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快联科技的“崛起——毁灭——维权”之路

  有位北大经济学家在某论坛上大声发问:我国有7.8亿互联网终端用户的庞大市场,有充足的流动资本,又不乏开拓创新型的科技人才,为什么不能产生世界级的民族互联网企业家?为什么稍有成长性的民族互联网企业大都短命?
  今天,我们可以从重庆快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快联科技)的“崛起――毁灭――维权”之路找到这一话题的正确答案。首先,让我们对互联网发展现状做一个小小的回顾:
  1987年,我国接通第一条互联网国际专线,一封简短的电子邮件从北京发到了大洋彼岸。标志着中国人“触网”的时代正式开始。
  而在我国广泛利用和大力发展互联网的时候,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已经有了20年的互联网发展历史,他们早都认知了互联网广阔的增值空间,早都攫取了全球互联网霸主地位,早都瞄准了中国互联网终端用户的庞大市场,早都觊觎着中国互联网财富这块巨大蛋糕。因此,也早就秘密制定了针对中国互联网财富的掠夺战略。
  一、快联科技崛起
  他从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外资控制调查报告》中看到:中国前100家互联网企业,已经有包括三大门户网站在内的78家被外资控股,控股比例高达85%以上。他的心潮再也无法平静,觉得自己是个有担当的民营企业家,岂能眼看着中国人含辛茹苦创造的互联网财富像淌海水般地流向海外而无动于衷?
  曹阳辛苦研发的广告倒付费、自动拓客、跨界行销、智能建站、消费销售自动分利、ABC电子商务、赠送期权和云计算、大数据等八大差异化服务模式,极具行业颠覆性和企业竞争力。
  2014年,快联科技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成功挂牌(企业代码201882),计划两年后在中小企业创业版上市。
  可谓“三年三大步”。
  广大网民也正是把注册快联看成了爱国行动才欣然免费注册,也正是认同了快联科技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创新模式才果断升级软件系统,也正是看到快联科技是有公安网警和工商网监保驾护航的好平台,才热心与亲友分享并大力推广。
  重庆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中国网、光明网等国家主流媒体多次对快联科技专访报道,盛赞“腾飞中的快联”是“民族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和担当”。
  2015年9月6日,正是被国家主流媒体盛赞为“中国民族互联网企业异军突起”的这支“异军”刚一集结,就遭到一伙人的突然袭击,突袭者采取了“无罪先打”、“打后取证”和“有罪推定”等枉法手段,一举端掉了这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民族互联网企业。
  他们的法律生命顷刻间化作了一缕缕冤魂随风散去。他们孱弱的躯体则被戴上铮亮的手铐,关进了重庆市江北区等三个看守所里。
  还有很多快联用户,刚刚充值了几百元、几千元、甚至几万元,还没来得及购物或升级软件,也与突袭者杜撰的传销活动一点边都沾不上。
  20多人都被抓捕,77618人遭到了巨大的经济、精神损失;214万多人被断绝了美好的创业、创新之路。
  更有甚者,2015年10月27日,突袭者通过“媒体判决”,向全世界宣告:《重庆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
  214万多中华儿女,响应党和政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选择有公安网警和工商网监保驾护航的“全国首家广告倒付费”创业平台,成为创业者、创新者。正在他们庆幸自己上下求索多年,终于找到一个适合创业的好平台,踌躇满志地努力奔小康的时候,这个平台突然罹患莫须有的罪名被一举端掉了,广大创业者立刻成为失业者、受害者。
  快联科技案原本就是一个人为泡制的没有任何受害人举报的特大冤案,突袭负责人在一次提讯中毫不隐晦地宣称:“如果不把快联案办成传销铁案,我的老婆孩子谁养活?”
