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依法行政研讨会实录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依法行政研讨会实录
  
  
  
  
  
  
  
  
  
  
  
  
  
  王泉成:
   各位专家、教授和媒体的兄弟姐妹们,大家下午好!大家可能对建安溪这个小县城不是很了解,我耽误大家几分钟介绍福建安溪是大体什么样的概念。
   大家都很少到过安溪县,安溪县是铁观音的故乡,安溪现在的人口有108万,在海外人口,东南华侨有三百多万,在海外人口每四个台湾人平均一个是安溪,在台湾有两百多万人,前不久去世的王永庆也是安溪的,很多老板都是安溪人。
   为什么安溪在国外有那么多大华侨,除了捐款以外,在安溪很少有投资。谈到我个人,我是1987年去的新加坡,应该是21年了,为什么我回到我的家乡,投资四星级酒店,就带来这些问题,我要跟大家再解释一下,我当时为什么会投资国际项目。
   我当时的想法是县委书记到新加坡来招商,再三保证中国改革开放和国际接轨,所以他很多方面都承诺,当时我也了解,因为中国很多潜规则,所以为什么说我想到会去那边投资,我也是对地方政府的决心,改革开放的进步,抱着很大的信心说,他们是和国际接轨的,有这样一个承诺,所以我就率先到这个县级城市投资,我的酒店以五星级的设备来建造的。
   我从1999年在安溪那边买了一块山,不是地,而是山地,从1999年开始买山地以后,自己建设,我在新加坡盖过一百多栋的大楼,派我的工程队来建,花了很多的心血,这么多年,我问我自己,我去家乡投资,我到底是得罪了谁?我一直在问这个问题。所以,我今天总结了一些为什么,到那边产生那么多问题,我总结了几个原因。
   第一,那边大部分人家乡红眼病比较多。政府的政策和地方的行政方面有一点关门打狗,把你骗进来了,我们打一个比方,我那个地一拖再拖,办土地证办了两年才办出来,大小的事情我请我的助理请部门经理也好跑过来都没有用处,大小事情等都要我从新加坡飞回来,才能解决任何问题。
   第二,我当时在开始办完证以后就开始建这个酒店,问题就开始来了,当时在安溪很多人就跟我打招呼,要工程要装修等一大堆,我当时也在斟酌,我这个项目是要做豆腐渣工程,如果根据当地的潜规则只能建出来只能做成豆腐渣工程。如果不按照当地潜规则,我撇开所有的问题,自己做自己的事,我就按照国际的标准,我建造出来的,所以我当时在考虑,我最后决定所有的潜规则我都不管了,我就做我自己的事,按照国际惯例,我就按照国际惯例国际的标准来做我这个事情。我当时第一个就得罪了公安局的局长,我得罪了公安局的局长,他叫人给我装修厨房设备,别人开价都是六十多万,他要八十多万,我不理他了,后来他来找我,我跟他说,多三五万可以考虑,多几十万我不会考虑的,当时局长就跟我之间就开始有一点问题了。等我装修好以后,他当时找我,给我打了几次电话,后来跟我谈,我就多了几万给他做,后来心里面不高兴,酒店装修,要开的时候,他就找人跟我要承包我的酒楼,我就跟他说,我按照国际标准来做,我不能可能割一部分承包给你,我就不同意这个做法,所以当时的问题,我也不知道问题有多严重,后来就发生很多的事情,我酒店要开的时候,我从内蒙古招了一帮实习生,我们的酒店开业要花半年的时间去培训,然后才可以开业,我招了76个学生到我那边培训将近三个月,结果半年全部跑回去,为什么?社会问题很多,当地的流氓非礼学生,路上打学生,不然学生的东西被偷,电话被抢了,很多案件,就是没有一个案件,报案也等于没用,无济于事,结果学生就觉得安溪的社会治安太混乱,没办法给他们保障,就跑回去了,但是这是给我最大的打击,在小山区县城里没办法招人来做,没人来做,这是最大的问题。
