受不到的政策优惠。假设他为了保证技术优势,使用的是比本土低但比我们高的生产技术,单位时间里生产100件衣服要9人,那么生产占优的企业即便不扩大规模,只需要将节约下的一人的成本支出分配一部分给其他九人,那么它就可以工资方面占优,可以抢占很大一部分的熟练工人。我们应该知道我们很多中小型企业经营的状况和这类似,不是给本土的大规模经济实体进行行贴牌生产就是给国外资本进行相似经营。至于对技术进行垄断的外资我们就不说,因为他们将耗费人力的或交给我们做。为了就业和创收,对于这些我们可以忍受吧,既然存在差距,那么我们多付出点是应该的。如果这些生产出的产品只是针对本土市场,我还是很赞同这种生产方式的,但是我们的贸易对象是谁啊?报纸上几年前就说中国制造的产品遍布世界。对于生产技术比我们落后地区,我们可以高兴,因为我们在挤占他们的市场;但是对于比生产技术比我们具备优势的地区呢?我们在释放他们在低端产品上花费的人力啊。比我们生产技术先进的地区为什么会有技术优势,那是因为别人拥有众多研究机构的优势,而我们呢?拿我表哥来说吧,他是学生物工程的,在成都一家研究所工作,现在有车有房,和成功靠的上边吧,他现在干的是销售,将自己研究所产品推销出去。我不否认,大学毕业生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工作能力不能胜任工作岗位。但是我们有系统的专业知识这是不错的吧,即便我们中有些在大学里是混过来的,但是我们在学科考试中通过,再怎么也对本专业知识有所了解了吧,做做与本专业的工作理论上总够吧。当然你会说我们本科生的那点知识搞研究那是笑话,行,现在研究生泛滥研究生总够吧,但是我常见研究生和我们本科生抢饭碗。于是研究所还是那么多研究所,研究人员还是那么多研究人员。在新闻里我们常常看到某某公司引进国外生产线,产能会提高多少,效率会提高多少,成本会节约多少……,一系列的话就这么出来了,效益也因改进生产模式而提高,通常忘了别人让你达到这个高度往往是别人达到了更高的高度或者是他不想再高了。大企业有通过引进生产线改进生产的资本,但小企业呢?同时我们真的没有改进生产技术的能力吗?本土经济实体因为技术或其他的原因被迫放弃对技术改进的投入,那么行政机构就更应该主动地将生产技术改进的研究重任主动地承担过来,我们不是没有看到我们在生产技术上面的劣势,我们一直在喊生产技术落后的企业要改进生产技术,喊了这么多年了,搞研究的人就不能看到这些企业在经济大环境下继续坚定不移的保持技术落后的原因吗?没有见到有人提出这方面的策略,只是一直在喊,企业要改进生产技术,别人生存都成问题了,还哪里有精力管这些啊。同样,我们很多企业迫于竞争不存在优势的原因,对于人员招聘也只招有工作经验的人手,国家不是没投入资金进行人力资源培养,大学扩招,即便成材率为50%可以吧,但是还是经验不足,于是大批大学毕业生纷纷转行,而转行的学生往往就是我们的进行技术改进储备梯队的生力军,结果就形成了因为技术落后,想要改进生产技术的原因投入越多越亏的怪圈,因为引进的技术肯定不是最好的。对于这种怪圈现象有人关注了吗?
  我不赞同在邓小平时代就提出改革,因为人的劳动价值是相同的,不管外汇汇率如何,中国人的年收入是几百,欧美国家的收入是几万,同时我们一块钱的东西并不能买到别人一百块钱的东西,我肯定是不赞同了。但是我是后来者,国策制定时我还未出生,那么等我学到一些知识,看到一些现象能够思考问题时,我很想问一下,连我这个半吊子都能看到的问题,你们这些专家学者们就不能看到吗?解救危机提出的十项决策真的可以拉动内需吗?那汽车来说吧,汽车制造业的确是门技术的工业,因为对很多零部件的精微加工技术很能体现技术发展水准,我们需要市场利益推动它的技术发展。但是我们的汽车制造业占优吗?价格上就算占优,但人们对汽车的选择又是什么呢?我没有调查数据,但是我想国外汽车几十万一辆的进入中国,还进的那么起劲,我想肯定是很有市场的原因。修筑公路铁路,我赞同,因为有很多地方经济落后,并不是他没有产品,而是在运输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劳动产品不能转化成社会承认的劳动价值罢了。