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企业家为什么不愿交税(转载)

税,一个全球商人们千年来苦恼而困惑的命题,一场关于商业与政治、企业与政府关系的游戏。游戏规则为政府或强制或威胁收缴,企业或不情愿或有保留地缴纳,自愿纳税者了了。
    曾有企业家捂着左胸口,看着兄弟神情凛然道:不是我不想交税,这其中有两个问题要搞清,一是公平性?二是透明度。政府成天教导我们,企业公民要按章纳税,政府靠税款养军队,保驾护航,这我们懂,包括养着无数科学家从两弹一星一直折腾到神舟十号;政府靠税款办医疗兴教育,这就让我们有点困惑了,问问周围,现在不收费的医院和学校都是哪些患者和孩子享受到了,都是些什么质量?有几个纳税人满意的?最后政府把税收大面积大比例地征上去,养着那群号称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就更让我们纳税人难以接受了。看看那些张嘴闭口自称为公仆的人,我什么都不要求,我只要求你官员们给我们纳税人一点点的透明度,每年国家GDP百分之十的成长,而税收却是百分之二十的增长,有这个道理吗?请您告诉我们,这些钱都拿去干什么了?真是为了咱们国家做大事之前,你们能不能先向我们透露一点,你准备怎么花我们的税钱,一不知道,二不商量,三还瞒着我们税民大搞腐败。你凭什么呀?谁给你这权利了?别和我提税,提起来,我就想骂人。
    事实上,不管企业家们想不想交税款,骂大街也好,避税漏税也罢,但作为共和国的公民,只要有收入,你想偷税骗税或者抗税,和国家机器过招,还是请你先准备好一本护照,而且还不能是我们中国的护照,随时准备着税务人员的询问稽查,之后一、两天里迅速决定买哪个国家的飞机票,决定的时间还真不能太长,否则…..
    其实国外,特别是很多发达国家的税赋远远要高于我们共和国税务局所定的比例。想点办法少交点,甚至晚交点,不是不行,但自有严法等着你,如英国、法国和日本都规定,公民有漏税的情况,补缴和追征期都是6年,对偷税或欠税而犯罪的,追溯无限期,对纳税人漏税而犯罪的,税务机关可追溯20年。尤其是那个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税务官,一旦发现你在税上敢耍花样,抓住后多少倍地罚你,到头来还有铁窗伺候。兄弟一向的观点是,美国的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有很多差异和区别,但最重要的区别,用一个字提炼:税。奥巴马上台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加税,而麦肯恩有一天从布什手中接过核发射的黑提包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儿是宣布减税。民主党加税是为了搞福利,加强政府干预经济的能力,共和党减税的目的,是为了讨大企业集团的好,加强企业的全球竞争力。两党大选,候选人辩论时,税收是选民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在税上,没有一个发达国家敢不严肃对之。不了解国外情形的国人都爱说国外的月亮比咱们中国的圆。而有一天,真请那些骂大街的企业家们到了国外,特别是那些发达国家去做些买卖,开个企业,历练数年,再回到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看他还骂不骂。
    企业家为什么骂人?一方面是我们政府在税务问题上透明度不高所致,另外一方面我们的教育难道没有责任吗?
    企业家们真正地了解国外的税务情况吗?作为高校的教育,我们在税收与税务上给了我们企业家多少有用的知识呢?
    现在,到了国内各商学院负责人低下头来认真地检讨一下我们的教育制度与知识结构与企业家实际需要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了。我们设计与传授的那些东西多是些远离商务实践纸上谈兵的东西。教师脑袋里多是些黑板,而非沙盘,在企业家们最关心的税务知识方面,我们负责教务的人员又给他们提供了些什么呢?
