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可以这样降

中国各大中城市的房价之高,相信毋庸多言,大多数人都会觉得高不可攀。为了一套房子,普通工薪阶层如果没有父母的资助,得先奋斗十年攒首付(因为现今裸婚基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不太可能有另一个人陪你一起熬这十年,大部分男同胞只能自己挣到房子的首付款),然后呢,运气好能找到对象的话,两个人就得做一辈子房奴(当然,做房奴虽然幸苦,毕竟有个盼头,但是好多人想做房奴都做不了,因为首付都凑不齐啊!)。这些就是中国目前的房政――导致地!
   这个时候呀,有人就出来说话了,中国人得转变思想观念,很多国家是一辈子也才能买起一套房。这里请大家注意,国外是有很多人一辈子都租房,可关键在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要是没有房子就没有安全感没有幸福感。国外,不买房子人家也能生活得幸福充实。这不是轻易说声大家转变观念,就可以转变的,老百姓就可以不买房子的。中国古代的名人陶渊明同志不也这样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想想看,像陶才子那么洒脱的人都口口声声离不开房子,院子,草屋,罗堂等,何况我等俗人呼?如果政府总是强调这个方面的话,是不是有推脱责任的嫌疑呢?所以,目前的重点还在于怎么降低房价,只有降价才是硬道理。
   大部分人都在唱都是地价惹的祸,都是税费的错。不错,地价、税费是房子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导致房价虚高的重要因素。但是大家要知道税费不管多少,都是有法可依,有据可查的,它只是地价、房价等的副产品,而且很多收费的初衷也是为了抑制房价才诞生的。土地是稀缺资源,物以稀为贵,价格偏高是可以理解的。地价是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所以虽然我们觉得高了,也不能强行降下来。说到这里,估计有些人同志要讨伐我了,我再申明一下,我不是为房价、政府辩护啊,我也是房价的受害者,也希望房价降下来。大家不要着急,这还在分析过程中,结论还没有出来,不要这么早砸我鸡蛋呀。
   大家想一想,地价为什么越来越高?对,是因为土地需求越来越多,供小于求,所以价格越来越高了。那为什么土地需求越来越多,是因为大家都需要房子,是因为房子好卖,是因为房价越来越高,是因为房价高了利润越来越大了。马克思大侠曾经有过经典的论断:“如果有10%的利润让人疯狂,有50%让人不顾一切,有100%的利润可以挺而走险,有300%的利润,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正式因为房地产的暴利,投资回报又快又高,所以很多资金从其他行业涌入房地产业,企业不做了,科研不搞了,全部盖房子了。这又加剧了对土地的需求,这样地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标价一个比一个高,房价也呼呼上涨。叙述到此,我的论断就该出来了。这个恶性循环的关键点就是高利润。不知道大家同意我的观点吗?
   下面,我们要继续讨论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高利润的问题。如果利润高了,搞房地产的热情就高,导致房价就越来越高。如果利润合理了,那么搞房地产的热情就没了,最后剩下的就是真正想做房产的企业了。如果利润低了,做房产投机的人就少了,房价自然就理性了。市场里,追逐利润是资金的天性,如果放任市场去调节,那么肯定解决不了高房价高利润的问题。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调控这第三只手。
   两会期间,有代表提出将房子定位为准公共产品,我很赞同。因为,只有成为公共品了,政府才能强力的干预,如果是私人用品,就应该以市场为主进行调节了。我的中心论点是:让政府物价部门强力介入房地产行业。物价部门强力介入不是说,房价就由物价部门定。而是需要物价部门做两件事情:一,对房产企业楼盘进行成本监审;二,制定房地产行业的合理利润空间。
   房地产企业在楼盘定价之前,必须向物价部门申请成本监审。由物价成本监审部门对企业定价楼盘进行成本核算,确定每平米房子的平均成本,并对社会公布;政府和物价部门连同行业协会等,共同确定某一地区房地产行业允许的利润空间。建议,按照不同的房产性质划分,将毛利润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例如共同产权房5%以内,普通商品房5%―10%,非普通商品房和商业房5%-20%,高级别墅等奢侈品没有限制。网络上有传言,北京的商品房开发成本在6000元左右,我认为也比较靠谱了,起码成本不会比这高。按照我的方法,普通商品房的定价范围在6300――6600之间,大家想想我的提法是不是有道理,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大家可以看看昆山市这么做的成绩,昆山市的经济发达相信也是公认的,但是昆山市的房价,却相对而言比较低,就是因为昆山市的领导坚持不放开房价。
   当然,使房价回归到理性不是一个政策就能够摆平的,还需要一系列组合政策的推出,下面呢,我也把自己觉得有用的方法罗列一下,供大家讨论。
   一、房价虚高还有一点就是被有些人炒上去的,所以控制炒房行为的政策必须要有。我建议,以家庭为单位第一次购普通商品房者,契税免征或者到卖的时候再征,如果是非普通商品房和商业房,那么可以征2%――10%的契税。非第一次购房者,契税完全可以调高到5%――10%。如果是居住五年以上,为改善住房条件,卖小买大,也应该可以免税。如果卖房时,家庭名下拥有多于一套房子的,营业税、契税、个人所得税都由卖房负担。那么到时候如果再配合物业税,我觉得就能很好的抑制投资投机行为了。
   二、时寒冰同志曾提出,由国务院组织住建部、统计部门等,搭建一个全国性的网络楼盘交易平台,以地方分类,全国所有地市的全部楼盘都收列其中。从房产商拿地、楼盘规划开始,就在网上显示出来(包括楼盘所在位置、规划户型和套数、容积率、绿化、开发商、建筑施工单位等等),接受公众监督,既可以杜绝随意修改规划的腐败行为,也可以防止囤地行为――逾期土地国家可以直接收回,用于建造保障性住房,彻底解决保障性住房供地不足的现状,同时,减少行政执法成本,提高运行效率。
    搭建透明交易平台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更真实和直观地得出房价趋势。道理很简单,根据房屋交易记录,可以设定程序,自动生成房价的变动情况。完全不用劳烦房产商自己申报房价,他们只需要安心盖好房子就行了。同时也不用劳烦统计部门去编房价造数据愚弄决策层和民众,可以裁减部分闲杂人员,节省行政开支。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

Next Post

会计风雨二十年——属于1900万会计人的小说

周五 4月 9 , 2021
中国各大中城市的房价之高,相信毋庸多言,大多数人都会觉得高不可攀。为了一套房子,普通工薪阶层如果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