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本文作于2018年9月)

  管理分局位于F镇,从市里霸州镇到F镇距离33公里,小Y好不容易找到前往F镇的中巴,花了近2个小时到达了F镇。下午分局上班后,找到镇分局长M局咨询注销如何办理,M局让税收管理员X负责。随后,与管理员X详细沟通了为何注销的前因后果,X管理员同意注销,但需提供账簿、凭证等,如提供不出,即属于违反征管法需罚款处理。
  对于这个要求,实属非常正常,毕竟还有前面40家注销公司之经验,哪有不提供账簿、凭证之道理。但是能说经验坑人吗,之前也有相同情况公司注销,一般和管理员沟通说明公司刚成立,银行账户都没开,也没有购买过发票,设置了账薄但是没有发生额还是空账这些客观情况后,税务人员大都理解做出客观判断而不再做要求。并且我们来之前也都考虑个这个问题,公司成立后即在用友服务器中设置了账套,按照会计准则和集团的财务核算规范导入了会计科目,但如果还没有任何会计凭证记账的情况下,账套也是空的,也不至于就数百个会计科目打印个明细账空表带着吧,所以我们一般还是尽量先就着解释沟通清楚的原则来处理问题。
  但是,为了能顺利办事,小Y马上徒步寻找周边的办公用品商店,购买所需的账簿后再去分局,连同准备好的印花税票当时制作了手工账簿及凭证。X管理员随后又告知,注销管理分局及稽查部门还需上门实地核查。对于我们这种一清二白的公司,按照税务机关执法规范与风险控制需不需要实地核查我们实际也清楚,但是小Y还是尽量解释,并说都可以让注册地址提供方出具相关证明。此时已至下班时间,X管理员也表示认可,要小Y先回去待他去问问后再回复可否不进行实地核查。小Y也向X管理员要了手机号以便后续联系。
  因今天无法继续,小Y只有回京等候信息。行程反向再来一次,从镇里坐了2个小时中巴返回霸州市里,再前往火车站赶19点半回京的火车,到北京后再转乘加换乘地铁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23点多。
  第二次去霸州 (2017年7月25日)
  次日上午小Y就接到X管理员的电话,说我们这种情况可不需要实地核查,让小Y再去镇里办理接下来的事宜。为了尽快办事,小Y没等中午吃饭,中午前赶到木樨园长途汽车站乘坐省际大巴汽车前去霸州,再换乘中巴,到达时间为下午已近4点。先填报了注销前应当申报的当月纳税申报表,由于该镇国税分局无对外服务大厅,申报的各项报表只能等待另一位已短时外出的税务人员进行录入,待该人员回到分局后,小Y立即请他用电脑在税务局的客户端上申报了报表。录入并已申报完成后已到下班时间,因无法再办理业务,小Y同昨日路线返回北京又近晚上23点。
  第三次去霸州 (2017年7月31日)
  7月31日,小Y第三次前往F镇,本次计划承接上次未处理完的事项继续进行,即按照注销流程,需要管理分局出具纳税人注销核查单。X管理员说稽查部门对账簿管理要求很严格,像我们这账簿里面基本什么内容都没有属于不符规定,需要罚款处理。并表示这次再次需要对我们罚款也都是稽查部门一直强调的,为此小Y决定返回霸州市内,去稽查局当面与稽查部门人员沟通一下情况,这么简单明了的情况还需要稽查?但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要求与程序,算了先沟通吧。因为在镇里等候中巴的时间较长,到达霸州市内已是下午五点四十分左右,国税局已经下班,未能与稽查部门沟通,小Y只有返回北京,又是晚上23点到家。
  第四次去霸州 (2017年8月1日)
  8月1日,小Y第四次前往霸州,此次直接到市局稽查局与负责注销核查事宜的D先生进行沟通,D先生对小Y带来的手工账簿(总账、明细账、现金日记账)及凭证不认可,原因为未按规定设置账簿,账簿不健全。小Y问其是什么资料不健全,D先生答复是未按《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设置账簿,其缺少资料自行查找。
  由于D先生让小Y自行查找后不再理睬,小Y打电话把具体情况告诉了我,由于小Y 就在局机关里面,我让小Y直接到纳税服务股去咨询一下到底还需要什么账簿,纳税服务股对其问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建议还是与稽查局D先生再沟通,同时我也给廊坊市国税局纳税服务科打电话反映这个情况,纳税服务科的同志接电话后说会去了解一下情况。小Y同D先生再次沟通仍无效果,我再次给廊坊市局纳税服务科打电话,告诉人都在现场,希望能马上解决问题,并且明确表示我这次打是投诉电话,是实名投诉,需要查明情况后给我回复。
  随后我让小Y再去镇里分局继续办理,取得分局出具的并由M局签字盖章的注销核查单及无罚款证明书。小Y即又马不停蹄地赶到F镇分局,赶到后又是下午,M局不在分局,为此小Y多方询问M局的联系方式,但得到的仅有眼前就看的见座机的电话号码。等到分局下班人去楼空后,小Y心灰意冷返京,又是一个深夜。
  第五次去霸州 (2017年8月3日)
