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你会不会是曾家下一个被坑的合作方对手方?

  【真实故事】你会不会是曾家下一个被坑的合作方/对手方?可以肯定的是,你不会是最后一个。

  (1)曾冠泉:又名曾贯泉,曾干泉,工贸公司澳头分公司(即变更名称后的惠州市(工贸)工程开发公司大亚湾公司)(全民所有制公司,国企)法人,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法人,广州市冠智科贸有限公司原法人。
  (3)李军:曾贯泉合伙人。李军为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1992年11月28日,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惠阳县支行房地产开发部(抵押权人)与工贸公司澳头分公司.(抵押人)签订《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惠州市分行抵押协议》约定,抵押权人根据抵押人的申请,贷给抵押人5000万元,抵押人以地皮作为抵押。该协议附表列明:抵押物名称为地皮,抵押物产权所有人为惠良公司,具体抵押物名称为国土批文(1991) 014号、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合同书、地皮交款单和红线图各一份,存放地点为淡水白云坑,委托保管人为工贸公司澳头分公司,抵押物处理方式栏记载“以上38万平方米地皮由工贸公司澳头分公司代保管”。
  1992年11月30日,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惠阳县支行房地产开发部(下称原债权银行)与被告大亚湾公司签订(1992)第091号《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大亚湾公司向原债权银行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按季结息,借款期限为半年。上述贷款,原债权银行均依约实际发放。借款到期后,被告大亚湾公司仅偿还本金1000万元,其余欠款及利息经多次催收未果。
  1992年12月4日,工贸公司通过中国人民建设银行91×××78账户转账付款4500万元至惠良公司的中国人民建设银行26×××01账户,支付凭证注明汇款用途为“地皮款”。惠良公司收到这首笔4500万元而非原约定的5000万元之后,再未收到任何款项。
  惠良公司收到上述转让款后将涉案土地的土地权属资料原件交给工贸公司。
  由于工贸公司需以惠良公司名下的上述土地作为抵押物向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惠阳县支行房地产开发部贷款5000万元,用于向惠良公司支付部分地价,于是惠良公司将建设用地许可证原件及征地红线图原件交中间人收执。工贸公司持有了惠良公司的建设用地许可证,至今未返回,因此至今惠良公司仍无法办理涉案土地的权属变更手续。合同约定,由工贸公司办理土地转让的具体手续,惠良公司只是协助办理,工贸公司在无效合同的订立及履行中处于主导地位。
  1993年5月11日,工贸公司澳头分公司出具《声明书》称:“兹有我公司原以白云坑地段38万平方米地皮作抵押品向县建行房地产信贷部贷款伍仟万元,现因开发建设报建需要,特另以同等价值之白云坑地皮作抵押,换回原抵押品。”
  因未付清土地转让款,在签订合同至2006年长达14年的时间里,工贸公司并无催告惠良公司办理土地过户手续,亦不处理合同关系;既无将建设用地许可证交还惠良公司进一步办理土地使用权证,直接导致法院因惠良公司无土地使用权证认定双方转让合同无效。