  1.侦查阶段的PK
  实际上,我国《刑法》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构成要件有着明确的规定,突袭者打掉快联科技时,扣押了戴尔服务器、IBM服务器、工作日志、业绩汇总表、会计凭证、财务报表、工作电脑等物品物证;所有当事人都积极配合如实陈述,没有任何隐瞒。如果快联科技真的搞了传销活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搜集到足够的确凿的传销犯罪证据。
  官网后台经营记录实行云计算、大数据管理,真实准确,没有任何隐瞒、遗漏和虚假;
  企业领导人的照片、个人信息都在官网公示,接受各方面监督,不存在传销犯罪的故意……。
  尽管冤案泡制者对当事人不同程度地采取了诱哄吓诈等逼供手段,也很少有人被迫出伪证,最后不得不采取生搬硬套、指鹿为马等非法手段,牵强附会地摒凑了6个月零4天,才于2016年3月10日侦查终结,将案卷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检察院是防免冤假错案的第一道屏障,冤案检察官对案卷审查了一个半月,发现确实不能构成犯罪,便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16年4月25日,依法退回案卷,要求补充侦查。突袭者又加大力度地补充侦查了一个月,于2016年5月24日第二次将案卷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此时此刻,冤案泡制者绝不允许第二次退侦的程序发生,突袭者灵机一动:不就是证据不足么,没有证据可以编造证据,他花17万国家财政经费,找重庆某会计师事务所两名会计师编造了一个《鉴定意见书》,该《意见书》在没有经法律判决的情况下,直接把快联科技定性为“传销组织”,把注册客户直接称为“下线人员”,把公司分利直接称为“获得提成”……。
  2016年6月21日,突袭者向当事人送达《鉴定意见通知书》时,所有当事人都明确指出“这鉴定数据不是事实”,有的人还愤怒地拒绝签收,突袭者大为光火地质疑:“难道我17万鉴定费白花了吗?!”
  突袭者说的17万鉴定费还真就没有白花,第二次退侦的司法程序得以避免,快联冤案于2016年7月5日向江北区法院提起了公诉,广大快联人翘首企盼在审查起诉阶段得以平反昭雪的希望彻底破灭。
  法院应该是防免冤假错案的最后一道屏障。
  2016年12月21日,快联冤案终于要开庭公开审理了!快联人奔走相告,企盼公平、公正、公开的审判程序能还快联科技的一个公道。
  庭外已是如临大敌,通往法庭的各条道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防快联冤案受害人进法庭旁听。
  2016年12月21日9时10分,审判长敲响了开庭的法槌,这个有3名公诉人、21名被告人,28位辩护律师参与的“特大”案件,原计划需要三天才能庭审终结,在审判长的主持下,仅用了十几个小时,就匆忙地走完了庭审的全过程,致使全体被告人被楼上楼下、带进带出、拷来拷去,折腾得身心疲惫,精神恍惚,思维错乱,未能切实地行使法律赋予的辩护权、质证权和最后陈述权。
  法庭调查时,被告人、辩护人的辩解和辩护,因多次被审判长打断而遗忘后续要讲的内容;法庭质证时,因庭外的封路和抓捕行动,辩护人已经约好的多名证人都未能出庭作证;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时,审判长又再三要求“言简意赅”,致使很多重要论点论据都未能当庭陈述……。
  更加骇人听闻的是:中午法庭休息时,司法部门又有个别领导逐一向重庆籍律师打招呼,施加压力,不准其做无罪辩护,下午继续审理时,有的代理律师的发言真就发生了明显模棱两可的“逆转”。
  5.择日宣判阶段的PK
  被告人糊涂了:不是已经审理结束择日宣判吗,怎么还要审理?
