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猫-鬼故事

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真实鬼故事她的猫2020-12-24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一,“听说猫会死在外面。”两个女生的头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坐在前桌的林蔷摇摇发涨的脑袋,她的脖子也酸得厉害,应该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缘故。她的听觉也跟着身体的复苏恢复正常,后桌女生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入耳中。猫?林蔷猛的转身,狭窄的座位承受不住她的动作,上了年岁的桌椅发出沉闷的移动声,后桌两个说着悄悄话的女生脸色发白。“你们说什么?猫?你们看到我的猫了吗?”林蔷着急的询问,她急促的语调在安静的教室里特别突兀尖锐,全班同学都把视线从黑板转移到林蔷身上,面对着黑板写着板书的老师手里捏着的的粉笔发出断裂的声响。不知道是谁发出了第一声嗤笑,整个教室瞬间变成了喧哗的菜市场,只不过讨论的话题从白菜可以便宜几毛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嘲笑。傍晚放学时林蔷被班主任拉到了办公室批评,更年期的妇女先把林蔷给骂了一顿,稍微痛快的喘口气喝了一杯水后才想起问原因。林蔷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子,是去年秋天买的打折皮鞋,她一边计算着小金库的钱买一双新款鞋子划算还是买一件新冬装比较好,一边对班主任说:“对不起,我做噩梦了。”班主任放下水杯,一个“你”字噎在喉咙出不来也下不去,她想再把林蔷骂一顿,可是已经到了回家做饭的时间,摆摆手放过了林蔷。门卫大叔偷偷在小树林里抽烟。林蔷在操场晃了一圈后碰到了抽完烟的门卫大叔。过完烟瘾后的大叔心情不错,笑眯眯的问林蔷怎么还不回家?林蔷跟着大叔一起走到校门,解释说:“我在找东西。”告别门卫大叔,林蔷走出了校门。公交车还是那么拥挤,林蔷小心的护住了书包,突然笑笑后又拍拍书包,空空的好像没有装任何东西。公交车缓缓开动,林蔷被前面的人撞了一下,她张开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从她身体里抽离。二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林蔷对自己说。一星期前的傍晚,林蔷的书包里还藏着一只黑色的猫和几张画稿。猫是通体漆黑的,唯独眼睛透着幽幽的蓝色,像两颗明亮的蓝宝石镶嵌在一块黑黝黝的石头上,一点也不搭调。但这世界上不协调的东西有很多,比如成绩一团糟的林蔷痴迷美术,沉浸在一大堆艳丽色彩里无法自拔。林蔷书包里装过的猫叫丑丑。捡到丑丑那天高三第一次月考的成绩单下发,林蔷排名文科年级177,她扫描了一眼成绩单,冷静的把成绩单塞到书包底层。放学后她一个人在操场里绕圈,她喜欢空荡的校园,一个人嘀咕着小秘密。“还以为这次可以考上年级一百呢,”林蔷小声说。这样的话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敢说出来,在班里说大约是会被嘲笑的。那群埋头在书堆里的学霸唯一的消遣不就是在成绩下发时高昂着头像白天鹅一样四处游荡,炫耀着高分带来的加倍滋生的优越感吗?考得不好的同学只有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土里才能逃过一劫。林蔷还在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绿化带里传出细碎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林蔷以为有人在偷听,犹豫了一会还是扒开矮树丛,一双不属于人类的幽蓝色眼睛毫不畏惧的与她对视。林蔷拍拍胸口,原来只是一只黑猫,而且长得很丑。黑猫发出喵喵的叫声,这声音在空荡的操场上回荡着,无助又让人害怕。林蔷把它抱起来放到书包里,它很温顺的不再叫唤。林蔷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她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小心的护住书包,保护着藏在里面的长得丑丑的猫。林蔷父亲是个死板的工程师,绝不允许家里出现任何小动物,更别提是一只脑袋大得夸张而身子又饿得瘦小的蓝眼睛丑猫。林蔷回到家后把猫从书包里抱出来,垫在底层的成绩单粘上了好几个猫爪印,林蔷干脆把成绩单当做废纸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谁不喜欢名列前茅的成绩呢?就像谁不喜欢可爱又漂亮的猫咪?林蔷躲在房间里偷偷给丑丑的黑猫洗澡,她把沐浴露抹到猫身上柔软的毛皮,温暖的触感很舒服。“不如以后你就叫丑丑吧,”林蔷对它说,又像自言自语:“就算是丑丑的猫咪也需要有人喜欢啊。”还有半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就算是很差的成绩也是努力的成果啊,就算是天方夜谭的梦想也要去追一追。被叫丑丑的猫发出小声的“喵”,似乎是抗议自己的新名字。幸好没人注意林蔷房间的动静,在他们的眼里一个成绩不好的女儿没什么值得关心的。丑丑就这样在林蔷的房间里安家落户。林蔷从学校放学回家的时间也提前了,给我讲个鬼故事恐怖一点的她不再逗留在校园里乱逛,因为家里的丑丑等待着她。丑丑被养肥了一些,身体的部分对比脑袋还是显得滑稽,林蔷抱着它絮叨着学校里的事情。比如那个老师偏爱着某个学霸。丑丑虽然不会说话,但可以发出喵喵的叫声,林蔷觉得喵喵的声音比父母饭桌上的责备好听多了。为什么除了丑丑,就没有人理解自己呢?林蔷想着,把丑丑放到一边,从床底翻出了一个染上灰尘的装着画具箱子。她已经快一年没有画画了。三林蔷对美术的热爱来源于父亲的一位朋友,父亲虽然死板,在文化热的今天也想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互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