但需不需要花两万亿我就不清楚,因为铁路是个大问题,每年春运都那么难,需要解决,但是普通时间的铁路运输经营成效是否考虑到进去,如果两万亿下去了,结果就只是春运时不挤,平常亏损,我觉得我们还不如过年时多放些天假好些。毕竟我们的经济现状不是很恶劣,物质生产并不贫乏,能满足社会需求。至于给农村建沼气,我有时想中国到底是怎么了?沼气使用不止是农村可以用吧,城市其实也可以推广,但是城市推行的是煤气没听人说过可以使用其他的资源,我们常说要节约资源,但是我没有看到那里节约了。城市夜景好看吧,其实十一二点之后就没人在街上逛了,如果是冬天,人们更早的时候就会呆在家里,但是我们的街灯依然长明。发展农业,开发农村,不是给农民建设些东西就可以了,我们的经济现状是以消费型经济为主题的,同时我们社会的主体不是生活在都市里的那群人,而是农民。全国国民收入中,农业产值或许很少,但并不是表示我们可以忽略农业发展。或许我们在常规报道中常常对农业进行忽视,让农业进入我们所说的弱势群体,但是我们更应该关注农业,因为社会的发展要平衡。而今包括以前的一些不良的经济政策的效果导致很多劳动密集型的经济实体破产,导致我们前些天报道的千万农民工返乡的壮丽景观,我们又在应对危机的策略中考虑到了农民工的问题,我们就要把它做好,而不是仅仅为了花钱。我们的生产的产品对外没有市场了,所以我们需要拉动内需,内需不是靠城镇居民支撑起来的,经济爆发式增长至今,良态发展也有好多年了,除了常规性消费,城镇居民该添置的物件已经添置好了,有些物品的替换周期还没达到,我们除了开拓追求时尚群体和需要进行物品替换者的市场外就没有别的机会?我们知道农业从业人口基数大,我们为什么就不考虑发展农村经济呢?我们很大面积的农业生产技术依旧很落后,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改进这种形式,将农业人口从落后的生产方式解救出来,同时对他们进行有针对的技能培训,哪怕在将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找不到让他们实现劳动价值的机会,但是只要我们有目的进行培养,下一代农业还会这么落后吗?
  而今经济不景气,出口受影响,但是我们不是没事干,正与提出的十点而言,我们有很多的急需改进的问题。我记得好几年前《半月谈》里的一篇报道,它是说作者每年植树节到一个地方去植树,而且每年在同一个地方,我们都关注到了环境问题,在采用应对措施,我们为什么不称着应对危机的机会切实的将问题做好呢?水土流失、风沙、沙漠化、农村水利设施以及如何发展农村经济这些真正值得我们关注和大投入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加大力度呢?既然对外贸易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我们要那么多的外汇储备干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开放我们好不容易发展的市场?钱,今年赚不到,可以等明年,不赚这些钱我们不一定会饿死,但是浪费我们的资源,破坏我们的环境却可以让我们的后代饿死。非洲不是从来就是沙漠,但是我们如果不再关注这些问题的话,自然环境不会变成沙漠,但我们的农业也会变成我们社会的沙漠。
   我不是学经济出身的,假如经济理念真要分的那么清的话,我愿将我的经济理念划分到魁奈的重农学派,同样《经济表》我也看不懂,因为看到应对经济危机对策十条,我有些愤慨,如是写下此文,或许我的思路不是很对,同样由于我只是一个小角色,所以即便说错了也要原谅。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8 =

Next Post

人力资源如何创造企业商业价值

周五 4月 9 , 2021
毛泽东时代初期实行经济,从根本上讲是一个政治上的策略,是受共产主义理论的影响而制定具有倾向性执政方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