    一次,课后和一位企业家聊天,他以一种庆幸的口气对兄弟说:幸亏一次在高尔夫球场上一个地税的朋友及早地提醒了我,有个哥们儿前几天因为大小头的事被罚了好几百万。
    什么是大小头?
    企业家像是看着外星人似的注视了兄弟一会儿,然后问道:不会吧,您一个大学的老师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兄弟:确实不懂。
    您玩过发票吗?
    兄弟诧异:玩过股票和彩票,发票能玩吗?
    企业家笑道:搞企业的,在税务方面总要玩些花样的。大小头就是一种花样的简称。你有没有注意到,和很多买卖人打交道时,当你要求他给发票做报销之用时,他会从抽屉里找出一个发票本来,你注意一下,凡是在发票本里插进复写纸的,多数情况下就是为逃税而设计的大小头手段。即表面上给你开具的数额较大,等你撕了票走人之后,他再把自己那联票单上处理一下,填写时他肯定会把交易金额改得很小,这样就多收了你的现金,却向地税少交了款。过去都这么干的,特别是那些胆大的企业,全这么来。后来政府也聪明了,现在要求正规一点的企业发票必须是机打的,手撕的或手写的发票,数额大的也都上了编号。总之,政府是猫,做企业的是耗子,世界上很少有耗子不想偷油的。你知道,很多买卖人都把心思用在这上边了。还是那句话,真的都按规定纳税的话,一是挣不着钱,二一个,心理不太平衡。
    兄弟:这种情况,一旦被发现了怎么办?
    企业家讲:真被抓住就惨了,先定性,是偷税行为,罚款不用说了,我那朋友做大小头,不知为什么事儿,和财务闹翻了,人家离职不到一星期,税务来人稽查,涉及数额巨大,按规定,除补缴税款和滞纳金外,还要处以5倍的罚款,国家有个税收征管法你知道吗?
    兄弟摇头。
    企业家道:也是,你们大学老师成天教书,不懂这些,可以理解。税收征管法的第63条规定,大小头最后是按伪造罪定案,为这事儿,我那朋友差点给判了,数额太大了。
    兄弟:差点判是什么意思?
    企业家的目光怪异,这次他不像是看外星人了,而是像和一个农民讲话:中国的事情,您还不懂吗?在这儿做事,成败都在那一点上,出了事儿,你不活动,不打点,等着吧,再小的事儿,也能生给你搞大了。反过来,立码请客托人,朝着关键点上可劲儿滴油,掉脑袋的事儿,最后也能给圆过去。
    兄弟:那这个国家还要法律干什么?
    企业家:法律可能还得要,不然就乱了,至于下边怎么执行,全得看人上下左右圆事儿的本领了。其实,刚才说的大小头,只是我们做企业在税务上玩的一个小花样而已,和政府玩起猫鼠游戏来,下边的人手段多了去了。
    兄弟:谢谢你教会了我这些知识。
    企业家:说到知识,其实我们来大学,最想得到的知识还真不是那些书本上的知识。比如税务方面,您千万别给我们请个财大的教授来课堂上念税法,关键是我想学到即对得住国家法律,又对得起自己良心,不损人,却能利己的知识,哪怕没有相关成体系的知识,但给我点启悟也好。
    兄弟:我们很多老师自己都没有做过企业,这可能是个问题。
    企业家说:做企业的,和打仗并不多,没有不负伤或死亡的事儿,管理再好的企业,也有出事儿的时候,企业家的差异可能也就在这里了,处理得好,大事化无,解决不善,最后清算关门。评价企业家的能力最终还是要基于解决问题的能力,说白了就是把把事情给圆过去的本事。我现在关心的是,来你们大学学习,到底能不能学点有用的东西。说到学历,太花时间,再者说,除了敲门找工作,那玩意儿到底有什么呀?关键是你们大学,能否给我们企业家提供一系列真正有助于运作企业的实际知识,然而有点遗憾……
温室小花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3 =

Next Post

中国社会制度大改革,建立完善的全民贡献制社会制度体系(2020)

周五 4月 9 , 2021
税,一个全球商人们千年来苦恼而困惑的命题,一场关于商业与政治、企业与政府关系的游戏。游戏规则为政府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