   第二,就发生另外一个事情,那边的装修队和我们的总经理这边发生一点瓜葛,公安局长就找一个理由把我的总经理拘留了十多天,14天,后来我出面跟他干涉才放出来,所有的管理层都跑掉,安溪是什么地方,我们没办法待下去,酒店开业几天,我就得关门了。我当时就想,无论怎么样做我都要坚持,我甚至把别的地方,我在别的城市,我在深圳或者别的国家生意都放弃了,我就把很多精力投到这个酒店,怎么样把这个酒店做起来,争一口气把它维持到底,我调动了我很多朋友的力量,没有人可以一个电话从各个地方给我调来帮忙,当然我后来只能走一步棋,怎么样多请保安人员保护我们的员工,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等酒店开业以后,也发生了不少的问题,当地的地痞、黑社会来收保护费,我就不理他们,这个地方收保护费我也不知道,我在国外辛苦赚来的钱,后来我请一个员工,我们酒店配备剪头发的,剪头发的员工来面试,原来对面开理发店也开不下去,没交保护费,店被砸了,整个社会的治安太乱,当时酒店门口晚上经常一百多人拿着一米多长的大刀互相砍杀,一大帮一大帮,看着太恐怖了,那种地方怎么是人住的地方,你们可以想像,当时那个社会环境,我这个酒店是怎么维持下去的,刚开不久一段时间,我的部门经理在午休的时候,在宿舍,被人进去砍了两刀,后脚跟差点断了,住院两个多月,然后就跑掉了,经历多少事件。每一个案件报案都没有用,后来还产生保安的案件出来了,就在那个案件过后,就发生保安的案件,就是接下来要讨论的。
   我这边要补充的是,你们不知道安溪,我之所以这么说,我是第四个,也算是新加坡在安溪投资的酒店,第四个轮到我,同样的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有一家,第一家进去是三德星,移民到新加坡,投了三德酒店,跟我一样的问题,结果那个酒店卖不出去,转了好几手,租金拿不到,第一家叫三德星酒店,第二家酒店叫华夏酒店,同样的道理,那个老板卖也卖不出去,就租,租了很多手,第三个酒店叫龙兴酒店,离我的酒店差不多两百米,到第三个酒店是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投资的,一千多万,是那种小招待所,第一天开业的时候,派出所去查他,连续三天晚上,第三天没有小姐,带小姐进去算他的帐,就把它关掉,关掉以后,据说这个局长的老婆弟弟就派了一帮人跟他谈判,跟他租过来,一年给他62万的租金,把整个楼拿过去,里面要赌博干什么都可以,没人管你的,过去开业的时候,都是公安的花摆了一大堆,离我的酒店还不到两百米,我算第四个酒店,还是同样面对这些问题。我当时在想,四星级、五星级的涉外酒店,应该不敢来动我,但是这个想法也是错误的。
   我今天谈个大概的情况,为什么会和地税局发生这样的问题呢?首先,前面的问题,当然我要谈的是社会问题,地方政府没有全力支持这个酒店,问题就很多了。我和地税第一次有一点瓜葛的时候就是房地产税。因为当时我们在交房地产税的时候,我们知道省政府对外有招商引资的时候有明文规定,新建三年免房产税,我们拿这个政策跟他谈,当地的地税局就不同意,他就以1957年公文跟我们谈,你不享受优惠政策,我当时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中国改革开放是八十年代以后,八十年代以后招商引资,对外宣布,你的优惠政策怎么拿五十年的政策和我说,房地产优惠政策不在这里,我也想不通,我们当时一直跟他们沟通,我跟那个局长开了好几次会,那个局长说,整个中国整个福建省也这样,没办法的,你来这边投资,还有什么话说,该交还是要交,当时第一个做法就是,别人怎么交我们也跟着怎么交,但是算法就不对,他当时的算法就把我们的绿化工程、道路,还有设备,设备可以移动的都不能算房地产税,根据规定里边,后来我们去查很多的问题,跟局长开了几次,他答应说,我可以扣掉,但是第二天就打电话告诉你,我的分管局长不同意,所以很多的理由给你卡住。
