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盐城市劳动保险处:企业社会保险登记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不能接受职工监督

  2012年7月5日,公民尤某带着与盐城金龙钢结构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向盐城市劳动保险处提出相关政府信息公开的书面申请。申请内容一是出于监督企业执行社会保险征缴条例及保障职工合法权益等情况的需要,要求公开该企业的社会保险登记信息(包括社会保险登记编号、法定代表人等),包括2009-2011年间各年度年检情况等。二是如果办理了社会保险登记,请公开2009-2011年职工缴费花名册。
  张某说:“经身份证查询,尤某在社会保障系统没有办理各项社会保险的记录。我只能明确告诉你,盐城金龙钢结构公司当然也不可能给她参保。你要公开社会保险登记信息,这涉及商业秘密,盐城劳动保障部门不能因为你说行使监督权,我们就向你公开。按规定,该信息应由企业主动向尤某公开,它不公开,你可以举报,但不要找我们,我们也不接受此类举报。”
  张某继续解释:“你们要2009年到2011年这三年金龙钢构的职工社会保险缴费花名册,这花名册上当然有各位职工的姓名与收入状况,如果公开必然涉及他们的个人隐私。我们有义务保守企业商业秘密和职工个人隐私。”
  张某说:“这个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我压根就不会收,市社会保险处因此也绝对不会给你书面的什么负责任的答复。只一句,尤某想查个人有没有在金龙公司办理各项社会保险,我们已明确告知查不到她的信息。”
  张某说:“你想通过这种方式监督企业有没有导致职工利益及国家利益损失,我这里不支持。你想要,找亭湖区人保局去,由他们来查询。”“由他们来查询,难道他们将调取的信息向尤某公开,就不侵犯盐城金龙钢结构制造有限公司的商业秘密了?真是搞不明白,竟然就相同信息存在区级社会保障机构向申请人公开不会侵害商业秘密,而市级社会保障机构向申请人公开,就产生侵害企业商业秘密的违法性。你作为公务人员如何能是这样的素质啊?再说,尤某提交的申请表上的需求信息由你们形成、管理并控制,亭湖区人保局指引尤某向政府信息控制人申请公开,我找不到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张科长保护的是“可能存在的违法事实”,一个领导如果月收入八千,但他按三千做基数缴纳社会保险费用,按照张科长的逻辑学,也必须作为个人隐私保护的了?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13 =

Next Post

VS绩效管理(转载)

周五 4月 9 , 2021
  盐城市劳动保险处:企业社会保险登记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不能接受职工监督   2012年7月5日,公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