  8月2日下午小Y分别电话联系X管理员及M局,问其明天是否都在单位并可否前去办理业务,在得到都在并可去办理的消息后。8月3日,小Y第五次前往霸州,这次提前至 5点半出门从北京东头到西边的北京南站乘坐7点36分到天津中转换乘能直达F镇的火车,紧赶慢赶,到达镇里分局时是上午十点十五分,此时M局已于小Y到达前二十分钟外出,分局其他同志告知应该会回,但没人能告诉M局手机,一直等待至中午下班未回。小Y只有下午上班后继续在分局等待,看着熙熙攘攘的分局又是人去楼空,小Y感觉到的不是冷漠的无助!也不仅仅是感觉办事真难!更感觉到的是对生命的浪费。近下班时,小Y给我打电话汇报了今天的进展,我也无语了,让他今天不要回北京了,在镇里住一晚,明早一上班就去。
  晚上我想起了小Y今天的感悟,感谢今天!感谢今天是夏天!感谢今天不是冬天,需要冒着凛冽的寒风,踏着星辰,起早贪黑,从事着会计这个崇高的工作。我也只能对他说:“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象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此时言语的诙谐掩盖不了我内心的沉重,墨迹的流淌恰是对这不知所谓而无尽的述说。
  第六次去霸州 (2017年8月4日)
  昨晚小Y在镇上住了一晚, 4日上午一上班即去分局见到了M局,M局也提出了需查看凭证及账簿后方能在核查单处签字、盖章。昨天小Y来带的是用友账套上打出的账页,因为没有发生额,账页基本都是空表。他看后认为账过于简单,自设账以来,仅仅一笔地税税费20元的记录发生,小Y解释电子账上也就是这一笔,M局要求登录账套查看是否属实。小Y解释现在成立公司也不花钱,仅仅就是刻章花了200多元还没有报销,其他也没什么费用,法人都是上级公司的员工,几笔差旅费也在就职公司报销,还能有什么费用呢,现在没有带电脑远程登陆,但都可以让北京同事拍照传过来,M局也较通情达理,听了解释后随即在核查单处签字、盖章。
  管理分局的流程完成了,小Y随后带着核查单再往霸州市内的国税稽查局签字、盖章,到达市里正直午休,下午一上班立即又到稽查局D先生处,请求批复。因为一号那次来带的就是临时买的手工账簿,为了避免他再找出临时设账的理由,所以这次直接带了公司成立时即设置的电子账套打出的账页,但D先生再次以所供账簿不符规定为由拒绝办理,并且要求提供日记账,总账及日记账需采用订本式账簿。小Y解释,对于日记账,只要设置了电子账套肯定就有日记账,但即使设置了没有发生额打出来就是空表头,这样说明后仍然无效。同时,D先生还提到“因前日向上级领导和纳服科对他进行投诉”,至此所有业务必须按规定处理,并明确指出总账应当给他提供订本式的账簿,否则视为不合规。
  小Y也是老实,无心争执,毕竟签字的笔在人家手上,不签办不完事呀,于是走出国税局寻找文具店,购买账簿封皮,再去扫大街到处找文具商店去买账簿封皮,但这东西也不好买呀,于是小Y又给我打电话说了上述的情况,我跟小Y说,要是如此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已经就没有意义了,不要去找地方买了,找张白纸写上字就是封皮,找个订书机扣上两个钉子就是订本,有意义吗,他说不定还嫌你字写得不好看呢。
  我跟小Y说,去找稽查局局长和纳税服务股说一下。我也担心小Y说不清楚,想着上次给廊坊市的纳税服务科打电话都没作用,这次只能给河北省国税局反映了,已经去了六次了,这样我们实在也受不了了,于是当时给河北省国税局监察室打了电话,因为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担心监察室不管这事,监察室同志接了电话很热情,说我们管,马上去联系。看着这么热情,我又提出,如果稽查局属于作风问题,我是实名投诉,要给我回复。
  半小时后,小Y打电话给我,说县局纳税服务股给他打电话了,让他直接去办税大厅找主任办理,于是小Y终于将注销资料交至大厅窗口得到了受理,也代表着国税的注销工作基本完成。

  无论是镇里、县里、市里,还是所谓的帝都、魔都,程序的复杂还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同《全国税务机关纳税服务规范(2.3版)》中1.4.1-012节注销登记的基本流程的反道而驰,是税务机关化解自身时效控制的手段,而把无休止的时间推给了纳税人,这种做法现在也没有得到纠正。(此段供专业人士研究)
  还有那廊坊市纳税服务科和省局监察室,虽然你们很热情,但我都说我是实名投诉了,无论成不成立,你们也要给我个回复呀,并不是解决了当前事后面就不追究了,何况这个事本来理所当然就不是事的事。
  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时给人民吹来阵阵春风,税务总局又将春风化为了行动,“少跑腿”、“容缺办”、“组合拳”的功效关键还在落实,我这个故事也希望成为历史,但程序的完善和作风的建设还继续在路上。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12 =

Next Post

(转载)

周五 4月 9 , 2021
  (本文作于2018年9月)   管理分局位于F镇,从市里霸州镇到F镇距离33公里,小Y好不容易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