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南的企业:海南T族徘徊在生死间(转载)

上次在中国经营报上看到下面文章,感觉有点凄凉。其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真让人感慨:“客观地说,上市公司业绩就是海南经济发展坎坷道路的一个缩影。然而,上市公司管理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下为文章全文:
   海南T族徘徊在生死间
  
    今年的这个夏天,对于海南海德纺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ST琼海德,000567)门卫老王来说,格外炎热。原本在初夏时与老伴合计着买部空调,好捱过海口晴热的八月,然而,已经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他,不得不暂时(或许永远)搁置了这个“梦想”(抑或是幻想)。“这几年,公司一直亏损,真不知道这紧日子啥时是个头儿!”老王无奈地摇摇头。
    如今在琼海德,不仅像老王这样的普通员工心情惘然,即使是公司高层管理者也对未来深表忧虑。董秘姚谨干脆向记者坦言:“说实话,能否在三年内扭亏,我心里没底。”
    同样的怅然,记者在PT琼华侨、PT东海、ST海药、ST琼金盘等海南T族中也深有体会,面对恢复上市的些许希冀和直接退市的巨大风险,海南T族们无置可否。
    人去楼空,部分T族惨不忍睹
    当记者准备索取公司的资料和名片时,这位员工笑了:“公司已经几年没有印过这些东西了。”
    在ST琼海德的厂区,已经上午十点,正门仍然紧闭。走进大门,办公楼前空空荡荡,安静与冷清让人即使在白天也有一丝惶恐。然而,从楼门口两侧墙壁上的二十几块已锈迹斑斑的荣誉证书中,记者仍能鲜明地感到海德昨天的辉煌。办公楼里,供应科、财务部大门紧锁,但透过窗子可以隐约看到有人员偶尔办公的痕迹。和办公楼一样,在整个厂区,记者未见到一名员工。并排的两座厂房的大门已被数张封条查封,其中,最近的一张,可清晰地辨认出“2002年6月”的字样。从高大的窗户踮脚向里望,纺织设备已空无一台,纸箱、木料等杂物零乱地堆积着。
    好不容易找到一位老者,显然,他误认为记者是外单位业务员:“这里什么业务都没了,设备卖了,人分流了,你还是早点儿走吧!”
    与琼海德相比,PT琼华侨更有些“惨不忍睹”。
    在海口市一幢很不起眼的大楼里,虽然八、九两层都是琼华侨的办公室,但总共的工作人员不过十几人。据一位员工讲,现在公司最忙的是法律部和财务部,因为有一大堆官司和债务要处理。而记者遍寻两层楼,没有发现与经营对口的部门,据说,公司自1998年起,主营业务就已全面停止。当记者准备索取公司的资料和名片时,这位员工笑了:“公司已经几年没有印过这些东西了。”
    在另一家PT公司―――大东海,记者着实为仅距公司百米之遥的那片碧海银滩所吸引,而整个公司就如坐落在南海边的一所别墅。据说,站在椰树掩映下的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窗前,远眺海天一色、聆听惊涛拍岸,极为惬意。然而,可惜记者无缘欣赏这一美景,据公司一位不肯具名的负责人称,所有的高管人员均为公司恢复上市而在外地出差,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了。
    T族“偏爱”海南?
    “客观地说,上市公司业绩就是海南经济发展坎坷道路的一个缩影。然而,上市公司管理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资料显示,在沪深两市95家ST公司中,海南独占四家;而在12家PT公司中,海南又占三家(其中,PT南洋已于今年6月退市),那么,T族缘何如此“偏爱”海南呢?
    自1992年11月23日,琼能源(000502)在深交所挂牌交易至今,海南上市公司数量已由当年的4家发展到目前的23家(其中3家发行了B股;第一投资600515,今年8月6日挂牌交易)。
    然而,海南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加与质量的下滑却是惊人的同步。1994年以后,海南上市公司质量逐年下降,至1998年,已徘徊于全国之末。1998~2000年,海南板块平均主营业务收入不及全国一半,平均每股收益在2000年时,只有可怜的9分钱。2001年年报显示,有16家公司业绩下滑,而22家公司净利润总额首次出现负数,平均每股收益更是仅-0.08元,远低于深沪两市0.06和0.17元的平均水平,上市公司亏损面达到41%,在全国上市公司整体素质排名中是倒数第一。
    对于海南上市公司的“拙劣”表现,中国(海南)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迟福林倍感痛心:“客观地说,上市公司业绩就是海南经济发展坎坷道路的一个缩影。然而,上市公司管理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解放后,在计划经济全国一盘棋的指引下,海南被列为我国橡胶工业的生产基地,并采用“军垦”的方式,在海南全岛陆续建立了92家国营农场。由此,橡胶种植与天然橡胶加工奠定了海南农业和工业的主要基调。
