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的哭声-鬼故事

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镜子鬼故事婴儿的哭声2018-05-04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一    听说学校里有一个女生跳楼自杀了,白暮然匆匆地赶回学校。尸体是从学校的青湖里打捞上来的,那栋女生宿舍楼就建在青湖的旁边。青湖的周围被拉了警戒线,很多同学都围着看热闹,当然还少不了各个媒体的记者。    白暮然看到梁岚也在,用力将她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出了什么事?谁死了?”白暮然问道。    梁岚笑着说:“你对这事挺感兴趣的嘛,我的大侦探。”    “别这样说,怪不好意思的。”白暮然挠了挠头,正色道:“快点告诉我。”    梁岚往身后看了看,小声地说:“你在寻宝那个案件里的突出表现,现在可是刑侦专业学生津津乐道的呢,你的追随者不少,以后出门要带墨镜了,哈哈。”    “你不告诉我我可就问别人去了。”白暮然虽然是个慢性子,但对别人的慢性子还是忍受不了。    “算了算了,我告诉你啦。跳楼的那个女生叫夏云,好像是从6号楼的15层跳下来的。”梁岚指了指青湖旁边的那栋宿舍楼,接着说:“啪的一下掉这湖里了。据说是昨天晚上一两点的时候跳下来的,竟然没有人发现。刚才听这些围观的人讲说确实昨天夜里听到一记大的响声。今天早上有人跑到青湖这里来读英语,发现了夏云的尸体,接着就报了警。”    白暮然抬头看了看那栋宿舍楼,说道:“尸检报告出来了没?”    梁岚把手一摊说:“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这可是可靠的小道消息。”    “说吧说吧,几辈子没吃东西似的。”    “我一个朋友在医院工作,尸检刚好就是他做的。我打电话问了他,据他说死者肺部有很多水,身体上有与硬物碰撞的伤痕,而且好像在跳楼之前还吃了少量的安眠药。初步断定是自杀。”    白暮然目测了宿舍楼到青湖的距离,如果是跳楼,这确实在可靠的范围之内。青湖的水并不深,从15楼跳下来身体肯定会撞击湖底的石头。    “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梁岚小声的说,“死者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白暮然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弧度。他说:“你觉得是自杀吗?”    “不是自杀是什么?”梁岚说道,“她是我们的学妹,好像过几天就要统一体检,估计她是怕被查出来自己怀孕丢脸,一想不开就跳楼了呗。”    “孩子是谁的?”白暮然皱了皱眉头。鬼大爷鬼故事。    “你也太八卦了吧。”梁岚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警戒线给撤了,记者和学生也慢慢散开,青湖恢复了往日的秩序。白暮然站在尸体被打捞上来的地方,他怀疑自己是多虑了。    “有什么问题吗?”梁岚走到苏暮然的后面,说道:“刚才我那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警局已经定性夏云为自杀了。”    “我只是在想如果她真的要自杀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多吃一点安眠药,何必还要跳楼,多此一举。”白暮然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紧接着他又说:“其实也说不清,我还真不知道一个人自杀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    “只是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太可怜了。”梁岚叹息道。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白暮然若有所思,说道,“你去打听一下夏云的男朋友是谁。”    梁岚嬉笑道:“这个我在行,记得请我吃饭就行。”        二    白暮然躺在宿舍的床上,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一个女子爬上窗台,然后直直地坠落,掉进下面的湖水中。各种姿势,各个角度,那些画面在白暮然的脑海里不停的轮换。这本来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自杀案了,白暮然的头开始有些晕晕沉沉的。    “暮然,电话。”宿舍的同学朝白暮然喊道。“白天打过两次找你的,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都快成大明星了。”    白暮然赶紧爬起来接电话,不好意思地朝同学笑了笑。    “你好。”    “你好,你是白暮然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是的,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白暮然对于这种陌生电话有些胆怯,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叫清秋,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关于夏云跳楼的事情。”    白暮然突然来了精神,说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面谈吧,现在怎么样?”    “现在……”清秋迟疑了一下,说道:“现在有点太晚了吧,我不太方便。”    白暮然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二点了,这个时候叫一个女孩子出来确实不怎么方便。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越快越好。”白暮然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    “明天早上吧,我们在青湖见面。”    他们互留了手机号码,然后才挂了电话。白暮然重新躺到床上的时候有些开心。对于一个案情来说,线索无疑是最重要的。白暮然想他的猜测也许没错,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自杀案。    第二天早上白暮然很早就坐在青湖旁边的亭子里,他给清秋发短信,说自己已经到了。清秋回短信说自己马上下来。过两分钟白暮然就看到一个女生朝他挥手,小跑着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白暮然有些傻眼。    “我们宿舍的女生都知道你呢,她们还有你的照片。”清秋的样子有点花痴。    白暮然尴尬地笑了一下,他指着6号楼说:“你也住在这个楼上?”    清秋点了点头,说道:“我住在夏云的隔壁宿舍,不过不是跟她们一个班的。”    “坐下来说吧。”白暮然把身子移到一边,似乎还有些羞涩。    “我说了你一定要相信我。”清秋一本正经地说,“其实说起来有些迷信。”    “你说吧,我听着呢。”白暮然低着头,他的眼睛盯着湖面。    清秋想了想才慢慢地说道:“昨天凌晨,我睡在靠窗的床位,感觉到有些冷,所以我起来关窗户。我听到夏云住的那个宿舍有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当时我也没有感觉害怕。第二天上午我才知道有人跳楼了。后来还听别人说,跳楼的那个女生叫夏云,据说她还有两个月的身孕。她死了,那个没有成型的孩子也就死了。这样想想那个婴儿的哭声还真是有些让我害怕。”    “你出来关窗户大概是凌晨什么时候?”白暮然听完以后心里也不禁一惊。    “应该有凌晨四五点了吧,我感觉。”清秋深吸了口气说:“不过我也不确定。”    如果是四五点的话,按照尸检报告,夏云已经跳楼了。可是婴儿的哭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这两者之间在科学上没有必然的联系。    “你怎么想到把这个告诉我?”白暮然有些不解。    “因为,因为我也听过你的故事。”清秋的脸有些微微的红了,补充道,“而且我听别人说如果一个人是冤死的话,她的鬼魂就会留在这个世界上一段时间。那个没有出世的小孩最冤了。”    白暮然打了个冷颤。“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    “可是我真的听到婴儿的哭声了,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清秋有些失望。    “不是这样的。”白暮然连忙辩解,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个婴儿的哭声未必就是鬼魂。”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能查出个其他的原因来一定要告诉我啊!”清秋朝白暮然笑了笑。    “一定的。”        三    清秋提供的线索并没有决定性的意义,白暮然还是很迷茫。他给梁岚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关于夏云男朋友的信息。    “麻烦死了。”梁岚抱怨道,“本来我以为问她宿舍的其他三个女生就能知道,可是那三个人死活不配合,她们好像和夏云并不那么要好。后来我跑到她们班上,问了一个和夏云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才知道一些夏云男朋友的情况。”    “说说看。”    “她的男朋友叫林明,和她是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一直比较好。后来考大学两个人考到不同的地方,虽然还是男女朋友,但比较少能见面了。林明坐火车到这里大概都要七八个小时。”梁岚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白暮然想了想说:“知道林明的电话吗?夏云死了他好像没有出现。”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再帮你打听吧,真是麻烦。”