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关于巨额国有资金失踪、相关国家公务人员涉嫌贪腐、挪用及拖欠职工工资的问题举报 续
  我们是辽宁省丹东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原东港市水产局)下属国有企业职工,由于1995年东港 市水产局成立了一个与日本的合资企业-东宇水产有限公司,通过正式招工和从东港市水产局下属的其他国有企业调转的方式,组成了有十一个人(现剩九人)的公司员工队伍后,专门从事水产局下属企业:国营东港市贝类示范养殖场和东港市滩涂贝类管理站所生产的杂色蛤出口到日本的业务,由当时的东港市水产局局长杨吉良任公司董事长,水产局的几个中层干部任公司董事,最初给职工定的工资标准为每月工资480元,两三年后涨到每人工资580元,据我们职工的模糊记忆当时公司每年的净利润为三百万至五百多万之间,杨局长给我们职工们开会时说:之所以给大家工资定的不高,是考虑到大家都是国企员工,要细水长流,这些钱都是单位的,如果以后公司没有业务开展了,那么公司所积累的资金完全可以保证全体职工的工资发放直到正式退休。
  可事实后来并非如此,到2003年五月公司没有业务时,据说公司账面还剩四百多万元左右,但我们职工所知道的公司费用的支出,就是十一个员工的工资福利,和买了一块工业用地花了五十万元,再无其他,那么其余的巨额资金怎么会消失了呢?钱去哪儿了呢?没有人说明,只是还继续给职工们开着580元的工资。
  到了2003年左右换了新任局长雷天国后,职工们的工资逐渐就不能按时发放了。我们找到了当时主管我们的水产局副局长冯忠堂后才知道,公司仅剩的这点钱又被局长借给贝类示范养殖场用于经营了,至于数额多少不清楚,大约近两百万元吧。(注:这里需要声明的是,此时东港市贝类示范养殖场已被私人承包了,而承包的企业主竟然是水产局在任的另一位副局长)又借给了水产局供热站四十万左右(注:声明一下,当时供热站站长竟然同时是我们公司的会计)剩余的钱不知哪去了,反正账面是没有钱了(再次声明下,所谓借出去的款项至今也无人知道是否收回)至于那么多公司的巨额资金为什么没有了,他也不知道。风传杨局长拿走了多少百万,雷局长买车用了几百万,雷局长妻子开饭店专供水产局人员每天午餐的费用也是从这里出的等等,我们也不知道真假,因为无从知道。能清楚帐目的会计不知如何让局长给弄成了公务员,担任海洋与渔业局的渔政科长。
  因为开不了工资生活无望,职工们找到了雷局长,雷局长态度非常好,表示鉴于职工反映工资太低,不足以维持生活,局长决定给大伙月工资再涨一百元,以后局里保证职工的生活工资,请大家放心,不要再来找了。
  到了2009年左右,又一新任局长张旭到任之后,工资开了一段时间就又停掉了,职工们的生活又陷入了困顿之中,只好又多次找张局长,期间得到的两个说法:一是你们是合资企业就是合资人,合资企业解体了你们就该回家,当我们据事实讲明我们的职工身份是拿着水产局开具的调令来的而且调令交给了水产局的行政办公室这一情况后,张局长表示认同,但随之而来的说法是:你们这块现在没钱,以前的事儿他也不知道,但他本人将想尽办法,就算是去借也要给职工们发放生活工资,同时还提醒我们不要往上面找了:你们的目的是为了开工资,把谁弄个好歹的都不好,反正不管怎样都是开工资嘛,我给你们开就是了。

  2016年03月14日 辽宁省信访局 转往 辽宁省丹东市信访局
  2016年03月16日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信访局 转往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
  这是网上申诉受理情况的追踪。这样的结果既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又使我们深感意外。意料之中的是:我们的省、市 、县转来转去,最后转到了当事一方的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让他们自己来处理,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深感意外的是:一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而且是一个被投诉的对象,竟然能做出对此事件不予受理的定性,这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做法,实在是太具特色了!!!省、市、县三级信访部门的领导们只负责转发?除此之外概不负责??那要如此多级别的信访部门何用呢?有个传达室就足够了吧?最后的裁判权归当事的一方,这是让我们老百姓做什么梦也是想不到的。
  我们是投诉无门了,只能在这呼吁一下青天大老爷们能过问一下我们所投诉的问题,还我们一个公道。否则,我们只能绝望了。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4 =

Next Post

.txt

周五 4月 9 , 2021
  关于巨额国有资金失踪、相关国家公务人员涉嫌贪腐、挪用及拖欠职工工资的问题举报 续   我们是辽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