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环保部门成企业最大负担来源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两年前一项由相关部门召集的企业非税负担情况抽样调查显示,环保部门成为企业负担的最大来源。这个结果让人有些错愕,在人们的一般印象中,环保部门的形象大体正面。人们获得的更多信息,也大都是环保部门为公共利益孤军奋战的悲壮。
  这个调查颠覆了人们的惯常思维。很遗憾,报道没有提供更多信息,对于问题定性难以作出清晰判断。但一般来说,负担也需慎重理性分析。那些对环境有重大影响的企业,其承受的环保负担较重不仅可以理解,而且是必须的。问题在于,环保会否异化成压榨企业的“寻租”工具?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只要某个部门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而这种权力又未能受到相关机制、法规的严格制约,那么,无论其形象如何良好,无论其初衷看上去有如何利于社会公益,其在具体的实践中依然难免成为鱼肉社会的利器。道理并不复杂,现代政治所奉行的“总统是靠不住的”,以及“把权力关进笼子”,其背后的逻辑绝不是“好人”“清官”为基础的道德伦理政治,而是现代法制。就此而言,形象良好的环保部门成为企业最大的负担来源,考诸中国的现实场景,有其能够理解的现实可能。
  环保在当今日益受到重视,环保部门的作为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尤其是自2005年起,环保部门连续掀起“环评风暴”,不仅使得环保这个一向被忽视的部门以一种崭新的姿态走进人们视野,也使得环保以及环评的观念,成为公众广为接受的现代理念。可以说,每一次“环评风暴”,都成为一次环保知识的普及以及对我们所处环境状况的检视。但环保工作以及“环评风暴”的强力推进,在重塑环保部门良好的社会形象的同时,也深刻折射了环保与现实中的发展观以及部门和地区利益的冲突。环保常常不得不在各种利益考量和压力之下,做出妥协与让步。――这是环保工作在现时代的悲壮一面。
  这种状况,广泛触发了“环评风暴”是否虎头蛇尾的社会怀疑。而更需引起注意的是,与悲壮形象如影随形的,是其浓厚的人为和行政推进色彩,这使得“环评风暴”天然存在能否持续以及有可能被挪作他用的弊端。国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就曾表示,行政手段有其自身的弱点,存在着不稳定性、阶段性,甚至还有“寻租”的可能。此语堪为清醒者言。权力既可以为社会造福,维护社会公正,也可以用来鱼肉社会、为一己以及部门利益谋私。环保部门成为企业负担最大的来源,其间有无以环保为要挟的“寻租”,报道并未提及,我们不便妄下断言。但从逻辑推演以及现实感受,此种情形并非绝无可能。
  环保部门是否真的成为企业最大的负担来源,定性判断尚需更多调查数据的支持。但报道所透露的,即便国家认可的明码标价的环评费用,也可能存在价格过高的嫌疑,则需各方进一步测算相关成本。至于是否要对环保对企业形成的负担进行清理,理性的认识自然是,对那些不合理的负担当然要坚决清理,而之于建立在科学测算之上的企业必须为环保所负担的成本,则应坚持、坚决征收。毕竟,所有的政策对企业都有成本,关键是看这些成本是否合理。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 =

Next Post

南京学会计实务江宁东山会计实务班

周五 4月 9 , 2021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两年前一项由相关部门召集的企业非税负担情况抽样调查显示,环保部门成为企业负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