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山区小县城的教育腐败(转载)

大家来看看现在教育腐败的典型–高州(转自高州阳光论)(2009-04-30 12:43:48)
   ――来自广东高州的报告
   我的故乡――广东高州,号称千年古郡,是古代广东下四府之首,它的教育历来名震南粤,英才辈出。我国著名的水稻专家、杂交水稻之父――丁颖,就是广东高州人。恢复高考以来,高州每年高考的上线人数、尖子生人数都在广东各市县中名列前茅。但最近笔者春节返乡,接触到的老同事、老朋友、教育系统工作的至交、华师的校友、同学乃至一面之交的群众,无不对高州的教育议论纷纷,指其腐败无处不在,金钱决定一切,教师素质不断下滑,人心涣散,学生好比囚徒……所见所闻无不令笔者震惊和担忧!久负盛名的高州教育已成为当地官员腐败的牺牲品,闻之色变,触目惊心!
   一、买卖之祸
   2006年高考成绩出来后,在南粤久负盛名的百年老校――高州中学800分以上的人数只有11人,仅排在茂名地区第三,不仅不及茂名市一中,已经是连续两年输给了山区小兄弟信宜中学(800分以上18人)。得知这一结果,高州的群众愤怒得几乎是异口同声:“这就是买卖的结果!校长是买来当的!教师是买来教的!不少学生也是买进去读的!明年还不知是怎么样呢!!”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几年,高州教育一切资源的分配,包括校长的任命、教师进城指标、优质学位,甚至教师的正常调动,用群众形象生动的话来说,已是全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领域,实现了100%的市场经济,完完全全金钱化了。而其各项的“成交价格”,在教育系统、教师之间已是公开的秘密:普通初级中学校长的买卖价格视该校在校学生人数多少而定,一般在20~40万元;教办主任(中心学校校长)20~30万元;农村完全中学校长则要50~60万元;城区四大中学(高州中学、一中、二中、四中,皆为省一级学校)的校长成交价格更为惊人。据其圈中的知情者透露,2004年末,在高州以“捞王”出名的黄庆辉(原高州二中校长)为谋得其现在的高州中学校长职务(高州中学已有百年历史,解放前称“广东省立第九中学”,在广东一直享有盛名,可以说是高州乃至茂名地区最具名声的“招牌”,培养了不计其数的教授、工程师、文人、学者及政界要人,前面所说的我国杂交水稻之父丁颖就是她的毕业生。八十年代初其高考升学率就已达75%以上,八十年代中后期曾连出三届广东状元,名震两广),重资投入至少300万元以上。他如愿以偿谋得该校校长职位后的两年高考,成绩连续两年不如山区小县信宜。就连分界中学这样的一间农村中学,其现任校长取得此职务的代价是70万元。另外,一般教师要从农村乡镇进入城区四大中学,调动价格在8~10万元。小学教师要成为中学教师需2~3万元。教师要想有选择的在镇与镇之间调动需1~2万元。至于学校内的各个职位,如副校长、科室主任等,也有一个心知肚明的价格,投资若达不到其标准,几乎是不可能得到该位置的。
   优质学位也早已如此。高州中学每年招收的初中、高中新生均在2000~2500人,但初中、高中均大约只有1000人是正取生,其余的都要交1.5~2万元的择校费才能入学。特别是2002年高州中学分设初中部、高中部后,城区四大中学一律不再设公办初中,全部由高州中学初中部招生,但正取生只有1000人(原来城区各中学的初中正取生共招4000人),其余的一律要交1.2~1.5万元的择校费才能入学!群众对此怨声载道,说:“教育部门制定的这政策是明火执仗,是坑民政策,有意抬高读初中的门槛而去抢群众的血汗钱!”2006年7月,高州市教育局局长被砍致残,《南方日报》等媒体都作过公开报道,并指高州市不合理的招生制度有可能是其被砍的原因之一。
   进城或教师调动的黑规则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一个真人真事、现身说法的例子。一对教师夫妇在乡镇从教多年,按教学资历、教学水平和成绩,在前几年就符合回城区中学任教的条件,但看着一个个教学能力、水平、资历都不如他们的,有的甚至是连当地农村学校都不要的教师“莫名其妙”的回城区中学任教,去年夫妇俩终于开了窍,如愿以偿的调回城区某中学任教,但也付出了夫妇俩十多年从教省吃俭用才积攒下来的15万元!如今夫妇俩见到亲朋好友忍不住的就抱怨:“原以为城区中学效益好,想不到没比乡镇好多少,真不知到了退休能不能收回成本!”。以前城区学校的效益确比乡镇学校胜一筹,但因近年来不少老师想方设法“投资”回城,致使城区各学校人满为患,也就僧多钱少了。如高州中学1997年的教职员工才193人,而现在其高中部即近500人(2002年9月投入使用时才290人),初中部超过300人。通过这种赤裸裸的买卖方式进来的教师大部分素质低下,个别是社会无业游民、下岗工人甚至是农民。
  
  
  
  
  
  
  