    可见,直至1988年建省,海南的工农业基础都相当薄弱。据说,当时,广东珠三角地区一县的GDP就超过了海南全省。
    就这样,在底子薄、基础弱的海南先后上市的众多公司,无疑存在着主营业务附加值不高,产业的地域优势不明显等弱点。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弱点,在1990至1993年海南的房地产投资热潮中,被某些上市公司的高管人员有意无意地遗忘了,以至于1994年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深受其累的上市公司便一病不起。
    据统计,1993年至今,海南房地产价格平均下跌60%,房屋空置面积400多万平方米,400多亿真金实银被无限期沉淀。如今,在海口、三亚街头随处可见的“城市骷髅”―――烂尾楼中,就有相当一部分属于海南上市公司可能永远无法变现的资产。
    在海南金盘实业股份有限公司(ST琼金盘,000572),副总裁、董事局秘书章黔回首往昔,不免有些酸楚:“当时,我们投巨资在金盘开发区为准备入住的企业搞了上万平米的商住及宿舍楼,并取名‘创业园区’,可谁料到,房盖好了,装修也完了,真正入住的企业却寥寥无几。”
    据了解,由于特区优惠政策的倾斜,1990年底,在海南注册的各类企业已达19000家,几乎比1988年建省时增长了一倍。与企业一同涌向海南的还有资金,1990~1992年,每年大约有400亿~500亿的短期投资砸向海南。于是,以工业开发区的开发、建设、经营,厂房出租、出售为主营业务的琼金盘,看准这一巨大商机,投资建设了规模宏大的创业园区。然而,谁曾料到,园区竣工之时,也就是琼金盘恶梦之始。1994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大批企业裹携所剩无几的资本纷纷撤出海南,琼金盘“筑巢引凤,壮大自身”的宏愿也随着幢幢“空巢”,灰飞烟灭。
    外部经济环境恶化的同时,一些海南上市公司的管理者或大股东,开始以违规,甚至违法为代价,欲最后一搏。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PT琼华侨前任高管和PT东海原大股东,最后除自身落得个“千夫所指”的境地外,两家本来很有前景的公司也被拖入了无底深渊。
    主营业务:海南T族心头永远的痛
    “寻找主业是我们今后的主要任务,偌大的一个海德,不能仅靠‘喝水’过日子。”
    如前所述,由于海南工业基础薄弱,再加之交通不便、人才匮乏,上市公司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后的主业探索过程,便尤显艰辛。
    以琼海德为例。公司前身系海南省海德涤纶厂,1992年底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35亿元人民币。至今,在厂区办公楼前仍可目睹海德荣获的各类证书和牌匾,其中的辉煌一言难尽:这个当时设计年产涤纶低弹丝1万吨的海南省重点工业企业,1993年,在全国500家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中,排名第22位,而在当年海南省最佳工业企业中,海德则荣登第二把交椅。
    “海德当年火得很,建厂四年,就又赚回一个海德厂。每天,来拉货的卡车都在这里排起长队。”一位老海德人拍着记者的肩膀,指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厂区,充满激情地回忆着昨天。
    然而,与许多海南上市公司一样,十年前,被狂热感染的海德开始了房地产投资,斥资2000万元人民币组建海德房地产开发公司,并先后投资海口、三亚等地的房地产项目。随着经济形势的急转直下,这一全资子公司连年亏损,截至2001年12月31日,海德房地产公司总资产3371.10万元,总负债5750.19万元,资不抵债。至1999年以来,该公司业务已全面停止,没有任何营业收入。
    与此同时,令海德人为之骄傲的涤纶长丝,由于国内纺织市场的整体疲软,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市场占有率由最好时的20%骤减至2000年的几乎为零。
    截至目前,海德惟一正常经营的企业只剩1996年投资9890万元引进法国伊莎贝尔矿泉水生产技术建成的伊莎贝尔矿泉水海南有限公司。然而,记者在海德厂区一角的矿泉水生产车间看到,虽然瓶装与桶装水都在正常生产,但前来提货的客户却少得可怜,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记者只看到一位文昌市的客户拉走十几桶水。
    琼海德2001年年报显示,截至12月31日,伊莎贝尔矿泉水有限公司总资产9518.07万元,总负债12388.42万元,已资不抵债,2001年实现经营收入8,660,398.12元,经营亏损4,898,846.21元。
    对此业绩,大桶水销售部经理张统锐向记者坦承,相比其他两个品牌(椰树、金盘),伊莎贝尔矿泉水的出厂价最便宜(仅3.6元/桶),但目前销售只局限于海南,由于运输瓶颈及品牌推广力度不足,伊莎贝尔矿泉水省外市场的开拓举步维艰。
    难怪琼海德董秘姚谨这样对记者说:“寻找主业是我们今后的主要任务,偌大的一个海德,不能仅靠‘喝水’过日子。”