   这样一拖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来我们也照交了,照交以后,我刚才说的社会问题一大堆问题,造成我们没办法经营,经营就亏钱,KTV没办法进行,就关掉,跟地税说没有经营,还要交营业税,我部门没有经营,还交什么营业税。刚开始一个月几千块,跟他吵的时候,不想得罪他们,得罪他们也不好经营,反正大楼都建了,就交吧,一次两次三次,我跟局长提出交涉,这样的做法不是很合理,营业税应该是有营业才叫营业税,我都没有营业,叫我怎么交营业税,他说你这是定额没办法,当时定额已经这么定了,营业不营业是你的事,后来我告诉他,我在装修怎么可以交呢?他就不说了,等你不营业也不说,等到你重新开业的时候就派人来看,这个哪有停业,不是在营业吗?你前几个月,你来补交,不补交的话,发票就不卖给你,整个酒店发票不卖给你。
   第三个问题,后来我就一直亏钱,我就查我的那些帐,后来发现KTV的包间多一个小姐税,我就感觉到奇怪,每个包间定一个小姐交小姐税,我开始问有没有这样的税种,我就问安溪别的酒店都是这么交的,既然是这么交的,没办法,我也是说人家怎么交你也怎么交,得罪他干什么,再过了一两个月,我叫人去查,不对劲了,什么原因呢?你跟他关系好,你有给他好处,打一个比方,你有50个包间,可能只收5个包厢,象征性收费,如果你没给钱,你5个包厢可能定40个包厢或者45个包厢,用这种方式来收小姐税的,所以我就跟他说,你这样做法不是很公平的,按照规定,这样的幅度太大了,我就跟他吵架,我就问律师,律师帮我查别的地区或者外省去查,觉得好像没有这个税,我就发 告诉他,根据中国政府没有这个税种,如果有这个税种你可以提供文件给我,我们就交,不然我们不交,这是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餐饮部有KTV包厢,就是吃饭的地方,没有TKV包厢,收两种税,KTV有营业税20%,我们吃饭只有5%,给我收两种税,我告诉他,吃饭的包厢连设备都没有怎么跟我收两种税,他说从开始以前报,到现在交了两年多,怎么说没有就没有,我就告诉他,以前可能报错了,如果财务经理报错了的话,你们来审核,也看到这个问题,怎么没有审核出来,后来跟他交涉,以前交了就交了,以后不交了,局长就不答应,坚持要收我这个税,后来我就找县政府,副分管的副县长来协调,协调了以后,刚开始他也一直不同意,坚持说这个必须要交,到最后县长就按照道理说,那个副县长也说了,以前就交了,以后就不用交,就这么解决,这么解决以后,当时是2006年,好像是4月份还是5月份开完会以后,到9月份就来查我了,地税局查我的时候,怎么算这个帐,5月份没有交税到9月份这一段时间,算这一段时间这个税没有交,再加几倍的罚款,开一百多万补这个税,三十多万的税,再加罚一百多万,数字从这儿得来的,他来检查,本来和县政府开会同意的,以后不要再交了,过了几个月来查你的时候,就说你这个税还没有交,再加上别的罚款。
   我和地税的问题就是从这里爆发出来的。这一段时间可以这么说,我在这边要说的,我们投资,我们也是为了家乡发展,我们得罪了谁,我们没得罪,我每年亏钱,每年从国外调三百多万发工资、交税收和水电费,我这个企业如果赚钱,每年赚三百多万,花掉也无所谓。十年前投资,一直到现在还亏钱,如果这个企业赚钱无所谓,钱该花就花了。我是第四家新加坡企业到这边,我现在的酒店也是一样的,没办法经营,承包给当地的人,连承包金都拿不回来,卖也卖不出去。在这种形势下,外商哪还敢在家乡投资也是一个大的问题。
  [[主持人:]]
   刚才王泉成董事长,把他在安溪投资的遭遇讲了一下,作为我们研讨会的一个引子。下面请几位专家围绕案子进行分析和论证,会议材料里面有两份专家论证意见。今天重点请来几位税法学的专家,对王总介绍的税收征税方面的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和论证。下面我们先请朱大旗教授谈谈本案存在的税法问题。
  