说完梁岚又补充了一句,“不要忘了请我吃饭啊!”    正要挂电话,白暮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说:“等等,你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说吧。”梁岚虽然嘴上不耐烦,但是心底里还是愿意帮忙的,谁叫她和他跟死党一样呢。    “我准备请你吃饭。”白暮然笑着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帮我把夏云的三个舍友一块叫来,我一并请了。”    梁岚用鄙夷的语气说道:“我看你纯粹是吃饱了撑着,你要是这么有钱请我吃四顿多好啊,真是。”    “你想变成猪吗?”白暮然说道,“约好了给我打个电话确定一下时间和地点,以后有时间我再单请你一顿。”    梁岚的交际能力还真是有一套,很快就帮白暮然敲定了时间。她让白暮然在饭店等着,过一会儿自己和其他三个女生一块过去。    白暮然坐在饭店的一角,除了案件什么事他都不想凑热闹。他在想如何得到一些最有效的信息。梁岚带着三个女生进来的时候白暮然很绅士地站了起来,然后微笑着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走在最前面的女生脸色有些变了,她对梁岚说:“你不是说有三个男生想跟我们宿舍联谊吗,怎么才一个人,还是白暮然。”    梁岚对白暮然使眼色,让他帮忙圆谎。    “那个,那个其他两个男生临时有事不能来了,我是代表。”白暮然脸上嬉笑着,心里暗想着出名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梁岚很快回到了自己的身份,她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生说,“这是李欣。后面两个,她叫胡晓鑫,那个叫刘苑。”    五个人虽然见面的时候有些尴尬,但还是很快坐了下来。    梁岚嘴皮子利索,东拉西扯一下子就把气氛给带动起来了。但那三个女生说话的时候依然有分有寸,彬彬有礼的样子。    白暮然有些着急,梁岚完全没有把她们带入到正题。他心里一急,嘴里蹦出一句:“你们晚上在宿舍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    三个女生突然都不说话了,整个饭桌鸦雀无声。    “没有。”李欣迟疑之后做出了回应。她说:“我一进门看到你就知道你要问我们关于夏云跳楼的事情,可是这些事情我们在警察局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们不想再说了。”    胡晓鑫和刘苑互相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    “听说你们和夏云的关系不怎么好?”白暮然盯着刘苑,他看得出来刘苑是这三个人里面最胆小的,因为刚才他说到婴儿哭声的时候刘苑的身体在发抖。    还是李欣抢先回答了,她说:“夏云这个人平时就有些虚荣,又爱炫耀,不可一世。所以我们三个人和她关系不怎么亲近。这种人你也亲近不起来,她老觉得你比她低一等一样。”    “不过我们没仇。”刘苑补充道。    白暮然继续问道:“夏云跳楼那天晚上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她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她好像还吃了一些安眠药。”    胡晓鑫抬起头说:“她本来就不怎么和我们说话,那天晚上她从外面回来后就躺在床上睡觉。谁知道她凌晨的时候会爬起来跳楼。我们三个人睡得很死,连她什么时候起床的都不知道。”    “她怀孕的事情你们之前知道吗?”梁岚帮白暮然问了一句。    三个女生同时摇了摇头。    整个饭局最后有些不欢而散,但白暮然还是成功地要到了三个女生的手机号码。他需要在以后单独找刘苑谈谈,也许她是个突破口。        四    第二天上午学校炸开了锅,警察再一次光临。青湖的四周围满了学生,警察们拿着真枪在那里维持秩序。白暮然收到梁岚的短信后立即赶到了现场。这次跳楼自杀的是刘苑。白暮然想起昨天晚上他们还在一起吃饭,心里不寒而栗。    经过法医鉴定,刘苑跳楼的时间依然是凌晨一两点之间,惟一的不同之处在于刘苑死前没有吃安眠药。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世界疯了吗?”梁岚看到白暮然低声地说了一句。    白暮然叹了口气说:“看来这件事情真的不简单了,没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你怀疑是胡晓鑫还有李欣两个人做的?”梁岚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白暮然仰头看着6号楼,他说:“也许这两个人都不是从窗户跳下来的,她们可以被人从天台扔下来,如果她们和人约在天台的话。当然这件事有很多种可能,并不一定和其他两个人有什么关系。”    “对了,你让我查夏云的男朋友林明的电话我已经问到了,你要电话号码干什么?”梁岚心里有些发麻。    白暮然笑着说:“我要打电话找他聊聊,也许他还不知道夏云已经死了。”    