  到了2017年4月25日,法院又给全体被告人送达了一份“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本案中止审理”的《刑事裁定书》。
  又是三个月过去,到了2017年7月17日,法院终于裁定“本案恢复审理”,同时送达了“2017年7月21日10时开庭宣判”的《传票》。
  当每个被告人都把一本36个页面的《判决书》捧在手上,无不觉得重如千钧,更加觉得自己冤深似海,与窦娥都有一比了。可细心捧读起来,不由得万分惊诧,越读越坚信:快联冤案必定能平反昭雪,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判决书》是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范性的法律文书,是决定一个人生命、政治、经济等各项权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ta应具备逻辑性和公正性的两大特点,来不得半点马虎和亵渎。可是,(2016)渝0105刑初852号《刑事判决书》却恰恰背离了这两大特点,存在很多漏洞、瑕疵和自相矛盾的地方,反而为快联科技不是传销提供了有力的“反证”。
  快联冤案司法者对被告人进行有罪推定的主要证据,就是那份花17万办案经费“聘请有关人员”紧急编造的《鉴定意见书》,该《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是:“重庆快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参加人数是77618人”并对各被告人的“下线人数”也都做出了远大于实际注册人数的虚假鉴定。
  庭审时,尽管多数辩护人质疑《鉴定意见书》错讹多端、程序违法、鉴定虚假,提出不能采信的辩护意见,但合议庭根本就不予采纳。仍然依据《意见书》鉴定的严重失实的虚假数据对各被告人进行了错误认定和处以刑罚。
  这“77618人”和“77618人次”虽然只是一字之差的纠正,无形中反证了“有关人员”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是虚假的,错误的,不应该采信的,是必须排除的。
  在重庆司法界,通行着一条认定传销犯罪的钢性标准,即“发展下线就是传销;发展下线30人即构成犯罪;发展下线120人视为情节严重”。其它一切关于传销的法律法规在这里都如同虚设,唯有这一标准畅通无阻,颠扑不破。为此,突袭者们废寝忘食地连续奋战六七个月,动用一切侦查手段也未能给20名抓捕被告都找到“发展下线30人以上”的有效证据。
  快联冤案审判长经过15个半月断断续续的辛苦阅卷、审理,明明已经看清并认定了《鉴定意见书》中的“注册人数”、“参与人数”、“下线人数”等数据都是重复累加的“人次”,却不知他是迫于何种压力,既不剔除重复累加的次数,也不把强加给被告人的“发展下线xx人”实事求是地纠正为“发展下线xx人次”。
  又不敢从证据链中排除《鉴定意见书》这一非法虚假证据,因为一旦排除这一主要证据,所有人的罪名都不能成立。
  2.“反证”了冤案泡制者无辜入人之罪
  如果说副总裁也应该算组织领导者的话,三位副总裁只抓了两位,那个主管商学院的副总裁却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庇护,不予立案追诉。
  对于这个问题,第18被告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
  果不其然,突袭负责人开口就就质问说:“快联被打掉后,经常有陌生人给我打电话,开口一句话直接骂:‘XXX,我X你妈!’然后把电话就挂了。是不是你把我的电话号挂到了网上?”
  第18被告不无遗憾地告诉他:“我至今都不知道你的电话号是多少。即使知道,也不会给你挂到网上去!你挟嫌报复找错了对象!”
  因为自己始终不认为快联科技是传销组织,自己在快联科技又没有任何职位,与快联科技各级领导都不认识,注册快联后的一切行为都无懈可击。
  3.荒唐的评析,“反证”了冤案泡制者公然亵渎法律
  事实明摆着:快联科技研发了“快联基本系统”、“移动商务系统”和“智能建站系统”三款软件,“快联基本系统”赠送214万注册用户免费使用,而“移动商务”和“智能建站”系统只是提供给建立个人电子商务平台欲扩大信息资源的用户自主自愿有偿升级,这完全是当今互联网科技企业普遍采用的合理合法的经营方式。
  更有甚者,《判决书》的评析还使用了“扣帽子”“打棍子”等非法手段。例如《判决书》第24页就有一段极为荒诞绝伦的精彩评析,全文如下:
  因为给被告人都扣上了“歪曲国家政策”这样一顶其大无外的政治大帽子,的确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人们不得不问:宣传“快联科技的经营模式符合‘双创’的政策导向”,这怎能是歪曲?快联人对国家的各项政策只有拥护、执行、赞颂的权力,毫无调查、审查、评析的义务,哪里来的歪曲呢?