  
  
  
  
  
  
  
  
  
  
  
  
  
  
  
  
  
  
  
  
  
  
  
  
  
  [[牛泽厚:]]
   今天很高兴和企业界、法律界、媒体界的朋友在一起就安溪明园大酒店主要是涉及到税务的案子进行交流。我看了所提供的材料,这里边问题很多,但是这些问题在整个大的执法环境,安溪县这种状况之下,一是吃霸王餐,到最后发生征纳双方之间发生纠纷,这些都折射出整个执法中的问题和税收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从这里折射出,包括从小的地方来看――安溪,大的来看我们国家,这是一个个案,实际上在各地这种情况是很多的,就折射出执法水平和执法环境都需要改进,在这种背景下,我想陈律师搞一个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依法行政这样一个座谈会非常有意义,请朱教授专门研究法律的,从法律的角度,刚才他也讲得很细、很透彻,确实从法律层面找出了涉及到税种当中,在执行当中,实体方面或者程序方面存在的漏洞。接下来从实际税务部门执行的角度来看一看安溪大酒店遇到许多涉税问题。
   这里边涉及到的税种也多,涉及到程序方面问题更多,因为我没有拿一个个税种和税法对,我在上学以前搞过税务工作,后来读博士、硕士,现在基本上还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靠我多年来的感觉以及和周围这种环境,以及立法执法环境下,遇到的这些案子,我感觉挺令人深思的。我想归纳几点,基本上和朱教授几个大的方面都是一致的,涉税就是这么几大块,一是所谓小姐税,主要是个人所得税。另外就是营业税,界定按照房间,这也是实实在在涉及到你要交税,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房地产税数额是比较大的,好几年的房地产税不是一个小数,另外税务检查,执法这一块特别是程序方面有许多问题存在。在座都是律师,朱教授都参加过许多法律的起草,咱们做一个交流。
   一是所谓的“小姐税”,有些报纸上这么报道,“小姐税”的提法是要慎重的,因为咱们国家确实没有“小姐税”,“小姐税”可能理解成对“小姐”,但“小姐”个概念怎么界定。咱们国家目前对个人取得的收入符合个人所得税法纳税范围内取得的劳务收入,这是要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只要是符合条件,首先是中国公民或者是外国公民在中国居住超过一定时间的外籍人要交个人所得税,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作为歌厅也好,酒店也好,服务员小姐,如果提供的是合法劳务的,取得合法的收入,理所当然要交个人所得税的,在实际当中也是这么征的。但是这里有一点,税务局和你征这个税,朱教授也提到,服务员小姐之间工资支付是什么样的形式?劳务报酬支付是什么形式?
  [[王泉成:]]
   没有小姐。
  [[牛泽厚:]]
   坐台小姐小费基本上客人支付,跟你没关系。
  [[王泉成:]]
   安溪没有的。
  [[牛泽厚:]]
   如果支付的话,就是代扣。
  [[王泉成:]]
   安溪为什么没有小姐,没有那种消费,是跑店的。由客人自己叫的,小姐到处跑的,不是说这个酒店请得这些人,根本没有的。
  [[牛泽厚:]]
   这种状况下在你这儿代扣个人所得税就有一个争议,因为你没有支付,你不是法律规定的代扣义务个人所得税,刚才朱教授也说到了。如果要是固定的话,固定的服务员那种端茶倒水,如果这一部分的小姐给你提供了合法劳动,提供的的劳务,这一块考虑就要交,你又支付工资了,这就需要考虑交税,后者不叫小姐税,应该把这一块切分开。如果说那一块根本就不知道,人家来了陪着唱歌,也许是人家的客人。对专门从事色情交易或者卖淫小姐的收入,对是否征收个人所得税也有争议,法律界也有争论,税务部门也有不同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目前各种小姐服务很普遍,全国来看收入总值不是小数目,对其征税人取得一部分收入,而且体现税收公平。
  [[朱大旗:]]
   理论上讲叫实质扣税原则。
  [[牛泽厚:]]
   目前法律对小姐身份没有界定,就是从事非法的,没有法律确认,经营活动是违法的,比如贩毒取得的收入能征税吗?性质是一样的,在现行的法律制度下,这是不应该征税的。税务部门把这些混在一起征的话,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要区分三块,确实支付工资,合法这一块,比如点歌,偶尔陪着唱歌,端茶倒水这些东西,交税有一定的法律依据,坐台也逮不着人,也没在你那儿签合同,从税收执法角度,从上到下每年搞执法检查,也是站不住脚的。