    即将离开海德厂采访时,门口的一块已然锈蚀的伊莎贝尔矿泉水公司介绍,吸引了记者,上面赫然写着:“1996年,伊莎贝尔矿泉水为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运动员指定饮料,在全国28个大中城市设有常年销售网点。1996至1997年,在全国矿泉水统一年检中,合格率100%,我公司系全国矿泉水协会的12家常任理事之一。”
    事实上,在海南,靠“喝水”活命的上市公司还有琼金盘。1994年,金盘投资1100万元全资组建海口金盘饮料公司,但经营一直乏善可陈。去年,经过整改,公司生产经营出现转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2937万元,比上年的2119万元增长了38.55%。
    记者在现场看到,已是晚上六点多钟,仍有客户到公司提货。据工作人员讲,目前,金盘矿泉水80%仍在海南本地销售,只有一小部分打入了岛外的广东湛江、电白一带市场。
    然而,即使如此,2001年年报显示,金盘饮料公司仍然亏损2525.3万元,琼金盘在年报中将这一亏损归因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会计账务调整。
    当然,琼金盘的另一全资子公司―――海南金盘物业经营管理公司,作为金盘主业的经营者,去年实现经营收入569万元,比上年344万元增长70%,但如前所述,由于公司为地产泡沫所累,去年净利润只有-11.4万元。
    相比之下,PT琼华侨与PT东海的主业探索更为艰难。前者因忙于各种债务及官司,主业已四年多没有开展,而后者的全资下
    属企业―――南中国大酒店,因位于酒店林立、竞争激烈的三亚市大东海地区,受海南旅游行业平均利润率整体下滑的影响,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2,651,611.96元,仅比上年增长2.37%。
    “随着海南经济向现代农业、旅游业、资源加工业的整体转型,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定位将进一步清晰。”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比如做农业挣到钱的罗牛山(000735)和靠旅游发迹的海南航空(600221)应该给海南T族们一个启发。”
    当然,除培养可持续经营能力的主业难以定位外,海南T族们还为沉重的债务和因债务而产生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官司所缠绕。而归根结底,这些债务和官司除少数公司是由高管人员违规、欺诈所致,其余均为当年盲目投资的恶果。
    重组:T族的自新之路仍然坎坷正当记者即将结束在海南采访时,从ST琼海德传来资产委托经营和浙江人间接控制海德的消息。
    7月31日,琼海德与杭州天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委托经营协议》,将伊莎贝尔矿泉水公司交与后者委托经营,委托期限自8月1日至明年2月28日,在此期间,每月收取委托经营费120万元。
    8月10日,琼海德公告又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海南祥源投资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易主,同样来自浙江的耀江实业集团以51%的股权成为祥源投资的控股股东,进而间接控股ST琼海德。
    “现在,在海南上市公司中,类似的‘两头在外’现象很普遍。”海南省经贸厅股份制企业监管处副处长丘海华对记者说。
    琼海德的大股东已几次易人,而此次,耀江实业集团控股祥源投资,标志着琼海德的“根”已飞向遥远的东海之滨。而此前的2000年12月9日,公司通过受让海南国泰投资集团持有的成都大邑莱特通信科技公司99%的股权,成功控股大邑莱特,这样,琼海德的另一主营业务―――电缆生产销售,也已远在四川。
    此外,ST海药、ST新大洲的大股东为济南轻骑集团,PT东海的大股东为在北京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而原ST恒泰和ST港澳已分别迁往浙江和北京。
    业内人士分析,主业竞争乏力、盲目投资造成大量呆坏账及销售停滞等,是海南上市公司之通病。由于海南本地薄弱的工业基础,及受交通、市场等因素的制约,海南T族们除依靠政府大力扶持外,将可能更多地依赖于岛外有实力的大企业集团,通过兼并、重组等方法,剥离大量不良资产,以求生路。
   ――――――
   提醒一下:由于其中有公司真实名称,所以在讨论时当有所避讳。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 =

Next Post

黄泰:火炉原则与企业罚款制度的建设

周五 4月 9 , 2021
上次在中国经营报上看到下面文章,感觉有点凄凉。其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真让人感慨:“客观地说,上市公司业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