这件事情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决定对学生加强心理素质教育。整个6号楼更是人心惶惶,出门进门都是谈论跳楼女生的事情。    白暮然回到宿舍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清秋发给他的。清秋说自己又听到婴儿的哭声了,昨天晚上她特意站在阳台上等着,到了十二点时候隔壁的宿舍就响起了婴儿的哭声。白暮然回短信问清秋有没有看到刘苑跳楼?清秋说没有,当时听到婴儿哭声以后她特别害怕,连忙跑到床上捂着被子睡觉去了。    事情总是到最关键的时候掉了链子。白暮然给林明打了电话,他说自己是夏云的同学。林明迟疑着没有说话。白暮然又说:“你知道夏云跳楼死了吗?”林明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突然放声的哭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你说夏云死了?”    “已经有几天了,难道没有人通知你吗?”    “没有。”林明哽咽着说,“我马上就过去,她不可能是自杀的。”    白暮然听到林明说要过来,这虽然对案情有很大的帮助,但他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别人是痛苦的,在这个时候开心有些不近情理。    6号楼突然闹得沸沸扬扬,婴儿的哭声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大家都说那是夏云肚子里孩子的冤魂,他哭的时候张着血盆大口,随时会要了别人的性命。几百名学生的恐慌让学校突然不知所措。有的校领导提议让6号楼所有的女生提前搬到新宿舍楼去,这遭到了另一些校领导的反对。这样做无疑就是对迷信的妥协,而科学和迷信是对立的。    梁岚找到白暮然,她有些胆怯地说:“我们还是别查下去了。”    “为什么?”白暮然低着头。    “你没听到6号楼那边的女生说吗,我们还是不要跟这件事情扯上关系的好,免得鬼上身。一个没有成型的小鬼,黑糊糊的一团,吓死人了。”梁岚边说边按住了胸口。    白暮然锁紧了眉头说道:“这样的事情你也信,亏你还是学刑侦的呢!”    “可是你给我解释一下婴儿的哭声是怎么回事啊?”梁岚其实并不喜欢这个专业,太费脑子了。    白暮然叹了口气说:“我是个男生,不能到女生宿舍过夜,否则我还真想听听这婴儿是怎么哭的。”    梁岚看着白暮然盯着自己,连忙摆手说:“你胆子大可以别拉着我啊,这件事我可不让步,别想让我去帮你听鬼哭。”    “请你吃饭?”白暮然诱惑道。    梁岚还是摇头:“请我吃鲍鱼龙虾我也不敢,你还是找别人吧。”    白暮然突然想到了清秋,看来只有靠她了。        五    白暮然给了清秋一个可以录音的MP3,让她快到午夜的时候挂在窗户上,打开录音,希望能借这个方法亲自听到那个婴儿的哭声。    在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成之前,胡晓鑫又遇到了灾难。    青湖似乎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诱惑着一个又一个的人置身其中。胡晓鑫的尸体也是被发现在青湖里面,她与前面两个有不同之处,那就是她的肺里并没有充水。但是她的身体上依然有与硬物碰撞的伤痕。    “会不会是胡晓鑫被人杀死以后才扔到青湖里的,而且是从6号楼的高处扔下来。”白暮然想着还是有些疑问。如果人从高处落下直接撞击到湖底的石头,立即死亡并没有呼吸,肺部也可以是没有充水的。这件事情有着太多的可能,仅仅依靠这些还不能断定胡晓鑫是自己跳楼死的还是被人杀死再抛尸。    胡晓鑫的死彻底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们开始调查整件事情的起因。李欣成了重要的嫌疑犯,因为1504宿舍惟一一个存活的就是她了。    警察从1504宿舍收拾出了胡晓鑫的遗物,其中有她使用的手机。李欣被叫去问讯的时候她给出了一个非常有利于自己的证据。自从刘苑死后学校就在6号宿舍楼使用了进出登记制度,而在登记表上可以看到,胡晓鑫那天晚上十点钟出门了一趟,之后没有再进宿舍。也就是说胡晓鑫是死在宿舍外。凶手为了隐瞒真相,故意在胡晓鑫的身上敲打出伤痕,然后扔到青湖,给别人一种胡晓鑫是跳楼自杀的假象。只是他没有想到宿舍会有这样的登记制度。    警察随后查看了胡晓鑫手机的通话记录,然后逐个排除。梁岚也被叫去问讯,因为她几天前为了白暮然曾跟胡晓鑫在手机里通过话。梁岚叫来白暮然为自己做证,说明她是为了他联谊才和胡晓鑫联系的。白暮然做完证后并没有立即离去,他在警察前面多停留了一下,顺便记住了下面要问讯的几个人。他看到了一个名字:林明。那是夏云的男朋友。    晚上的时候清秋给白暮然打电话,说要把MP3还给他,里面有婴儿的哭声。白暮然拿到MP3说了句谢谢就离开了,他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MP3里的声音很小,也不太清楚,但非常像是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MP3录了三个小时,里面并没有胡晓鑫爬上窗户跳楼的声音。楼管的记录是真实的。    白暮然一直听MP3到晚上十点多,其中有大片大片的空白,白暮然不敢随便跳过,生怕错过什么有用的声音,这样听着白暮然有些昏昏欲睡。    