  因此惠良公司位于淡水镇白云坑地段38万平方米土地,其中有34025平方米发生权属转移:
  (2)惠良公司与惠州市惠阳区淡水“益昌”酒店于1993年2月28日签订了的两份《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附用地界址红线图),上述两份《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仅有惠州市惠阳区淡水益昌酒店的盖章及其代表人张双福的签名,无惠良公司盖章及其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另,惠州市国土资源局惠阳地转批字2003年140号、141号,2006年274号、275号、1017号《土地使用权转让批准书》显示,上述《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项下的5000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转让至惠州市惠阳区淡水益昌酒店后,又于2003年3月10日转让至陈姿安,又分别于2006年4月27日和5月9日转让至惠阳区新铭发实业有限公司,又于2006年11月15日转让至惠州市长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4)惠良公司与惠阳县外经实业发展总公司分别于1993年6月18日和23日签订的《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协议》(附用地界址红线图),两份合同均有双方当事人的盖章和代表人的签名,转让面积分别为5950平方米和6000平方米。惠阳县外经实业有限公司名下上述土地使用权于2007年1月29日转让至惠州市惠阳区一城实业有限公司名下,后又于2008年1月29日转让至惠州市盈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
  2006年,原债权人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惠阳县支行房地产开发部将大亚湾公司的4000万元债权本金及相应利息转让给广东信达资产公司。信达广东分公司(原名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于2006年己就(1992年)第091号《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项下的债权本金人民币1000万元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作出(2006)惠中法民二初字第10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大亚湾公司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1000万元,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该判决己生效并进入执行阶段[执行案号为:(2007)惠中法执恢字第231号]。受让债权事实已由原债权人在2016年5月27日《南方日报》刊登了《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并通知了被告大亚湾公司。
  之后,广东信达资产公司将案涉4000万元的债权本金及相应利息于2016年5月5日通过公开拍卖、债权转让了案涉债权给佛山市京征贸易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编号为:(1992年)第091号。(佛山市京征贸易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9日提起诉讼,要求大亚湾公司偿还其中的2000万元债务本金及其相应利息,案号为(2016)粤0606民初19350号)
  2006年7月10 日,曾贯泉给钱让儿子曾添旺(当时曾添旺刚上大学,为大一新生)成立湖北“益昌”公司(实缴出资1220万元),益昌公司的成立实缴资金为2000万。
  2006年7月22日,工贸公司(甲方)与“益昌”公司(乙方)、卓鹏公司(丙方)签订《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约定工贸公司将其向惠良公司、博昌公司支付土地转让款1.15亿元受让淡水镇白云坑共38万平方米土地而享有的合同权利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益昌公司、卓鹏公司,其中,本金8050万元及相应利息以14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益昌公司,本金3450万元及相应利息以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卓鹏公司,益昌公司、卓鹏公司应于该合同签订后2个月内按工贸公司要求将转让价款汇入其指定账户;该协议签订后15日内,工贸公司应书面通知债务人惠良公司及博昌公司向益昌公司、卓鹏公司清偿债务。
  工贸公司有一份落款时间为2006年7月24日的《合同权利转让通知书》,内容为:“债务人惠州市惠阳区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及惠州博昌工业实业有限公司:我公司已于2006年7月22日与湖北益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惠州市大亚湾卓鹏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将我公司因向你两公司支付土地转让款1.15亿受让淡水镇白云坑共38万平方米土地而享有的合同权利转让给上述两公司。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特通知你两公司向湖北益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惠州市大亚湾卓鹏实业有限公司清偿债务。”惠良公司实际上没有收到该《合同权利转让通知书》。益昌公司、卓鹏公司与大亚湾公司恶意串通,通过签订《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以损害惠良公司的合法利益,以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侵害惠良公司利益的目的。

