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主城区出租汽车行业系列黑幕之二

  重庆主城区出租汽车行业系列黑幕之二
  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是一个历史时期的产物,在出租汽车行业发展发展初期有着不可忽视的贡。以前,多数手中拿到出租汽车经营权(指标)的公司或个人没钱购车,也不愿承担风险,就想法利用司机或社会闲散资金,除了利用一辆车四年出租汽车经营权(指标)获得一次性利润5~10万元外,每月还收取1500元左右的规费和管理费,其余利润让给承包经营人。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中,公司与承包经营人相安无事。但是,在畸形总量控制下,公司为了牟取更多暴利,不断压缩承包经营人利益空间,矛盾随之激化,经营黑幕也不断涌现,并且大多数涉及了违法、侵害司机合法权益。另一方面,政府提倡“公司化”经营,否定了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模式,如今,重庆主城区的出租汽车公司并不愿意放弃承包经营,在“公司化”经营大旗下,承袭了承包经营的主要内容、经营黑幕、以及增加了一些获取更多暴利方法,牟取暴利依旧或远远超过以前承包经营的暴利,事实上“公司化”经营只是一种变异的承包经营,对出租汽车司机群体危害更深更广。
  出租汽车承包经营缺点十分明显,出租汽车司机法律地位模糊,究竟是经营者还是劳动者呢?参与承包经营司机又是什么呢?具有经营者及劳动者的双重身份吗?现实中两者皆不是!无法规范出租汽车司机劳动关系,也难以建立符合要求的社会保障体系,司机和承包经营人始终处于被公司任意宰割的地位,发生经济纠纷、劳动争议、经营风险后,很难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出租汽车经营权行政垄断下,利用政府低价出让的出租汽车经营权投入市场,促使出租汽车司机之间、出租汽车承包经营人之间,以及两者互相之间进行盲目竞争,借机牟取暴利,犹如计划经济时期倒卖低价的国家计划物资一样,坐享其成而成为一个特殊利益集团。
  1).承包经营合同(或责任制、协议)普遍是一种霸王的格式合同,违法、无效条款充斥其中,承包人无实质性权利,缺乏公平原则;
  3).出租汽车司机、出租汽车承包经营人(或主驾)很难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权益,承包经营合同中公司没有什么实质义务,主要义务只是提供出租汽车经营权(或计划);
  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或责任制)黑幕主要表现如下:
  一辆“全款全包”四年期羚羊出租车价格40.8万元,不再缴纳其它费用;一辆“全款承包” 四年期羚羊出租车价格30万元至31万元,每月缴纳规费近2000元,司机自付保险、路桥、年审、各项检测等费用。
  所有公司的出租汽车燃料费、修理费、保养费、停运损失均由驾驶员承担……。
  “巴国出租汽车模式”是公司利用承包经营操纵政府政策的结果,包括通过总量控制保护高额“板板钱”,将经营权含金量稳定在高位,强化司机在承包经营中的竞争程度。通过承包经营要挟政府放宽总量控制,保护少数经营者利益。
  公司普遍拒绝承认与出租车驾驶员存在劳动关系,拒绝为司机办理社会保障,或变相要求司机自购养老保险,拒绝承担出租车驾驶员伤亡补偿或赔偿,拒绝出租车司机享有工伤待遇,更无医疗、失业待遇,个别公司限制45岁司机继续从业。车辆实行所谓的“内保”,不按收费额办理全额车损险、盗抢险,截取部份车辆保险费,个别公司自设500元损失免赔和实行罚款制度(按事故损失的20%罚款),不承担一分钱车祸损失,反而挖空心思发车祸财。强行制定霸王合同,转移全部经营风险,推卸企业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与义务,司机被迫签定后,将合同、协议等全部收走,司机连诉讼依据也没有,也不知道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G公司强行收取原“全款承包”车主一辆下线车过户费9800元,多数公司将下线车据为己有。G公司自设承包过户费,夫妻之间过户收取2万元,其它人之间过户收取4万元。J等公司强制司机承担安装压缩天然气罐5000~6000元费用,所有权归公司。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新形势下,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模式应该完成了历史使命。个人认为: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具备投资事实,并开展实际的业务行为,或由其员工进行具体的“交易”,经营者享受获得利益权利,并合理承担所产生的风险和法定社会义务。
  我们通过长期摸索,找到一种克制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模式弊端的全新模式,即建立“人民的”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只是处于设想之中,有待于专家论证、政府审查、试验实践、不断提高和完善。
  

Posted in 未分类

互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8 − 7 =

Next Post

fontcolor=green【牢骚怪论】font:急需一部《国有企业工资法》

周日 4月 11 , 2021
  重庆主城区出租汽车行业系列黑幕之二   出租汽车承包经营是一个历史时期的产物,在出租汽车行业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