梁岚的短信吵醒了白暮然。她得到最新消息,李欣要求学校给她换宿舍,那个宿舍她住不下去了。    这个理由好像不太充分。白暮然回短信说。    梁岚发了一个笑脸,说,即使这个理由不充分,学校也不敢怠慢啊,总不能拿李欣的生命做赌注吧,好像明天就要给她调宿舍了。    白暮然发着短信睡着了,这些天的事让他有些着急,但案子还得慢慢的来。        六    警察对所有人的盘查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这是白暮然从梁岚那里得到的消息,也就是说夏云的男朋友林明也顺利过关了。    白暮然又给林明打了个电话,说想见他一面。林明同意了。他们两人选择在学校的小炒部见面。    “你不是夏云的同学。”林明先声夺人,他说:“你是刑侦专业的学生,听说你最近春风得意。”    “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啊。”白暮然给林明倒了杯茶,说道:“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前天晚上八点的火车,昨天凌晨三点才到。”林明叹了口气说,“幸亏我的火车票还留着,胡晓鑫死的时候我还在火车上,要不在警察面前我真是说不清了。”    白暮然耸了耸肩,说道:“证据当然是最重要的。你在火车上给胡晓鑫打了电话?”    林明点了点头,笑道:“要不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夏云的同学,而是刑侦科的学生呢。”    “你好像现在并不伤心了。”白暮然用手撑着额头,淡淡地说道,“你和胡晓鑫很熟吗?”    林明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问讯犯人一样,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    “当然,你可以不回答。”白暮然吸了口气。    紧张的气氛突然就膨胀起来。白暮然开始慢慢地吃饭,细嚼慢咽,他在熬时间。林明叹了口气说:“你要问什么就问吧,我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和胡晓鑫怎么认识的?”白暮然并不客气。他知道林明这样做是为了配合他调查,毕竟夏云是他的女朋友。    “通过夏云认识的。大学开学以后我来过这个学校几次,还请了夏云宿舍的同学吃饭,也就是其他三个人。现在只剩下李欣了。我在火车上打电话给胡晓鑫是因为我想知道这边的具体情况,她说她要去接我。我说不用了,太晚不安全。那个时候她对我说她已经从宿舍出来了。最后在我的劝说下她放弃去接我。”林明拿出一根烟出来,点燃了。    “她们和夏云的关系好吗?”关于这个问题白暮然想听听更多人的意见。    “不怎么好。”林明若有所思的说,“夏云平时为人有点傲,所以她们不是特别好。但是她们在一起时还是装得很好的样子,谁都没有必要和一个与自己没有利益冲突的人过不去。”    “你知道夏云怀孕了吗,孩子是不是你的?”    林明猛吸了一口烟,吐出来,在眼前萦绕。他说:“我也是前天晚上听胡晓鑫说的,之前我并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我不敢确定,但出于对夏云的尊重,我承认。”    “现在6号楼在闹鬼你知道吗,一个婴儿常常在午夜的时候哭,断断续续的哭。”    林明摇了摇头,苦笑着说:“也许那个孩子不甘心吧。”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白暮然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林明看向窗外,说道:“可能会呆上几天吧,去看看我和夏云以前玩的地方,算是最后的纪念了。”    他们两人吃完饭就分开了,白暮然对自己了解的这些又有了重新的认识,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林明。    除了婴儿的哭声,还有一个让白暮然费解的问题就是他最初想到的,夏云如果真的是自杀的,那她为什么要选择安眠药和跳楼两种方式呢?    白暮然把梁岚叫了出来,他仔细地将这一切讲给梁岚听,希望她从一个女性的角度上考虑夏云的心态。    梁岚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只说了一句:“要找个理由还不简单,夏云先是想吃安眠药好好的睡一觉,可是心里烦,安眠药不管用,一激动就跳楼了。”    没想到白暮然竟然说:“这样也不是没有可能。”        尾声    这个案子终结以后,白暮然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后来清秋发短信问白暮然搞清宿舍里为什么会有婴儿的哭声了没有?白暮然说没有,他更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清秋说现在午夜的时候1504已经没有婴儿的哭声了。当然1504也没有主人。    白暮然和梁岚到监狱里探望林明,终于问出了这件与案情并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原来林明和夏云见面的那天晚上,林明给夏云传了一个比较好玩的手机铃声,那是一个婴儿的哭声。