  2006年7月26日,益昌公司、卓鹏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惠良公司、博昌公司返还土地使用权转让款本金1.15亿元及博昌公司另支付利息2000万元,其中,本金8050万元及利息400万元支付给益昌公司,本金3450万元及利息600万元支付给卓鹏公司。2、惠良公司、博昌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惠良公司不服(2006)粤高法民一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7月28日作出(2008)民一终字第48号民事裁定,将该案发回法院重审。在该案重审过程中,益昌公司、卓鹏公司于2010年1月14日申请撤回对博昌公司的起诉,又于2012年2月15日申请撤回全部起诉。法院于2012年7月25日作出(2009)粤高法民一初字第4号民事裁定,准许益昌公司、卓鹏公司撤回起诉。
  2010年9月19日,曾贯泉的两个儿子:曾添旺和曾志兴,成立公司广州市德耀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市德耀投资有限公司其实就是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为父亲曾贯泉),广州市德耀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司地址是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的地址,挂的也是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的招牌。两个公司的业务混同,德耀投资公司现场的人员实际上都为亿泉投资公司的人员。
  2011年10月14日,广东省惠州市国土资源局惠阳区分局向法院作出惠阳国土资函(2011)647号复函称,惠良公司位于淡水镇白云坑地段土地的用地性质为划拨工业用地。
  2013年7月25日法院作出(2012)粤高法民一初字第3号判决,判决:一、确认工贸公司与益昌公司、卓鹏公司订立的《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有效。二、工贸公司应当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惠良公司返还惠国土准字(92)第531号《惠阳县建设用地许可证》及征地红线图原件。三、驳回惠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2018年6月14日,法院向申请执行人惠阳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调查有关情况,并将由惠州市国土资源局惠阳区分局调取的惠阳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惠国土准字(92)第531号”《惠阳县建设用地许可证》及征地红线图复印件交由惠阳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
  2018年6月21日,申请执行人向法院提交《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人名单及采取限高消费的申请书》。法院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于2018年7月4日将被执行人惠州市(工贸)工程开发公司大亚湾公司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被执行人惠州市(工贸)工程开发公司大亚湾公司和曾贯(冠)泉作出限制消费令。
  2018年10月,申请执行人惠阳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惠州市(工贸)工程开发公司大亚湾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一终字第100号民事判决书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粤高法民一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惠州市(工贸)工程开发公司大亚湾公司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惠阳惠良工业实业有限公司c返还惠国土准字(92)第531号《惠阳县建设用地许可证》及征地红线图原件。
  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向金融机构、车辆登记部门、证券机构、网络支付机构、自然资源部等发出查询通知,查询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但被执行人名下均无财产显示。
  【曾贯泉欺瞒其他股东,与儿子曾添旺发起虚假诉讼,意图在被执行财产前转移财产】

  2017年4月12日,曾贯泉将其名下公司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亿泉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法人变更为其儿子曾添旺。5月4日,曾贯泉将其名下公司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亿泉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转给儿子曾添旺。曾贯泉授意儿子曾添旺尽快将公司的股权转让套现。其中有涉及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亿泉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添旺,股权出让方)与连山壮族自治县弘悦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池山庆,股权接受方)的股权转让纠纷问题。曾添旺以各种理由推搪,拒不归还连山壮族自治县弘悦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意向承诺金,后被法院强制执行。曾贯泉的合伙人孙守华(曾贯泉和孙守华已经被法院拉入失信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名单,两人均下落不明)亦于2016年2月5日,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池山庆借款50000元,但此后一直没有归还欠款,多次催收未果,后池山庆向法院提起还款诉讼。

  【曾家找人办事,办好后耍无赖不给钱,还把办事的人告上法庭】
  2005年11月14日,曹宗智与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泉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甲方(亿泉公司)委托乙方(曹宗智)协调办理甲方与广空在广州市天河区直街150号(自编)20473平方米土地营区合建项目业务主管部门的批复工作。乙方如在双方约定时限内办好该项目的出让手续及相关批文,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人民币280万元,在甲方拿到上述手续时一周内付清(以现金方式支付)。双方同时约定,乙方在协调工作中发生的费用由乙方自行承担。签订协议当天,李军以借款方式从广州打给曹宗智30万元作为前期运作费用,12月19日,李军又以短信借款方式从广州打给曹宗智50万元,双方约定待办好相关批复后从280万元中扣减。当日,曹宗智为李军书写借条一张,载明:今借到李军人民币30万元,该款由广州王慧处转入,还款时间为2005年12月30日前。2007年5月30日曹宗智再次书写借条一张,载明:补2006年11月份借李军人民币50万元整。短信借条自动作废,以此借条为准。2007年8月26日曹宗智书写《还款计划书》一份,载明:本人借李军人民币80万元,原定近期偿还,因故改定为2007年12月底前偿还。后面李军不但没有付劳务费,并要求曹宗智还80万,并将曹宗智诉诸法庭((2014)丰民监字第00555号)。法院复查期间,卡号持有人王慧向法院书面证明,李军通过卡号为×××银行卡向曹宗智给付的80万元系其自愿代李军给付曹宗智的;而亿泉公司也书面证明,中国建设银行卡,卡号不是该单位所属银行卡,该卡上业务往来与该公司无关。2015年的时候,法院最后判决要求曹宗智归还李军80万借款