  这段评析的第四句:“引诱参与传销人员缴纳费用并从中非法获利”,针对这句评析倒是很值得我们来一番《关于评析的再评析》:从《起诉书》到《判决书》,使用了 N多次“引诱”这个贬义词。且不说实事求是地讲解快联软件的功能用途,由客户自主自愿决定是否升级不能算“引诱”,而在快联科技的经营活动中,最具“引诱”力的不是几十个字的邀请帖,不是创造民族互联网企业的担当精神,也不是快联科技惠及广大民众的博爱胸怀,更不是快联科技八大差异化服务的经营模式,而是网站上高高挂起的那两枚神圣、威武的“公安网警证”和“工商网监证”。
  而《判决书》并未认定“两证”是企业造假,也未能问责公安网警和工商网监玩忽职守不作为,这就反证了快联科技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在公安网警和工商网监严密监管护航下的合法运营活动。
  在“两证”的“引诱”下,55000多客户升级了“移动商务系统软件”,其中有8000多移动商务经营者再次升级了“智能建站系统软件”成为站长。
  这段评析的第五、六、七、八句:“没有采取协迫手段,不影响对传销行为性质的认定;参与传销活动人员是否认为被骗,不影响对骗取财物性质的认定。”这第七、八句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没有出现受害人,不影响对传销罪名的认定。”这就好比是人家法官手中掌握着可以任意摆弄的“法律魔方”,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好一副“权大于法”嘴脸!对此,还是不要妄置一词吧,倒是应该再加上两句:“群众不是拍手称快而是爆发万众维权,不影响对司法工作人员升职、授奖和晋级的决定”。正好可以让“法律魔方”更完善,玩出更多的花样来。
  快联冤案的泡制者也绝不能逃脱这一铁律。
  快联冤案发生近五年以来,蒙冤的广大快联人纷纷向国家信访、纪检、监察、司法等机关送达和邮寄了数十万份上访、控告材料,反映冤情,强烈要求平反昭雪;蒙冤的广大快联人坚持理性维权,没有发生群体事件;蒙冤的广大快联人坚信自己走“双创”道路没有错,没有任何人把上当受骗、讨回血汗钱的矛头指向快联科技,都在耐心地等待着走完司法程序,祈盼公平的温暖、正义的阳光。
  上诉审合议庭经过认真阅卷、问讯上诉人和八个多月的依法审理,一致达成了终审判决意见。由于这个判决意见不符合冤案泡制者的心意,而国家又推行了“审判终身负责制”的诉讼制度改革,无法强制合议庭改变判决。于是,快联冤案又凭空增加了一个“临时变更合议庭”的司法程序。
  快联冤案现在进入申诉审阶段,昭雪尚未成功,维权仍在继续。
  有专家激动地感言:“一个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横空出世,疯狂席卷商业界,传统产业面临洗牌。曹阳的快联系统,注册会员(用户)成为经营者、消费者,购买系统锁定客户成为资本家,把消费资本应用的淋漓尽致,这就是快联系统和快联的经营模式。”
  曹阳陷入囹圄至今已刑期过半,他在2020年2月10日写给父母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短短的300多个字,孝敬父母的拳拳之心和惠及万众的企业家襟怀全都跃然纸上,感人至深。当然,再感人也感动不了快联冤案的泡制者们,因为人家正挥舞着“有造福人类的发明并不影响对传销犯罪性质认定”的“法律魔方”,必至你于死地而后快。
  放眼全国,近几年法治进程稳健发展,司法改革步伐加快,刑事司法实践中保护民营企业家、公正执法的措施得到全面贯彻,特别是对冤假错案的大力纠正,“两高”每年都依法纠正一些影响重大的冤假错案。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