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楼市25天,中介从提成五千到底薪难保,炒房客转入地下行动

  仅23天,海南楼市经历了从投资狂欢到楼市冷却的瞬间,再到部分开闸希望重燃的逆转。而那些工作在一线的直接相关者,也跟着政策的转变经历着人生的选择巨变
  文|AI财经社 李玲
  编辑|鹿鸣
  “李姐,现在海南引进人才可以落户,你看要不要考虑一下。”5月14日,海南人才引进计划公布不久,1个月没开张的海口中介杨灿就发来消息,试图突破这个月零成交的业绩。
  两天前在海口见到他时,他仍坚守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原本14人的销售团队,自限购后走了大半,仅剩下4个销售人员和14台摆放整齐的电脑。他告诉我,团队马上要搬家了,入不敷出已经让公司难以为继,办公点将要搬到面积更小、租金更便宜的地方。
  4月22日,维持了近2年的海南房产黄金时代骤然停止。具有与“中国传统式房地产”正式决裂意义的海南史上最严限购令出台,首当其冲的是房产服务业,离职潮在众多房屋中介公司中蔓延。
  5月14日,“百万人才进海南计划”公布,以大专为最低学历限制,给予人才落户。而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自落户之日起在购房方面享受本地居民同等待遇,”给近乎瘫痪的楼市添加了重新运作的动力。
  仅23天,海南楼市经历了从投资狂欢到楼市冷却的瞬间,再到部分开闸希望重燃的逆转。而那些工作在一线的直接相关者,也跟着政策的转变经历着人生的选择巨变。
  中介:从两倍于当地工资到底薪难保
  做房产中介1年多,最近中午要留守,晚上要值班到9点的作息时间,让海口房产中介杨灿抱怨不已。“没办法,现在很多同事都觉得难做就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杨灿所在的海口三星地产公司,在限购令之后出现了大波的离职潮。“走了很多了。本身这个行业竞争压力就大,有些人承受不住就要走。也不可能一直耗在这里。”
  “就像一个蛋糕,之前是你可以吃的,现在只能看。”他负责的业务包括新房和二手房,2017年到2018年4月前,卖的最好的是新房,特别是在2017年,新房业务增加的提成能比一般情况下的工资多4000―5000元。
  在人均工资两三千的海口,每月比别人多出四五千元是非常诱人的,他当时也暗自为自己从保险行业跳到房产业感到庆幸。但好景不长,海南成为自贸港前,火热的房地产业开始慢慢冷却。
  海南楼市25天,中介从提成五千到底薪难保,炒房客转入地下行动

  杨灿所在公司提前得知了限购的消息,在他的记忆中,3月底,公司就开始停止外地客户的购房交易。“也不是不能做,但因为必须要审核,时间长一点不就白费了。”杨灿的工资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变化,从高于平均水平近2倍到不及周边人。
  4月22日限购令发布。“非海南省本省居民只能购买一套住房,且要提交24个月的社保缴纳证明”、“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70%,5年后方可转让”等针对性的限制条款,让海南楼市瞬间降到冰点。
  明确的政策斩断了房产服务者的最后一丝念想,很多人选择脱离这个行业。最初的表现是离职潮在众多房屋中介公司中蔓延。
  在杨灿离职的朋友和同事中,一些人决定先停一段时间,出去旅游。他们或是因为之前新房火爆时赚得盆满钵满,或是家中土地恰好处于核心区域被征用。“这边的人均工资在2000多一点,但消费特别高。我就是海南人,现在还没买房,在这里我买不起。”杨灿抱怨,除了得到拆迁补偿款的当地居民等够轻易买房,其他海南人很难买得起房。
  在限购令持续近一周后,日渐萧条的房产服务公司开始另谋出路。“现在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去其他地方考察,你今天订一张机票,说不定旁边就是要去云南考察的团队。”一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开始转移阵地,他们组团去云南等同样是旅游城市,但楼市限制较少的地方考察。一些中介公司开始变相裁员,各种名目的日常扣钱将员工的底薪扣得几近于无,离职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我们公司要换个地方,现在这个门店的租金很贵,换一个租金比较便宜的减少压力。”几乎为零的收入跟营业成本支出早已成为公司运营的巨大压力,1个月没开张的杨灿现在“基本整天都没事可做。”
  最疯狂的时候,杨灿一天能带10多个人看房,很少有休息时间。现在,偶尔出现3个人就算是惊喜,尽管成交量为零,但至少证明还有人想要买房。
  在4月22日晚间,得知海南实行严格的限购政策的园艺设计师老陈一开始并没有在意。
  2002年来到海南的老陈目睹了当地的巨变。那时的海口市还以美兰机场旧址为中心,现在大多城区区域那时是未经开发的原生态村庄,老陈现在工作的澄迈县老城则维持着“一人一牛茅草棚”的原始农耕状态。2013年,海南主打国际旅游岛,城市逐渐规整洁净起来,街景更向城市靠近,城区周边随处可见的茅草棚也不知不觉消失。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5 =

Next Post

人力资源开发与企业战略决策关系解析

周五 4月 9 , 2021
  仅23天,海南楼市经历了从投资狂欢到楼市冷却的瞬间,再到部分开闸希望重燃的逆转。而那些工作在一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