  虽然曾贯泉已经被拉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但是广州市亿泉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曾贯泉)隐瞒企业法人失信的事实,依然申请广州市商务局的2019年商务发展专项资金(该申请于2019年4月30日公示于广州市商务局官网)。
  【曾贯泉拉资质公司高管违规设立新公司,最后瞒着合伙公司行偷税拐骗之事让合伙的公司背债】
  2004年6月11日和2004年8月23日,名海公司取得《广州市房地产权属证明书》,确定天河区天河直街146号规划房屋用途首层为居委会及老干活动用房、粮油店,第二至十九层为住宅。天河直街148号为商住楼。
  2006年9月27日,广州市地方税务局第五稽查局以穗地税稽五罚[2006]50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名海公司违法事实,包括一、据名海公司所提供的统计资料,名海公司开发建设“体育西苑”项目,其中A幢25088平方米对外销售,B幢10007平方米用于安置部队离退休老干部。在2004年9月销售A幢房屋的过程中,其中有7103801元的销售收入,已申报缴纳营业税及附加,但没有按规定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和土地增值税;2004年9月安置部队老干部10007平方米住宅应视为以房换地的应税收入‘‘其计税依据为26430114.45元{单位成本为每平方米2181.83元,总成本21833572.81元,换算成计税依据为21833572.81×(1+15%)÷(1-5%)},已申报缴纳营业税及附加,但未按规定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二、名海公司在2004年为部队老干部办理房产证时,提供了应税劳务。据名海公司提供的“收款收据收取的空军住建办税费及办证费用明细表”中以不合法凭证收办证费金额1721008元,其中老干部自付契税为450720元,其余1270288元已申报缴纳营业税及附加,未按规定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据上述事实作出决定对名海公司未按规定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的行为处罚516842.43元。名海公司利用欺诈方式收取高伟英、郭志坚等人费用后,没有交付给税务机关,属于欺诈行为。2006年10月24日,广州市地方税务局第五稽查局向赵顺才复函称,据赵顺才反映名海公司有关涉税问题,其局于2006年3月9日起对该公司的纳税情况进行了检查,并对该公司作出了补缴企业所得税1033684.84元,土地增值税35519.01元,滞纳金16254.84元,罚款516842.43元的处理,上述合计总款1747301.12元。
  “体育西苑”项目系空军住建办与冠智公司、中城公司三方合作开发的,冠智公司、中城公司为此设立名海公司开发该项目。
  冠智公司故意诈称名海公司已将军休四所支付的税费缴纳给税务机关,但却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法院判决名海公司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构成欺诈,且其收取军休四所已付税费未予退还给军休四所造成实际损失,应赔偿相当于已付税费金额的款项给军休四所
  由于曾贯泉、孙守华下落不明,也没有资产可以执行,后中城置业独自背负了所有应付债务。
  【曾添旺专门设计合同条款和对手方,坑股权转让方向自己借钱付曾添旺的公司员工工资,再起诉要求对方返还工资款】
  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亿泉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22日,原法人为曾贯泉,2017年5月4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儿子曾添旺。
  但是由于曾添旺特意设计了合同的条款和对手方,伦志刚作为和易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股东,在《借条》上签字,所以和易德公司承担还款责任,亿泉公司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股东与公司财产相互独立,曾添旺认为自己作为亿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不影响其与和易德公司的借贷关系;对《增资转股合同》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增资转股合同》与涉案借款无关。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3 =

Next Post

解读企业所得税法:高新技术企业不在开发区内也可享受低税率(转载)

周五 4月 9 , 2021
  【真实故事】你会不会是曾家下一个被坑的合作方/对手方?可以肯定的是,你不会是最后一个。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