  
  3 来自广东高州的报告
   三、择校之祸
   高州城区现有9间中学,7间小学,对一个只有20万人的县城来说已是基本可以满足教学需要了。但高州的有关领导和教育局,还有相关学校却想尽千方百计将本已足够的教育资源变为其奇货可居的生财之道。
   小学。一是大量招收高价学前班。高州一小、附一小、文明路小学每年招收的学前班均在5~8班,每间小学的学前班学生人数达400~700人。他们为什么热衷于招学前班呢?因为学前班每期的收费近500元,且所需课本资料极少,又不受“一费制”及减免学杂费政策的限制,只需聘几个退休或代课教师,草率对付一下即可。因此,经济效益比正常小学生的要高得多。二是招实验班。每个学生只要交1.2~1.5万元择校费或赞助费,就可以读条件更好的实验班(即所谓的小班,每班约40人左右),且任课老师全部为学校最有经验的。而普通班每班学生则在70~80人之间。高州一小、附一小、文明路小学每年均招收3~6班实验班。正是由于学前班和实验班的长期和大量存在,造成了城区小学学位的长期紧张。普通班学生人数严重超负荷,在教育的起点上人为地造成了不平等。
   中学。各中学校生财的招数也是两招。一是大量招收择校生。前面已说过,高州中学每年招收的初中、高中新生分别都在2000~2500人,但计划内(不用交择校费或赞助费的)的招生人数仅为1000人左右,其余的则要交1.5~1.8万元的择校费或赞助费。高州一中、二中、四中的情况也如此。每年的初、高中入学新生中,有一半是必须交择校费的。二是大量招收高价复读生。上述几间城区较好的中学,一方面在大呼学位不足,资源不足,政府投入不够,另一方面每年大量招收高价复读生。如高州中学,2006年招收的升大复读生达1300人以上,每生每期收费2500元,收费标准是正常高中生2倍。学校正常的教学资源在高州的某些人手里就这样发挥了最大的效益,成了他们的摇钱树。而高州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读书几乎成为这里贫苦的孩子唯一出路,但面对着这般巧取豪夺的学校,如此奇高的学费,大量的贫困学子只好强忍泪水,告别了校园。
  
  
  
  
  
  4 来自广东高州的报告
   按上级文件规定,军训是不能收费的,其它的社会实践要坚持自愿的原则,但高州市教育局、高州市德育学校对这些规定置若罔闻,视如无物,每年光是强制驱赶中小学生参加军训的人数就超过5万人,收费超过800万元!加上其它的所谓的社会实践活动,收入总额超过1000万元!而那些到过德育学校参加军训的学生说,在那里的伙食实在是太差了,5天之中才吃过两次肥猪肉,甚至连饭都吃不饱,逼着学生去学校小卖部买零食,价格则是外面的2倍。冬天的时候学校也不提供热水。曾经有一个家长说,他天天从城区跑10多公里去看他的孩子,仅仅5天时间,他孩子住的那间宿舍的军训学生就病倒一大半。社会群众不满地说,小学生去参加军训,枪拿得起了吗?他们强制学生必须要参加军训,安的是什么心?这个德育学校如此的明火执仗的高额乱收费,它还有何德可言?!它究竟要在学生稚嫩的心灵里树何德?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注视下立何行?它每年的巨额收入去向又如何?为什么这个德育学校已存在数年,明明是在抢钱,但高州的某些领导及有关部门在大小场合竟不停的为它高唱赞歌,为其大开绿灯?司马昭之心,高州的老百姓是一清二楚的。
   六、乱收费之祸
   近几年,广东乃至全国中小学的收费实行“一费制”,今年又对九年义务教育减免杂费。应当说,在“一费制”实行之初,高州的中小学生的收费负担确实有所减轻。但高州的群众说,象近年的学校这样收费,国家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政策,都不能真正减轻他们的负担。学校的乱收费简直太多太可恶了。首先是各种资料费、试卷费、寒暑假作业费等,学生在校所用的每一张纸都要收钱!有的学校如高州中学甚至是每星期都要收钱,学生家长没有不摇头叹息,气愤得咬牙切齿的,但绝大部分又敢怒不敢言,因为你的孩子既是学校的学生,也是学校的“人质”。其次是普遍收取自修费、补课费等,特别是毕业班的学生,每期在300~500元以上,其他年级的在100元左右。再次是各种层出不穷的捐资,名义上是自愿,但在老师严厉的目光之下,你又非交不可:维修厕所要捐资,做一块窗帘要捐资,种几颗树也要捐资。去年以来,城乡各校竟不约而同地刮起要求毕业班学生捐资慰问老师的歪风,城区几间学校,如高州中学、一中、三中等,要求每个毕业生最少捐资150元来慰问老师,以谢师恩,或帮学校建造或购买一点什么,以留痕迹等。试想,这种行径会给学生留下什么样的“为人师表”的形象?让我们的学生在走向社会之前如何打量这个社会?高州中小学乱收费另一个更为恶劣的行为是,所有的乱收费都不开票据,上级一来检查,要么矢口否认,要么装聋扮哑,什么都说不清楚,然后向检查人员进贡行贿,高州的所有监督部门集体失效就是由此而来的。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7 =

Next Post

会计培训找仁智,苏州会计师培训,苏州会计从业资格培训

周五 4月 9 , 2021
大家来看看现在教育腐败的典型–高州(转自高州阳光论)(2009-04-30 12: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