  [[王泉成:]]
   我在97年底我来新加坡有看过报纸,中国有三个省份收小姐税,报纸报完以后,人民日报说这是违法的,从那个时候没有收了,只有三个省份,但是我觉得它到1995年开始收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那个时间。
  [[牛泽厚:]]
   关键要区分这一块是不是你给他劳务费,有一块提供合法的劳务,也是你提供的,该交的就交,但是那两块我不知道,谁给的钱我也不知道,关键是没有这个义务,你没有代征的义务。咱们国家许多法律包括法律也是很完整的,不像西方国家有些法律条文本身很细,再加上法规条例那个层面,还是很笼统的,授权给财务部和税务总局搞一些规范性文件,咱们的立法水平和法律确实有待提高。如果小姐有特定的含义,专指卖淫小姐,非法行为取得非法收入,现在国家还是不予以保护的,征税也没有道理,贩毒收入这个市场也是很大的。
   房地产税,核心内容就是,案例当中是否执行国家税务总局国税函1997 39号文,文是否有效?
  [[王泉成:]]有效没有效我不大懂,中国改革开放80年代以后,招商引资90年代、2000年,给人家优惠政策,优惠政策网站都可以查的,三年免税,现在投进来了,这个无效的,五十年前法律有效的,不享受优惠,那是什么意思呢?在九十年代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给人家优惠政策的承诺,你不兑现,你要兑现的,不可能现在说五十年前政策拿出来,我们哪知道五十年前怎么定的?
  [[牛泽厚:]]
   北京市按照老的城市房地产税一直在征的。
  [[王泉成:]]
   我们查过了,上海给五年,广东给三年,福建很奇怪,没有的。
  [[牛泽厚:]]
   城市房地产税是小税种,感觉收入也少,这个条例里面给地方下放很重要的权力。
   征税管理权下放给省一级政府,下放征收管理权的同时,地方借用这个权限会把减免税权或者开征权,减免税开征一直在条例里面规定一直在省政府,有些地方利用下放征收管理权限,因为房地产税征收管理权限是由各地方制定,省一级政府,这就涉及到房地产税的概念,对一些征税科目的界定,包括附属设施,包括道路、游泳池,包括纳税范围里边,这些我觉得有些不合理,这是一个概念。另外,2007年外资企业开始征,从2007年以前外资企业也开始征收土地税,过去房地产税和地产税在一起核减,到2007年以后,涉及到涉外游泳池要交地产税的,洗衣设备搁在一起,作为房地产税的附属设施就没什么道理。游泳池和草坪,关键还是看当时建这个酒店的时候,价值是否能切开?不仅仅是看是否在一起,另外是怎么样核算的?如果确实是很含糊的,价值不好算,可能就捆在一起弄了,如果计价的东西,账面价值能够分开的话,也不是特别有道理,像洗衣设备没什么道理,属于企业不动产。
   另外,涉及到检查,程序方面有问题。行政诉讼这一块,关键还是涉及到57年的法规,这个文件能否符合城市条例,因为这个法规属于国务院规范性文件,按照目前国家现行文件下发条例出台,一般条例通过国务院常委会的,最后由总理签署,类似于这种规范性文件,只要以国务院名义下发的,至少要是副总理或者总理。所以在行政诉讼当中,只要在国字头的文件,一般就是总理或者主管总理名义签署的,要不然敢带国字的,这是需要斟酌的。
   另外一个问题是,总局的文件,是不是作废?维护纳税人的权利,咱们国家无论从法律也好和执行部门也好,为纳税人服务,维护纳税人的权益,还是需要斟酌的,哪些属于有突破的,我把我想到的在这儿和大家做一个交流,不对的请指正。王总希望通过交流,一是他能够对税,包括税收,对法律层面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能够有所收益,怎么样做觉得更好?
  [[主持人:]]
   谢谢牛泽厚先生。还有一位很重要的演讲嘉宾是台湾前新党 、法官谢启大女士,我们一般管她叫谢妈,现在谢妈到大陆来发展了,她也会办案子,还参加了今年司法考试。很多台商在大陆遇到像王董事长这样的委屈的时候,找到谢妈帮他们维权,谢妈对外商投资包括台商在大陆投资遭遇执法不公、司法不公等方面的问题,她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我们今天很荣幸请到谢启大女士,结合今天的案例,给大家做一个演讲,我们谢妈是演讲高手。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3 =

Next Post

浅析新会计准则下再保险业务的会计处理

周五 4月 9 , 2021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依法行政研讨会实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