林明给夏云打电话的时候婴儿的哭声就会响起来。夏云死了以后林明听其他女生说1504宿舍里有婴儿的哭声,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夏云把手机放到宿舍的那个角落了。出于一种报复心理,林明在接下来的几天午夜的时候都拨打夏云的电话,这样宿舍里就响起了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其他三个人以为闹鬼,心里发虚,大家都不敢去找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来的,只好蒙着被子睡觉。    他们再一次走进了1504宿舍,对宿舍进行了彻底的搜查。后来白暮然在阳台上的衣橱底下发现了夏云的手机,手机因为没电已经关机了。白暮然猜测是她们将夏云扔下窗户的时候手机遗落在阳台上,然后被另一个人不小心踢到衣橱下面。当然,这已经无从论证了。    案子终于了解了。梁岚帮了很大的忙,她要的不过是一个约会。    “请我吃饭吧。”梁岚对白暮然说。    “我好像没钱了。”白暮然嬉笑着说,“清秋还说要请我吃饭呢,要不然我让她改请你好了。”    梁岚气得直跺脚:“没钱我先借你。”    “这么麻烦啊,要不然直接你请我就好了啊!”白暮然耍起了无赖。    “你……”    “我什么,我是个死脑筋。”白暮然朝梁岚笑了起来,他现在突然感觉到很轻松。    上一篇:琴弓剪穴下一篇:还你泡面赞(0)点击分享:猜你喜欢【推】荒唐赶尸人【推】老宅子【推】幽灵文身【推】夜半啼哭声【推】不可思议的自杀【推】夜半诡梦【推】鬼面镜【推】夜半迷宫【推】梦见显微镜【推】夜半讲课声栏目导航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古代鬼故事都市怪谈鬼故事笑话恐怖小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搞笑鬼故事家里鬼故事经典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厕所鬼故事现代鬼故事灵异事件女鬼999个短篇鬼故事爱情鬼故事网络鬼故事部队鬼故事午夜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美国灵异事件儿童鬼故事每夜一个鬼故事中篇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镜子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中国灵异故事恐怖故事集搞笑恐怖故事SCP基金会重口味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英语鬼故事聊斋鬼故事睡前鬼故事中国灵异事件黑色星期天妹妹背着洋娃娃的故事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南京灵异事件好朋友背靠背鬼故事深圳灵异事件红嫁衣的故事上海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死前征兆鬼故事大全灵异游戏河南灵异事件重庆灵异事件北京灵异事件搞笑鬼故事泰国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明星灵异事件殡仪馆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广州灵异事件日本灵异事件校园恐怖小说冥婚小说水鬼简短鬼故事推荐阅读一个人在家里面,下水道里面传来老李门前鱼塘边上建了一个茅厕,六楼哗啦声山村鬼事拯救张震讲鬼故事房客中国灵异故事我所听说的故事,山恐怖故事集半夜哭声恐怖故事集吃“茶”恐怖小故事你,知道吗?借我一个肩膀悠悠众口夜半琴声夜半啼哭声夜半惊魂鬼哭声午夜的看尸人半夜哭声河边的鬼哭声鬼婴儿复仇之下毒电话亭document.getElementById("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mment").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 = "";TopLogin();getDigg(395226);故事大全提供故事大全爱情故事哲理故事历史故事励志故事儿童故事亲情故事神话故事故事大全 www.youze.cc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f62fc11a12b41cb5cf90efb52573070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20bd08c21e8aae75bae2e92be0e107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互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nty + three =

Next Post

婴儿酒-鬼故事

Fri Dec 31 , 2021
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